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九离盯着显示屏,通过对话机说道。

“你确定所见的就是目标吗?”汪薪风说道。

“衣服已经确认,行动习惯已经确认。”九离通过显示屏上的轨迹函数所制成的软件,分析他手臂,脚步的幅度与大小,恰好吻合弧形轨迹。

“希望这次不会出什么差错,要是打草惊蛇可不太妙。”

“放心吧,不会出错的,车子上已经安装了定位系统。”

“嗯!”汪局长表示赞许。

“目标正通往德胜桥向含山洞方向,不通知警局的人吗?”九离问道。

“也不知道吴清流这法子成不成。”汪局长答非所问。

九离瘪了瘪嘴。“目标在~~~”

“怎么了”汪局长问道。

“车子似乎不再动了。”九离说道。“屏幕上一点停止不动,一闪一闪的。”

“九离怎么回事,车怎么会停下来呢!这洞口是单向出口,可是不给停的。”汪局长问道。

“我怎么知道,到底,下不下车看个明白。”九离道。

“先等等再说吧!”王局长说道。

刚说完,九离就发现车子动了:“车子又开始动了。”

“继续开道吧!”汪局长表态道。

“我靠。”九离使起脏话来。

“又怎么了,女人真是麻烦。”汪局长道。

“他这下速度可快多了,这飘逸的路线都快赶上漂移了。”九离兴奋起来。

九离虽然会开车,当车子还在高架桥时,车流比较密集也不敢开快,这下看那车子像发飙一样,不由得吓了一跳,不由得发起狠来,直接挂上六档,车子卡卡的响着,像是动力很足般,速度很快就跟了上来,可是一没注意便把前面的车给撞到了了,只好下车,用车座位上的布垫蒙住了脸面,抱着就飞奔起来,跳下了高架桥,前面的人真准备开骂,可是被这场面给吓到了,喃喃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情。”又冲桥下喊道:“何必呢!”意味深长的走上车,“九离,快回来吧!车上的人不是他。”吴清流说道。

鬼魅的夜色,给这激流涌挡的海岸添加了无数的神秘色彩,海面上飘来浓雾阵阵,齐腰的杂草随风飘扬,让人似乎听见鬼呼一般,不敢前行,一个身穿正装的健硕中年人急匆匆的在草海中穿行,昏黄雾气,发出异样的色彩,那是希远的灯火在白雾的碰撞下产生的散射光芒,他不由得眯起了小眼,要是一不留神走到海崖边,踩空了,那可真是万劫不复,他亦步亦趋,有时候还蹲下慢行。

“应该就是这里了。”他摸到一块圆石,便打起爬钉,放下绳索,向下一跃,没有一丝声响,是人是鬼恐怕没人说得清楚。原来下里有一个洞口,中年人毫不犹豫的说道:“宇文达,你还在洞里面吗?”洞内鱼片寂静“这小子,成天只知道玩。”那中年人叹息道。他独自一人在黑暗的洞口中前行:“今天的雨雾真大,说完便从怀里取出发光石。

在穿过一条仄仄的小道后,一个有人工开凿痕迹的宽敞之地,豁然开朗,舒服了许多,借助四周镶嵌光石的亮光,他发现周围的尸人睡得很是安详,便深吸了一口气“看样子,那些人还是没有来过。“

“师傅,你可算回来了,真是吓死我了。”宇文达说道。“你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了,这些绿蛊尸人有时候还怪叫,弄得鬼哭狼嚎似得。”

“这有什么好怕的,不都被钉在墙上了吗?”中年人说道。

“可是他们有些还是活的,非要和我说话,那喉头莎莎发出奇怪的音色,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宇文达说道。中年人看了看那些绿蛊尸人,有些早已腐烂只剩下面皮,好一点的也是浑身上下布满窟窿,那些绿虫有些都泛着黑色,吃着人肉,嘶嘶的叫着,那化断的喉管都还时不时的起合着,看来这里面有些人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的。

老千道长笑道:“你听没听说过烟雾鬼。”

宇文达求饶道:“师傅,快别说了,这绿尸白雾与灯光,光是看着都让人心惊肉跳,我都快被吓死了。”宇文达说完,直勾勾的看向四周,那绿蛊尸人半死不活的喃喃道:“好痛啊!好痛。”周围便传来几声回音,真似传说中的雾鬼,无处不在,随雾遁形。

