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回忆3

  半夜时分,我沉睡迷蒙,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叫唤我,雨也下的特别大,把窗门都打得沙沙直响。

“妈妈,有人好像在敲门。”我感觉到那种声音夹杂在暴雨之中,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仍然能够感受得到。

“这半夜会有谁来敲门,快睡吧!”父亲被我吵醒,不满道。

我却不停地摇着母亲,母亲有些受不了,嘟囔着一句:“真是惹人烦的小妖精,这么晚了还不知道睡觉。”

“真的有东西在外面敲门。”我十分肯定的说道。

“可能是有人得了疾病吧!”母亲见状便连忙穿起了衣服,父亲点燃煤油灯,也穿衣起了床。

打开大门才发现,来人正是黄昏时分带着仪木老爷的那个马夫,他似乎有些伤重,父亲把伞扔到一旁,赶忙背起了他,喂了一些姜汤,片刻他才缓过劲来,睁开眼呀呀直叫,父亲在一旁安慰他,“没事的,没事的”他慢慢缓和了情绪,说道:“仪木老爷全家都被杀了。”父母脸色马上就变了,“不会吧!”父亲问道。

“他还把没满月的小少爷给抢走了,阿德夫人急的与他们这伙强盗拼命,被他们给摸了脖子,蹬了几下腿,死不瞑目啊!孩子才刚生下来,还没有碰过她的身,就被从那群奶娘身上给抢走了,这货强盗也是杀红了眼,把几个无辜的奶娘也给杀了,当时,我是被老爷叫我送糕点哄夫人开心的,可是没想到竟然碰到这种事情,我就吓坏了,躲了起来,他们不久又跑到老爷的厢房,又把老爷给杀了,我吓得又是阵阵奔跑,最后把马厩里的马牵了出来,一路飞奔,可还是被一直大鸟给啄伤了,疼的都快晕死,后来我又偷偷地溜回去,想看看老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伙强盗把姥爷家的东西全都带走了,可是老爷也是不行了,全身都是血呀!”忠心的马夫不停地哭泣着。

“慢点,别着急。”父亲安慰道。母亲也在一旁默默流着眼泪“仪木老爷是多么好的一个人,想不到竟然遭此横祸,真是可怜。”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最近山上来了一个叫黄石公的人,他自称是传授张良兵书的桥头老人后代,是来自三秦旧地的隐士,他告诉天乐将军,呸呸,强盗头头,这龙璋山上有一宝藏,乃远古犬戎王之墓,而这天乐将军,我呸,强盗头头自视甚高,便学起汉高祖刘邦,任命这个黄石公为开天谋士,想凭借这山地宝藏招兵买马,占山为王,可是不知怎地,在这黄石公寻龙点穴定点开挖之后,天上便下起了雨,刚开始也没咋地,只是雨水有些让人心烦,可是在挖到夯土后,山体不知怎地竟然出现滑坡,埋了不少人,那伙强盗便不再愿意干了,这天乐将军倒是个爱兵之人,自己的手下不愿意干,便下山拉民夫去开山,挖着挖着,便再也挖不动了,可能是地质作用,那夯土之下尽是些坚硬的巨石块,工具倒是坏了不少,黄石公也不知在哪里买的黑火药,在一处点火实验威力如何,先是火柴被风吹灭,后更是导火索点不着,黄石公便命人把导火索浸上煤油,可是那炸药怎么也响不起来,几个喽啰胆大上前去看,也不知怎地炸药竟然又爆了,几个喽啰化成漫天血雾,连个骨头渣都没剩下。

这时候一个开挖的民夫被被什么东西附了体,自成是这龙璋山的山神,告诫众人如果再敢破山毁林,必叫他尸骨无存,这些民工本来就不是心甘情愿,这下个个都歇了下来,那黄石公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当着众人的面,就用箭把一个民工给射死了,这下,不知道又在用什么办法对付这山神呢!”

“吴组长,怎么说起故事来,那火药怎么会点不着呢!”伊斯哈格好奇的问道。

“你这个呆子,下雨天,导火索肯定会受潮,要不是煤油发热把绳子上的水分全蒸发掉,怎么可能会爆炸。”汪局长笑道。

“可是刚才你们也看见了这洞内鬼哭狼嚎的,这下还来了个山神附体呢!”哈格疑惑的问道。

“我曾经在东北的一个小山区里面见过一个跳大绳的神婆,整天神秘兮兮的,说些怪话,好像是什么富家千金因被浪荡秀才骗了身子,吊死在厢房里面,而那神婆居住的就是她的死亡之地,村民依据她口中所述,在离房间千米之外的土石之地挖出了她的金银首饰,而且还告诉他们何处挖井会有水,我们也是去考察一番,原来他所说有的地方曾经是由地下水喷涌而相成的河流,周围还有许多贝壳,化石,以及水流漫长时间才能冲刷完成的鹅卵石,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个神婆从来不看电视与收音机,这两样可是山区农民的两大爱好,便买来收音机,可是怎么也是呲呲作响,有时候收音机还会发出刺耳的响声,我们所有人的觉得这可能就是残留人间的电磁信号,而且能与同频率的电磁波产生共振,所以当一个人,执念很深,所产生的电磁波就会很大,尤其是人死以后,对生存的依恋会特别深,而这种信号如果周围有能够收容的器皿,便可长久不散,有些甚至可以附着于草木,与其形成共生关系,千万年而不被磨灭。”白依依回忆道。

“好险,我经常用电脑。”哈格摸了摸脑袋。

“快盯着他们,你这个傻子。”汪局长拍了拍哈格的肩膀。

第八十二章 回忆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