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往事不堪回首

  此时阿七接过话茬:“仁王是谁,他可是经历过黑巫术时期的神人,仁王见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心中愤恨,他恨铁不成钢,把都烈软禁起来,并且把这件事告诉了神女大人,也就是仁王的母亲。”阿七一说到仁王就异常的兴奋,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就是铁杆粉丝,接着又说道:“当时的圣女大人年幼,依偎在神女大人的怀里,这件事情也是圣女在守墓期间告诉我们的。”

“母亲大人,都烈似乎在偷偷修习黑巫术。”仁王和气的说道。

“怎么可能这样,你要是无凭无据,可不能胡乱猜想,毕竟他巫术学的很快,难免有些不成熟的地方,你也不要太过严苛了。”圣女大人说道。

“唉!一言难尽,要是真的如你所言,就好了,都怪孩儿教子无方啊!”仁王不断地叹气,像是自己丢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

“不着急,你慢慢说,这小孩子,难免有些调皮,长大自然会明白做父母的苦心的。”神女大人和蔼的说道。

“真是气人哪!母亲大人,这小子我也不知怎么说才好,你应该知道再生术是我们神灵后代传承下来的大神通,在经过历代先民的苦心经营,才有了现在安稳的生活,要是再生术都不精通,我还不能怀疑吗?而且是我那聪明的都烈,什么东西在他手里都是一学就会的。”仁王对自己付出心血的嫡长子流出了老泪。

“啊!竟有这种事情。”神女惊讶的放下了圣女。

仁王不住地点头:“当年您就是凭一己之力净化了整个暗黑,森林,可是这次他竟然在这上面栽了跟头,我现在已经想好怎么处罚他了。”仁王钢口紧咬。

“孙儿,难道真的会修炼那种残忍的法术,这件事情,还是看看再说吧!”神女怜惜这都烈。

“不用看了,我应经决定将他终生软禁在府内,不能再任由他胡来,我也不会让当年惨痛的教训再次降临人间。”仁王挥挥手叫神女不要再说下去。

“孙儿只是好胜心强了点罢了,你要是将他软禁起来,他以后可怎么见人哪!”神女年老还是太重感情了。

“母亲大人,一片森林毁于星火,妇人之仁会引来大祸,当年要是大家一同反对生人祭炼,也不会让躲藏在血池中的青蛇修炼成精而惨遭灭族之祸,今天要是纵容他毁灭一个村庄,将来他将要屠戮整个王国。”仁王终究还是没能说服了神女大人。

尽管名义上是被仁王圈禁,实际上还是可以跟在祖母的周围,四处溜达,神女虽然没有接受仁王的意见,但是还是对都烈多了个心眼,即便如此,都烈还是躲过了仁王的眼睛。

破坏的村子,虽然被仁王修复,但终究还是有人在这场人祸中死去。

一年过后,人们也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因为这段时间都烈通过巫术救治好了不少患病的百姓,再加上神女在众人心目中的威望,便有不少人像仁王求情,解开对都烈的圈禁。

都烈本来就是仁王的骨肉,再加上这段时间百姓的呼声很高,便以为自己的好儿子又回来,就是这一念之错,导致他免除了都烈的圈禁之罪,因为从小他就是仁王心目中最理想的,继承人,这下他便要求他在今后的日子里,要一心一意为百姓谋福利,才能完全撤除这个圈禁,在接下来的岁月里,都烈不断的开发无人涉足的蛮荒之地,竟隐隐的有把整个川藏地区的原始森林包含在内,阿七说了很长时间,连我自己都飞入她所说的故事里。

“原来如此,难怪直到现在才有人发现在这片密野丛林中竟然屹立着一个长达三百多年的王国。”我惊叹的说道。

“的确如此,由于白巫术的发展,我们能够在这毒虫猛兽肆虐的山林中生存。”阿七骄傲的说道。

“这是不是就像柬埔寨的吴哥王国以及南美的玛雅王国一样,孤立于大部分的人类文明。”我奇之又奇。

“那你们国家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呢!”我又问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问是否恰当,至少还有一部分亡国遗民在此,好在他们并不介意。

就数阿七今天最活跃,表现不错哟,他接着说道:“仁王见都烈这段时间的作为,之前对他的一切不满都烟消云散,便时不时的对他大加赞赏,很快都烈的风头便超过了王国所有的人,甚至连国母朱雀,开国君王仁王都及不上他,百姓交口称赞,说他是中兴太子,就是在这一片祥和之中,都烈也是疏于防备,竟然不知压制自己修炼黑巫术而产生的煞气,让时刻与其接触的仁王有所察觉,在一次都烈出去会诊的时候,仁王偷偷派兵进入王子府搜查,竟然发现早已蓄谋已久的都烈,偷偷在家安了地下室,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涌入仁王的心头,那里面有仿古的生祭台,并且做了极大地改进,血池中央,立着一个巨大的青铜柱,柱上刻有青面獠牙的恶鬼,上面炮烙的竟然是活生生的人。”阿七说到这里忍不住停了下来。

圣女走出了卧室,只见阿七咋咋个嘴:“仁王当时差点背过气去,也不言语,便和一众回到了王宫,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带领着兵勇到那曾近被都烈祸害过得村子,叫人把曾近病死之人的棺材挖上来,里面竟然空无一人,仁王大大的惊出一口气,自己的儿子心肠如此歹毒,隐藏如此之深,敢在自己面前下蛊,自己太疏忽大意了,第二天便在大殿之上,大声斥责他,更是对自己的疏忽感到后悔,当下便让兵勇把他拉出去砍了,可是都烈虽然无情,可是大臣个个有义,个个拼死阻拦,仁王也是没得法子,只好把他软禁起来,可是仁王似乎小瞧了都烈,此时他有民心,内拥军队,后来便如你所知,仁王被赶到起源地孔雀山一带,反被软禁起来,不过害人终害己,因为修炼黑巫术,走火入魔,破坏了自己的灵根,只得凭借夺取他人的灵气而存活,现在世间的灵气哪有那么好搜集的,单凭小小的黑煞神,能有几个毛用,现在都不知躲在哪里沉睡着。”阿七一口气说完,喝起水来。

“那铜柱上的人几年都没死,难道都烈修习黑巫术的时候经常给饭于他们吃。”我忍不住问道。

“他哪有那么好心,那些人是被怨气所腐蚀,虽然有呼吸,但严格意义上已经不能说是人了,他们血液里充满着绿色的幼虫,一般情况下,根本死不了。”阿大打断阿七说道。

“驸马爷你身上的黑煞神灵气没有被净化干净,这段时间还是别回去的好。”阿五好心的说道。

“可是我在外面待得时间也够长的了,父母可能会担心我的。”我不无忧虑的说道。

“没事的,尽管放心,我们拍一段DV视频,邮寄回去不就成了。”阿七倒是经常在外面跑,懂得许多。

我也就不好说些什么了,外面的黑暗势力已经盯上了我,一不下心可能还会殃及到家人,看样子我不得不与他们同居了。

第一部分奇谈怪事结束

山白石
没有人高看一眼,好伤心呀!白依依都快哭了

第四十章 往事不堪回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