“师傅,你这是干什么。”老千道长突然反扣起宇文达。

“你跟本就不是宇文达。”老千道长厉声道。

“师傅,我就是你的好徒弟宇文达呀!”宇文达吓得脸色苍白。

“哼!”老千道长从怀里取出绳索把宇文达给捆在石柱之上。

“你可知道这石柱是干什么用处的吗?”老千道长问道。

“不就是当年蚩尤大神祭祀的地方吗?”宇文达疑惑的看着老千道长。

“看来宇文达对你吐了不少真话,不过你肯定不知道,这就是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练兵之法。”老千道长说道。

“炼兵之法?”宇文达疑惑道。

“当年东夷诸部,在探寻到西疆的时候,发现此处虽然富饶,但是虫毒蛇毒之害太多,不得不发明阴炼黑巫之术,人口也因此聚降,在加上最高级的黑巫术需要活人之牲,因为人乃万物之灵,用它阴炼的药物最为厉害。”老千道长缓缓说道。

“为了生存,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宇文达讨好道。

“可是并非如此,人都是贪婪的,虽然黑巫术制造的粉末能够驱虫灭蛇,让人过上幸福的生活,当这种贪婪肆虐的时候,各族便展开了抢人头大战,因为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族人当作药草,饱受痛苦与煎熬,你看看这墙壁上的几十人,哪个不是在痛苦的挣扎之中,要是你,你愿意让自己的亲人如此吗?”老千道长痛恨道。

“那肯定不愿意啊!师傅你把我放下来慢慢说吧!”宇文达求饶道。

“这炼出来的兵勇个个百夫莫敌,许多部落就在这场生存的战争中被消灭,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有些人见如此惨状,悲愤不已,便纷纷逃离,而一些人则由于族群观念和家人在此不愿离开,他们都是苟且偷生,过着胆寒心惊的生活,就这样过了一段相互提防,相互对峙的时期,不知过了多少年,一位伟大的部落族长,打破束缚,举起义旗,他要为饱经灾难的土地重获新生,创立人人向往的人间乐土,他的观念可以说是标新立异,那边是后来被许多英雄豪杰所向往的逐鹿中原,那里不仅没有毒虫猛兽,还有肥沃的土壤,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美丽的田园生活,许多人都被他的美丽蓝图所吸引,西蛮八十一部落都纷纷依附。他们个个都是阴炼的神兵,歃血为盟,结为兄弟,兄弟八十一人,都有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个个本领非凡。而首领更是面如牛首,背生双翼。

这位大将军英勇无比,在阪泉之战把炎帝部落打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不得已炎帝求助于黄帝,其后九战全胜,黄帝吓得闭城不出,也不知怎么回事,不就许多兵士便发起了疯癫,后来才知道那是灵怨之毒,扰乱了心智。

大将军兵败,在逃亡过程中,其一歃血而盟的兄弟,假扮其身,让黄帝给抓住,五马分尸,只为立威于天下。“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野史。”宇文达问道。

“石柱上有许多铭文,真是一部血泪史。”老千道长说道。

“我看只不过是粉饰其罪行罢了。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口中所说的部落首领,恐怕就是魔神蚩尤吧!”宇文达楞声说道。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倒是不似那缺文少墨的宇文达。”老千道长笑道。

“这故事要是说给古人听,兴许还有人会相信,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只是饭后余谈罢了,据我所知蚩尤本就是东夷九黎部落首领,长居长江中下游,以农业为生,如果你所说的全部是事实,那也只不过是他想霸占其上之地的狼子野心。”宇文达平静的说道。

“你这迂腐之人,哪里懂得英雄气概,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看你还是离开鬼王身边吧!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种道理你总该懂吧!”宇文达轻声说道。

老千道长笑了笑,点起了焚香:“这些天,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自从见了你以后,头疼的毛病也越来越多了,你我虽然各归其主,但我却对你有莫名的好感。”

“因为你是我哥哥。”

“九离,竟然真的是你,我劝你还是别别骗我的好,我可能是吸食灵气过多,导致有些精神失常。”老千道长见宇文达突然变了模样,说道。

“那你为什么绘画出蝴蝶仙子的模样。”

“蝴蝶仙子,我真的记不得了,头真的好痛。”片刻他又哈哈大笑道“看样子,你们早就知道是我了吧!天天派车盯在我房间的四周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这头疼的毛病肯定是你们使了什么妖法,以为这样就骗的了我。”老千道长道。

“这些年,你杀了这么多人。”九离不无心疼的说道。

“没有他们的死,怎会有辉煌的未来。”老千道长猖獗道。

“看来你真的被洗脑了。”九离突然挣脱了绳索,九离流着眼泪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哥。“

老千道长道:“哼,今天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休想活着出去。“

九离这才感觉到鬼迷香的香味,不由得打了个喷嚏,暗自骂道都怪自己疏忽,那鬼迷香只是放在燃香的下方,果然那几个绿蛊尸人不断地挣扎着,九离见状,大叫道:“哥哥,你还不快住手,那些人可还是活的呀!”

