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坏女人

  在学校门口,九离与吴清流正在等待着,白依依在后面冷眼旁观者。

九离转身望了望白依依,笑了笑:“白小姐今天的打扮可真是漂亮啊!”

“哪比得上你,**紧身衣。”白依依冒着酸水说道。

“没办法,我天生胸就大,说不定呀!某些男人就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呢!”

白依依摸着手腕,一副呆痴的表情说道:“差不多吧!”说完还抖了抖袖子,一脸的懊恼表情,可是九离似乎并没有饶过白依依的意思,在白依依身旁走起来猫儿步,高跟鞋踩得蹬蹬直响。

吴清流一阵痴傻,眼睛都快窜出眼眶来,九离上下的打量着白依依,可是白依依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颇有初春少女的慵懒之感。

“看你模样还是不错的,有温柔体贴,我们俩以后就姐妹相称,共同服侍吴公子吧!”九离有模有样的说道,可是却气的把依依直跺脚,都说女人是善变的,此刻他已无刚才的羞赧之色,却似养在深闺里面的怨妇一般:“要伺候,你一人服侍他就行了,何必拉扯我进来。”

“那你跟过来干嘛!我们也不是和你很熟。”九离这只千年狐妖,尽显狐疑之样。

“那里被你们弄得一团糟,就我怎么待下去。”白依依气道。

咯吱,门房大开,一身白洁一副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也是瞠目结舌:“这里也太乱了点吧!”院长不停地在实验室走动:“看样子,有得淘置些新装备了,真是不好对付这些研究员们,唉!”

“那真是麻烦各位了。”

“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这东西太吓人了。”

“等等,我加钱还不行吗?”

“你这是在侮辱我嘛?”中年妇女说道。

院长望着随处可见的瓶渣,倒塌的仪器架子,红红绿绿的液体洒得桌子椅子上全都是,还有一处未干涸的血水,那旁边还有落下的一滩液体,他还尝了尝“眼泪的味道好苦。”他又吐了出来。

“吴叔叔,九离姐姐。”钱厅长的儿子阿少叫道。

“来,叔叔被你。”吴清流接其他,放在了自己投手。

“这后面的那位姐姐是谁呀!”阿少说道。

“他呀!我的一个胖同事。”吴清流笑着说道。

白依依上前拉起他的小手,又摸了摸小孩的脸,说道:“好可爱呀!告诉姐姐你多大了,姐给你买糖吃。”

“谢谢姐姐,我不吃糖,糖吃多了,会生臼齿,疼疼。”

“真是懂事的好孩子。”白依依夸奖道。

“姐带你去吃烧烤。”九离插嘴道。

“吴叔叔怎么没来接我。”小孩阿少说道。

“吴队长有事情要办,不能来接你了。”九离笑着说道。

“我要回家。”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情绪变化也太大了。

“那吴哥哥陪你可以吗?你看哥哥会变魔术。”说完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小孩被逗得呵呵直笑:“我不要叔叔,你是个大坏蛋,我要九离姐姐陪我。”

“你这小娃娃怎么说话呢!你不是说不能和漂亮姐姐一起谁叫的吗?”吴清流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那是我家呀!”阿少天真无邪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这九离姐姐是只狐妖,小心晚上把你吃了。”吴清流玩了起来。

“我不怕,姐姐身上很香,根本没有狐狸的骚味。”

吴清流听着夸张的大笑,并没有注意到九离一脸的阴霾。

这个小孩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已经和吴清流等人打成一片,此时也喋喋不休的像个麻雀一般,吴清流不知什么时候有被九离像石头般拖着,便只好和白依依谈起话来:“姐姐我害怕,你晚上能不能也陪着我,我家里好冷清。”白依依一想到这孩子的可怜身世,不由得更加怜惜几分,不由得点了点头,他又说道:“能不能把吴队长也给叫过来。”白依依情难自控,这小子从小得缺少多少人的疼爱呀,性格也古古怪怪。

“你不是有我们吗?怎么还要叫吴队长过来。”白依依问道。

“我爸自从我妈去世过后就不太管我们了,只有吴叔叔经常买东西给我,还陪我玩。”阿少天真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父亲是公务员,他要忙于厅里的工作,你知道吗?”白依依耐心的给他解释着,像这些小孩,如果不经过疏导,长大可能会更加的叛逆。白依依虽然嘴上这么讲,但是心里却觉得这钱厅长情执太深。

“快放开我,听没听见哪!九离,我快要窒息了。”吴清流掀起一地的尘土。

“小娃娃呢!”吴清流转过头发现人已走远。

九离故意把铁索一放,让吴清流重重的摔在地上,吴清流一边摸着脑后门,一边说道:“老子再也不和你玩了,要怪就怪汪秃子,没安什么好心。”

“刚出来的时候,怎么只看见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怎么不和小伙伴一起玩呢!”九离细心问道。

“学校里的同学太古怪,我还是喜欢与吴叔叔家的小宝玩。”钱少说道。

“别说这么多了,快送他回家,我还得去医院看看嘞。”吴清流一副令人气愤的样子。

九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怎么就我两个女人送他回去吗?”吴清流讪讪道:“我没有什么意思,不就是说快点嘛!”

