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请君入瓮

  “院长,你怎么屈尊过来看我们,应该是我们看望您才对。”白依依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看你们这些天忙的,焦头烂额,慰问下总可以吧!在者说来,你们是上面派下来的高材生,我们这里是以才服众,我来拜访你们,可以吧!”

“院长说话真是有水准,看来我们不仅才能不如你,连德行也高下立判。”白依依不依不饶。

“不敢当不敢当,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们,看你们这几天颇为辛苦,特地吩咐了我内人,给你们炖了排骨汤加上鸡丝面,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合不合你的口味。”院长说道。

“院长,你这个大忙人,竟然还为我们晚辈送东西,真是受之有愧。”

“快接着,难道想让我再拿回去。”院长假装生气道。

白依依,听此,也不再好拒绝,便与另外两人结过盒饭,仔细品尝起来:“院长夫人,真是好手艺,味道好浓,好正宗,这就是中国第一汤。”白依依边吃边喝还封不住嘴,另外两人,也胡吃海塞,一顿称赞。

“头好晕。”刚吃了几口后,白依依便摇晃着脑袋,稍过片刻几人便晕了过去。

这时候,院长轻声的说道:“白依依,几位专家,你们这是怎么了。”然后还轻轻摇了摇他们,便又换了副嗓音:“真是累死了。”她长长的吁了口气。接着打起精神,把实验室的各类器皿以及试管装的东西全都倒入洗手池中。

“咳咳,想不到院长大人,竟然做起了勤杂工。”

门被推开,吴清流走了进来,院长赶忙的回声道:“吴组长啊!没办法呀!这些东西要时常洗涤消毒才行,我也是看他们太累了。”

“是吗?我倒是有个疑问,我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吴清流笑道。

“这、这。”院长头上不禁冒下汗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吴清流步步紧逼。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可就要喊人了。”院长假装很害怕的样子。

“你喊哪!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就算有人来了也没有关系,你无缘无故对着三人下药,要是传出去,我也占理。”吴清流一针见血的说道。

只见院长突然就往门口方向逃窜,吴清流便欲阻拦,哪曾想这位冒牌院长突然来个回马枪,刀光一闪,便刺中了吴清流的小肚子,吴清流一个不稳便跪倒在地,嘴角抽搐着,喃喃道:“你究竟是谁。”

“还是到地狱再说吧!”接着就是一刀狠狠刺向吴清流的胸口,吴清流缓缓栽倒在地,鲜血流满一地,整个房间都变得从满异魅色彩,吴清流突然吐出一口血,那一丝红色,让院长的裤腿满满都是,抽搐了几下,吴清流便不再动了。

这个院长没时间想,赶忙转身就走,可是门口看着似乎很近,可是自己却怎么也走不到头,这短短几米的距离,就像一道巨大的鸿沟,他突然发现脚下有水渍之声,向下一看,全是鲜红的血海,而在转头看那门前,已经是冰火交加的绝境。他楞楞的倒退了几步,空气中的气温急剧下降着,他使劲的缩了缩手脚,可是肌肤之上还是慢慢攀上冰凌,顺着嘴角慢慢爬上了胡须,让他处于天寒地冻一般。

他喃喃颤抖道:“民间有种传说,死于非命之人,怨念极深,游走在三界之中,阴间不要,仙界不收,只有在人间寻觅到诛杀自己的恶人,方会回到六道轮回之中投胎转世,而被选中的恶人,死前会遭受到他生前所犯的种种恶业,死后也会在那无间地狱之中辗转,来回,不得度脱。”

他有些惊恐,本能的反应,让他不由自主的往火海里走,可是没走几步,血水突然诡异的不合逻辑,从墙角慢慢回流到屋顶,一片腥红,刚刚本能舒缓的心境,又犯起了波动。“难道世间真的有鬼。”他突然觉得吴清流的身体有骨骼的声音,不禁转头望去,原来是墙角的血水滴落在吴清流的指尖上,心中顿时安稳不少。便走到火海旁,用双手取着暖,可是还是冷的直发抖,过了一会儿,他感觉下腹冰凉,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躺在地上,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一个寒光闪闪的匕首,赫然插在他的下腹上,血水缓缓地流淌着,他下意识的把那人踢得远远地,接着就往回跑,这时候才发觉刚才一直一动不动的吴清流突然不见了,而实验台上也空无一人,他瞬间似乎就明白了,他所看见的一切只不过是海市盛楼般虚幻的东西,便狰狞的叫道:“来呀!来呀!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此时他外边看起来似乎很是坚强,其实早已是强弩之末,他不断地承受着煎熬,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他时常谴责自己,可是它由许多的不甘心,四周冷冷清清,让他想到自己审问犯人时候的场景,面对罪犯他是多麽的信心十足,可是也正因如此,他才感觉到无助与失望,老天真是开了个大玩笑。

人影忽隐忽现,死者生前的样子一一出现在他的面前,不断地打击者他脆弱的内心,他发泄不满,用手砸着实验台上的器皿,越来越恐怖的表情,让他虚脱的坐了下来,脸上布满裂痕,像是经过压榨打的豆腐皮,诡异的堆叠与缠绞,像是一张张死气之网,布满了罪恶与忧伤,他们目光有时有神,时而无神,却似夺人性命的黑白无常,破败的衣服碎片,像是受尽苦难的枷锁,一个后退,一个向前,牢笼,牢笼,无尽的牢笼,没有边际。“

“你也太狠了点吧!“吴清流说道。

“不是你让我查的受害人资料吗?这会还来说我。“九离责备道。

“好好好,当我没说。“吴清流后退五十米。

“这些人手里拿着风干而十分丑陋的鱼干,一步一步的靠近着‘来,小伙子,快吃’

‘快吃,快吃’慢慢变得毫无感情,吴队长有些受不住了,他把肆虐在他附近的鬼魂,全踢开,一把匕首更是舞的密不透风,残肢断块的绿色液体,夹杂着一些成虫的小黑虫,周围一片狼藉,可是即使这样,无法行走的残骸还是不肯放过他,他们一手拿着鱼干,向前挪动着,而那些别削的只剩下头颅的尸人,更是一脸的邪魅,看了一眼,都会做恶梦,他没有办法了。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他望了望地上的尸人,拿出匕首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心脏,他大笑道:“终于可以安心地去了,只是可怜了我的妻儿,以后我那年迈的父母就全拜托你们了。”说完嘴角边潺潺的流出血水,她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天哪,你不公,我生为警察,却不能堂堂正正做人,无法像其他人一样毫无顾忌的除暴安良,我也曾想当一个好警察,可是最好的警察却都丧妻家破,我不想这样,我有孩子,我真办不到。”他泪水无声,可也是精疲力竭。“真的好累,真的。”说着便躺在过去。

“既然累了,就休息下吧!如其在这黑暗的泥沼中挣扎,不如隐居他方,做一个逍遥快活人,岂不美哉,可是你并没有如此。”白依依又是可恨,又是不舍。

汪局长这是也说道:“如果你选择做英雄,就不应该畏首畏尾,拿起自己的勇气与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共同抵御黑暗的侵袭,而不是孤芳自赏,隐隐自怜。”吴远方闭上了双眼。

第六十一章 请君入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