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回忆6

  我看的正出神,黄石公突然道:“带你逛逛。”我只得默默点着头,穿山越岭,深林没古树,低空之时与其擦肩而过,山野的尽头,便是那万家灯火,热闹非凡。

“春花秋月美人依舞,芙蓉香兰佳人含情,又道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不如在这裙衩之下看卧酒吟梦。”黄石公唱到。

“师傅,这卧春青楼是啥意思。”

“床榻之上醉卧饮酒,舞池之中梦春赏花,是名曰卧春。”

那老鸨很快引来一群莺莺燕燕的一群花衣姑娘,个个骚扰不止。

“黄石公,你怎么会有机会来光顾我老鸨的生意呀!哟还带了一个小生呢!”

“这是我新收的一个小徒弟。”

“姑娘们,都过来瞧瞧,这小公子长得可真俊哪!”众女子纷纷在一旁搔首弄姿,嬉笑假嗔,众小姐不断说些**的笑话来。

“难道就让我这老主顾,在门外站着不成。”黄石公笑道。

“黄公子请。”老鸨做个手势,众仙女纷纷让出道来,黄石公似乎非常喜欢这一套虚情假意,迈起大步走了进去,只有我低着头,不好意思。

屋内早已是高朋满座,桌椅齐全,自是些上等的木材,配以朱红色的大漆,在众多的红烛果盘下显得有些迷离,过道之上尽是铺满着大绣绒锦,其上绣着鸳鸯与荷花,让这青楼之地更加显得女人味,周遭挂满各色的美女工图,上面酝酿着绵连的香气,各色各样的人物,有些吹箫吟笛,有些翩翩起舞,玉腿嫩足,华服轻带,有些则是清纯仙子,待阁少女,每幅画都有些题诗白案,全是些艳词锦句,附庸风雅之徒,中央有一圆台,四周皆有蜡烛雕刻的烛花,舞女美身清扬好似烟雾般缥缈,又皓齿红唇微张含情,身后有一班香艳艺妓,手拿各色乐器,美似瑶池仙境,其上有内廊,四周皆是看台,雕梁画栋,漆金绘彩,此处尽是些达官贵人,华服锦衣,其后更有奴婢挥扇,丫鬟伺候,一些纨绔子弟更是吞云吐雾,嘻嘻人间,不知文人羞耻,单单一个墨黑香鼎,都被披衣带冠,倒是这些女子似乎缺衣少食,身形娇小,袅袅伊人。

其后有厢房,进出的男子个个如弱质书生,倒是女人嬉笑把玩,身形暴露。

“这里怎么那么好看。”我似乎百看不厌,不由得说道。

“文质彬彬皆如豺狼,容貌淡淡皆似蛇蝎。”黄石公小声说道。

“解罗衩,快出来接客了。”老鸨大声叫道。

淡然门环未动,玉足不出,四周香烟浩淼,让人似乎早已肉身成仙。

“还是我亲自过去吧!”黄石公寻路叩门,推门进去,可是那女子面若冰霜,一动不动,像是个冰封千年的玉美人,这样的女子怎会冷落在此。

“黄公子。”老鸨一进来先对黄石公打了个招呼,接着骂道:“解罗衩,我念在黄公子心善,留你一命,如若胆敢杀人,我也有千般手段,让你生不如死。”又对黄石公说道:“公子,还望小心这个疯婆子。”黄石公低含了下头,待老鸨走后,我便问道:“师傅,我们还是走吧!这女的是个疯子,还会杀人呢!”