“你也不许走,一起陪着钱少爷。”九离冷冷说道,让吴清流后脖颈都冒凉气。

钱厅长的家里虽然不小,但是布置却十分的简陋,可是卫生方面就不好说了,大厅内的桌椅还算干净,只是垃圾桶里的快餐盒都快生出霉菌出来,电视机也蒙上了厚厚一层灰,白依依是个生物学家,倒是经常会接触到这些,倒没怎么,可是九离那狐狸鼻子哪里闻得这样的环境“这味好重呀!”他一边打着喷嚏,一边用手扫了扫空气,那小家伙听到九离姐姐说话,便蹬蹬的走进厕所,把一洁厕球拿了出来,九离脸色微红,吴清流虽然面无表情,他天生就是扑克脸,其实他内心还是热血彭拜的的伪君子,白依依伸出手把那东西放在手里,连吴清流都觉得她太好心了,九离从胸中掏出一瓶香水,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在周围喷了起来:“这男人个个都是懒虫,我恨死你们了。”九离好不容易从窒息的环境走了出来,不禁骂道。

吴清流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走到桌椅旁,双腿放在桌子上,抽起了香烟,两个女人一阵白眼,当着小孩子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好,像机器人般帮着打扫起卫生,吴清流闲来无事,四处瞅瞅,无意间看到一处墙壁上的一幅画,他把烟蒂按到了烟灰缸,走上前去,他想起了这幅画中的女子就是他在小蓝家看到的,那幅价值八千万美元,《守望者》中的女子。

九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突然问道:“你认识这画中的女子。”

吴清流吓了一跳,刚才正沉浸在回忆之中,突然就被拉回到现实:“有些印象,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吴清流待心思平静后说道。

这一问让吴清流失去了兴致,回到座位坐了下来。

“吃饭啦!吃饭啦!”钱少童真般的奔跑着,一行人也陆陆续续的在客厅落座。

“菜色挺多呀!尝尝白大掌勺的手艺。”吴清流边说便就用筷子夹了起来,“味道不错,只是似乎放多了香料,破坏了原味。”几个家伙对他装模作样,一阵阵的藐视,“怎么啦!我说的不对吗?”

“快吃你的吧!现成的白吃,还那么多话。”白依依骂到,惹得钱少和九离一阵鼓掌。

吴清流心中还觉得洋洋得意,“怎么,你们也吃呀!来来来。”吴清流还客气道。

片刻便觉得有些不正常,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善待过自己,刚想到这一点,肚子就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心里不禁骂道,九离真不是个东西,急忙奔向了厕所。

第二天吴清流还是感觉没能缓过劲来,白依依假装好心道:“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好东西吃多了。”

“谢谢你嘞,白大小姐,托你的鸿福,还没死。”吴清流扭着肚子,计上心来,他突然一栽,正中白依依,白依依一个趔趄,差点没能撞上墙去。

吴清流接着演戏道:“不行了,不行了,我昨天泄的太厉害,现在腿肚子都抽筋。”

白依依没好气的说道:“谁叫你没事情惹那妖女。”

“谁惹她了,要不是汪局长总是指派她和我一起做任务,我才懒得理她。”

“昨天你们不是玩的挺欢的吗?”

“是折腾的吧!大小姐你先走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吴清流一副有气难出的表情。

“哟哟!吴大公子也有失态的时候呀!”白依依见他生气,便打趣道,心说谁叫你以前折腾我,今天你是活该,可不知怎么第,又有许多的不甘,也许就是内心的纠结无措吧!

这时吴清流却早已看向白依依头上的蝴蝶结,便痴痴的用手摸向她的发间,白依依感觉头有点晕,羞羞的低下了头。

“你今天怎么会在头上戴着蝴蝶夹,昨天可没有哇!”白依依叫道:“好哇!你竟然一直盯着我的头发,流氓。”便起身欲走。

“我真的走不了了。”白依依还没走几步,吴清流便喘着说道。

“你个大骗子,谁信你呀!”白依依气道,又小声嘀咕着:“昨天没有蝴蝶夹,难道今天就不可以有吗?大笨蛋。”

她看吴清流面色诚恳,不像是骗人的样子,便心软下来,毕竟这家伙先前可是遭了不少罪,还好钱厅长的家离公安厅不远,两人蹒跚的走进了公安厅。

“吴哥,什么时候交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不告诉我们一声。”伊斯哈格说道。

“你怎么和梅姬一样一样的,不会是也早有预谋了吧!”吴清流倒是把白依依逗乐了。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我哪有。”伊斯哈格一脸的迷雾。

“我也是的,我只是昨天被九离喂了泻药,现在实在是走不了”吴清流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装的,便有些哮喘的说道。

“谁和她是女朋友,我只不过是同情他罢了。”白依依说完,使劲的就把吴清流摔倒在地。

伊斯哈格笑道:“KO”可怜的吴清流还不如不装呢!这下可惨透了。

可是这却被白依依听到了,白依依也不知怎么回事眼泪不禁的流淌着,假装安静的走了出去。自是绿树苍翠,百花争艳,也无心欣赏。

吴清流咿咿呀呀的站起身来,这伊斯哈格不知在哪冒出了一句谚语,耍弄了起来:“毒蛇口中信,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你别掺乱了,快扶下我,那吴远方醒了没。”

“醒了醒了,可是一直都不理人,我们都束手无策,看来他是铁了心了。”伊斯哈格说道。

白依依默念着不要哭了,可是泪水却越来越大,捂着脸跑的远远地,害怕被人看见。

第六十三章 坏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