“活的又怎样,他们早已受尽肝肠寸断之苦,现在已是毫无痛处,如其白白死去,不如发挥下他们的余热。”老千道长阴黑着脸。

“你真的变了,一点也没有当年的那种赤子之心了。”九离有些惊恐的望着老千道长。

而他早已不顾这些,用匕首割破中指仍由血水流淌,从怀中掏出的黄表纸瞬间就被点燃,血水滴落在地面上,泛出红红的气息,慢慢就渗透到每个角落,让绿蛊尸人全身的幼虫不断地出入,使得这些活人痛苦不已,怨恨的黑色煞气,又是浓重了几分。

“你已经深受重伤,干嘛还要燃烧精血,做这些伤天害理之事。”九离既担忧,又是疼惜,但是为时已晚,那些失去理智的绿蛊尸人,张牙舞爪的全都奔向了九离,九离竟然一时举足无措。

“小心。”吴清流突然从阴暗的甬道中窜了出来,一下就扑向了九离,这时候老道突然止住了这些活死人。

“看来我倒是小瞧了你们。”老千倒找说道。

“彼此彼此,你用分身开车甩掉我们的时候,我也只好将计就计,围魏救赵了。盯你只是个幌子”吴清流道。

“原来如此,不过我的分身,你怎么会知道。”老千道长问道。

“我当然不知道这种邪功,你自己难道不觉得奇怪吗?身形不断地变化。”吴清流说道。

“这不很正常嘛!”老千道长说道。

“这还正常,你都性格扭曲成什么样了。”九离在地上慢慢爬起来说道。

“他当然觉得自己很正常,不过刚开始有些奇怪,慢慢就会觉得每个人在社会上都要扮演一种角色,只不过自己的角色有点多罢了,他还会感谢自己思维与形体变化,因为这个帮助自己做了很多事情对不对,钱厅长。”吴清流说道。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发现我有问题。”老千道长失望道。

“我只是猜测,还要感谢汪局长,要不是他详细的解释了什么是熔体之术,我还不知道呢!你呀!其实就是鬼王的一粒棋子罢了。”吴清流缓缓说道。

“哈哈,一粒棋子怎么了,总比你们这些走狗强。”老千道长说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昂,怎么一句话不和就骂人呢!上一次你用的噬魂之术,迟早会让你灵魂飞灰。”

“骗谁呢!我可是鬼王身边的大祭司,我还要为他做很多事情呢!”老千道长骄傲的说道。“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警局里面出了内鬼呢。”

“你还记得刚开始汪局长追你的场景吗?从那时候我就怀疑厅里面出了内鬼,警局里面守备森严,除非有人特别了解厅里面的布置,以及各个警员的习惯,利用缝隙偷偷留了进去,再加上我对吴远方的疏忽,让你钻了空子,我就更加怀疑了,对这里最清楚不过的莫过于钱厅长了,而他是整个厅里的一把手。”

“可是这两件事情发生我都有不在场证明。”

“你去中央办事情对吧!恐怕你早就回来了,你借口路上颠簸,第一次见面你便眼孔红红,恐怕是噬魂之术的反作用吧!那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疲劳,而是邪祟作怪,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妖怪,还有你用的司机就是宇文达,你连殡仪馆都算计好了,你也太工于心计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殡仪馆你偏偏安排宇文达到这家的的原因,而他也正是你出行几天前才入得公司。”

“不过即便是这些,我也能解释是我用人不当。”老千道长不服气的说道。

“如果说这些都不能证明的话,那有一样就一定把你拍的死死地。”

“什么。”老千道长严肃的问道。

“你可记得我们为你接风洗尘,庆贺你归来,在饭桌上,我问你那幅蝴蝶女子画是怎么回事,你说是自己随意画的,这实在是太巧了,想不到你还认识几千年前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不懂吗?九离是狐妖,他活了上千年,而那蝴蝶女子就是她的老朋友,你说说是不是得感谢你。你体内要是没猜错的话还有另外一个人的魂魄,那就是九离的哥哥青月”吴清流说道。

第七十六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