“那不过是老鸨的计量罢了,此烟花之地,是非颇多,再加上她曾经是这里的花魁,自是惹得同门姐妹争风吃醋,她心似苦蓮却不语,那日我闲游至此,她已宛若众花妓盘中肉、砧上鱼,解衣侮辱,又细梢伺候,被压在床头一隅,喂其黄汤,身上更是新伤加旧伤,肉溃流脓,疤痕破裂,恐怕日日有次一劫,却无人可诉其伤悲,众女仍是不休,压于其上,花柳之言尽皆而出,那女子脸色泛红不知得多大力气,翻身起床,拿起花篮剪刀,刺死其中一人,余女皆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本是名妓傍身,众星捧月,这下好不凄惨。”

“这姑娘真是可怜,你能带她走吗?”师傅笑而不语,这时外面一个疯姑娘叫道:“杀人啦!吃人肉。”

“哈哈哈,你们吃的都是人肉。”那老鸨气的差点跳墙,众客人也是议论纷纷“好好一个美人胚子,竟有如此蛇蝎心肠。”

“我可是曾君子依玉,窥视天机。”一花客说道。

“那你现在试试。”想来这冰霜女子日子过得甚为不如意。

老鸨命令打手把那疯丫头给押走:“真是养了两个散财货,我咋这么命苦呢!”

“老鸨,这个疯丫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快押到柴房去,严加伺候,叫他知道什么是规矩。”老鸨不断地扇着扇子。

黄石公也是不语,默默听着,我却是心惊肉跳。

“来吃点药吧!”黄石公递上去两个白白胖胖的虫子,那女子却把其当做灵丹妙药,抢入口中,咀嚼一阵,啪嗒啪嗒小嘴,吃完片刻,便闭目养神起来,全身上下颤动,像是无上舒服,当她睁眼之际,便就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面露狐媚,笑声剔透玲珑,像是看尽人世的一切繁华,从醉梦中醒来,她除去上衣,尽露迷人肌肤,走到黄石公近前,在其耳畔低语:“黄公子今日前来,是想和我解衣宽带吗?”边说边动手动脚,黄石公面不改色,用手轻轻把其推开,她见黄石公如此无趣,便又打起我的主意,他那浓烈的情绪随着胸脯起起伏伏,让我木然而又澎湃。

“别动它。”黄石公大吼道。

“那你来干嘛!”那女子失声低语。甚是落寞。

“你说呢!”黄石公反问道。

那女子哈哈大笑,也许真是个疯子吧!“我不需要,天下男子皆是如此,魂牵梦绕我的群衩。”说完便大大咧咧的去处托裙,真是个冰清怜惜的娇娘子,又像个令人血脉倒流的蛮公主。

“别脱了。”黄石公低声拖鞋。

“我们走。”黄石公面色落泪,摸了摸她的玉手,他走了几步便对我说道:“快把虫子拿出来吧!”

“我哪有。”我扭捏的狡辩道。

“做大事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那雕虫小技岂能瞒得住我。”我低头不再言语,他摸起我的鬓发,用虫语把藏在袖口的虫子全唤了出来,让我感觉得有些痒,我的虫子全被他拿走了,心里有些失落,他伸出手来,我便把我的小手放在上面,大眼望着他。

“借你香纱一用,他不知怎地,一丝风势便把那女子的纱衣给吸到了手上,他把长纱射向高粱,一用力,我便感觉身形飘忽,毫厘之间,便落于其上,嗖嗖,黄石公把白虫子全抛向人群之中,引得人群阵阵骚动,虫子不断地蠕动的身体,借助伸缩之力,各个方位,各种形态方式弹入人身体之中。”从四面八方引来雄鹰,屋楞破折,砸下去,引得众人哀嚎,衣衫不整的贵公子,美妇人四散飞奔眨眼之间这处人间仙境,幻化破灭,阵阵飞血残衣,处处千疮百孔,黄石公望了望西厢房,一团烟火,美丽而涣散。

“走吧!”黄石公说完,便冲顶而出,落在雄鹰之上,那巍峨的高楼陷入到火海之中,许多金黄色的飞虫,黑压压一片不舍离去。

“师傅你看。”我看见房顶之上黑压压一片

“真是怨气之声,魑魅魍魉迷惑众生,这白虫短短时间便已化成迷惑黑蝶。”

相传祝融发现火种,让人们不在茹毛饮血,能够享受美味饕餮,而今之世却又重现蛮荒,文明淡去。

第八十五章 回忆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