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夜雨偶遇1

  “他妈的,怎么下这么大雨。”吴清流也该着倒霉,天气说变就变,瓢泊大雨说来就来,连空气中的气味都被吹得一干二净,金甲虫嗡嗡来回打转,找不着线索,再加上山林多雾,气息升腾,视线受了很大的阻碍,道路也是十分泥泞,一路下来,连吴清流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心里十分郁闷。

他拿出手机,擦了擦,手机也嗞滋的叫着,一下子就黑屏了:“真他娘的见鬼了,这年头怎么这么坑,防水手机,连这点雨都受不了。”便从怀里掏出香烟点了起来,总算是有点温暖,咬咬牙继续前行,走了许久,衣服也早已湿透,他暗想要是有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哪怕就是有个火炉也是好的,想来便有暗骂了梅姬一番,这师傅也太怪异了,其实他不知道,这只是苦难的开始。

“怎么前面好像有光。”本来吴清流都准备放弃了,将就在这可怕的夜雨中过夜,当下便操纵金甲虫前去探路,没想到金甲虫片刻就回来了,交流一番,心中大喜,便加快了脚步。

这是一个偌大的村落,显得有些冷清,村子里的杂草都有齐腿深,老鸦哇哇的叫着,无不暗示此处早已少有人烟,看来鸟儿都在此处安了家,便径直往一处有灯火的地方。

一个木制的门板,上面镶嵌两个门环,一看就是老旧的人家,吴清流随手敲了敲门“有人吗?”屋内的灯花忽明忽暗,而屋外却是黑暗阴冷,此时的吴清流却十分期盼住着破败的棚屋。

“老头子,外面有人敲门。”一个中年妇女说道。

“听到了,听到了,我这就来。”声音饱经沧桑。

吱扭一声,门就打开,门沿上的泥墙不断地落下砂石,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长相诡异的老头子,不过吴清流见过的人太多也没有太在意,老头子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吴清流见其如此客气,不由好感有提升几分。

“没事你们忙于农务,已然够累,独自一人在这深山居住,恐怕有很多的不便吧!”

吴清流边说,边走近棚屋,吴清流这才发现地下全是啃啃哇哇的泥洞,一看就是雨水低落多时的,心里疑惑颇多,这要是正常人能够住的舒服吗?

老头子在前领路,把他带到一桌前,用布擦了擦桌椅板凳,说道:“你请这边坐。”

“喔,麻烦你先在这里坐一会,我先叫老伴多烧几个菜。”老头又是客气一番,去了厨房。

屋顶的乌鸦叫个不停,再加上吴清流全身湿透,他感觉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便挪了挪身体,这一诺便觉得有什么东西,磕碰到自己,当下便摸了摸屁股,低头看了看,原来是个小石子,不禁发笑,准备扔掉,这是他便觉察到,地上面有一滩血迹,范围挺大,不过被巧妙的遮掩了,如果不是弯下腰,肯定发现不了,油灯的光亮昏暗,而血液也融入了泥土之中,再加上湿泥土,血液早已融入其中,自是看不清楚,不过吴清流最诧异的还是忌讳,农家最相信的就是迷信,哪有杀猪,在家里来的,这得多不吉利。

“菜很快就上齐了”全是清一色的素材,连油水都很少。妇女见吴清流全身湿透,不禁骂了几句老头,不懂事务,便独自回厨房,加了火炉新火,上到吴清流身旁。温暖的热浪,逐渐驱散了屋子里面的寒气,让吴清流感到阵阵轻松,吴清流夹了夹菜,随口问道:“老人家,你家最近杀猪了吗?”那老汉面色一红:“这不马上就是中秋节了吗?儿子在城里面打工一年也就回来一两趟,便想杀个猪,一同喜庆喜庆。”吴清流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从怀里拿出几张毛爷爷递了过去,可那老汉却怎么也不肯收,当下便硬塞过去,可是吴清流刚来一个起身,便倒在桌子上。

那对夫妻俩,见状,一顿拾掇,看起来就像是流水线工人一般,很是熟练,一会儿便把他抬到后院大房一张木板上,拿起绳索密密麻麻的捆了起来。

“老头子,咋们俩可好久没吃肉了。”那中年妇女,边说还边脱吴清流的衣服。

“嗯!看这小子长的挺结实,估摸着能吃上个把星期吧!”老头低声沉闷

妇女见状,边摸便笑道:“你瞧瞧,这小子的肌肉,这胸肌。”边说边摸,甚至闭起眼睛,像是正在享受这些美味。

吴清流被摸的浑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忍无可忍的张开大嘴,把刚才吃的全部吐了出来,无数黑色的金甲虫从吴清流的嘴巴里爬了出来。

老汉见状,大惊失色:“这家伙,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

那妇女见状,也是有些担忧:“管他呢!大不了到时候多加点盐巴,杀杀菌不就成了。”妇女一脸的肉疼。

“也对,这么好的东西,咋们俩可不能浪费。”老汉似乎刚才被吓到了,此时缓缓突出了口气。

吴清流差点没把胆汁吐了出来,吴清流在此等恶人面前,自是不能输了气场,即使十分的恶心,便又把吐到嘴边的流食,像口水一样,满不在乎的吐了出来:“你们嘟嘟的有完没完,把我当空气啦!”那妇女听到吴清流说话,便是一个哆嗦“呀呀!”边叫边退,还好被老汉拉住了:“怕个啥,不是还绑着的呢!你也是心善,怎么把蒙汗药把的那么少。”

那妇女想想也对,便止住了恍惚的心神:“我看这小子壮实,便把一袋全丢里面了。”

那老头见状,一副心疼不已的表情:“唉呀妈呀!你这败家娘们老子辛辛苦苦制得药,你竟然全丢了进去,这俩就是百八十人也是够份了。”

他们夫妻俩,自顾自的骂了起来,吴清流见得心烦,便指挥金甲虫咬断了绳索,顷刻间便坐了起来,妇女见吴清流竟然坐在了木板上,便向老汉后面指了指,轻声说道:“那小子起来了。”

“怎么回事!”老头说完便回过头去。

吴清流岂容这两个怪人在折腾,当下便指挥金甲虫叮咬,想着山也无人也有好处,此时估计十公里外也能听见这一顿鬼哭狼嚎。

第二十七章 夜雨偶遇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