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梅姬的身份

  “梅组长也来啦!真是青春永驻呀!”酒店老板在隔壁开了一席,出去接电话时候,发现梅博士在一座位上,忙把她拉了过来。“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下,这是经常照顾我生意的异能局梅姬梅组长。”

酒过三巡,旅馆老板就聊起壳:“小吴什么时候交了个女朋友,你看今天把它能的。”梅姬随便说了几句话,便找了借口出去。

“梅组长什么时候有雅致,到此吃个饭。”梅姬一到门口便被早已等待多时的吴清流撞了个面。

“哪有,闲的无聊随便点了几个小菜,没想到碰到了胡老板,听说你交了女朋友,都没告诉我一声。”

“梅大姐,别取笑我了,哪个女孩子会看上我,她们一见到我左臂飞出的金甲虫,早就吓跑了,好不容易能有机会碰到一个红颜知己,就吃顿饭咯.”

“不容易呀!看你愁的。”梅姬对白依依笑着说道。

“我也是恰巧碰上你了,刚好倒省了我不少时间,这是我做好的虫瓶。”一个画满符咒的金属机械,看的很是复杂。

“也不知效果怎么样。”吴清流接过后边看边问道。

“我梅姬的符咒自成一绝,要是不好用,岂会送来。”梅姬送了个白眼。“臭小子还怀疑我,我不打搅你们吃饭了。”说完便走,显得有些心事。

“姑娘,我临走前告诉你一声,这吴清流就是一个浪荡弃子,可不是个什么好人,可得小心了。”梅姬突然回头笑着说。白依依突然之间大脑就飞出‘哦’的声响。

“你不是说不打搅我们吃饭吗?真是烦人。”吴清流仿佛狐狸尾巴被抓,有些埋怨参杂其中。

“我也先回去了,头有点晕。”白依依借口道

“酒量这么小,那可否让我送你一程,以表歉意。”吴清流很绅士。

“我自己会走。”白依依站起身摇摇晃晃,仿佛一不小心便像软玉坠地般。

“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刚好去抓你那白虫。”吴清流坚定的说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谁知道你安得是什么心”这句话说完,白依依就出了一身汗,看向吴清流的脸,发现他没起什么变化。“不准动手动脚。”

“遵命,白大小姐。”说完白依依伸出手,吴清流不明白啥意思,刚才还叫自己不准碰她,迷茫的望着白依依“快扶下我头晕。”

两人在吴清流叫了滴以后驶向白依依的住处。白依依打开车窗,外面的凉风吹得很是舒服。

吴清流小心的推了推白依依,在旁小心的叫道;“到了。”白依依一睁开眼,就看见吴清流的笑容,感到很恶心。

“快走吧!大小姐,那虫子没有你的安慰,我冒失吹笛可能不好办了。”吴清流催促道。

把依依不急不恼,笑道:“你上次吹笛子不是挺牛的吗?“

想起负伤的同事吴清流尴尬的说道:“所以呀!这次我要擅闯还不得被它四分五裂。”

白依依大步向前,吴清流差不多一步三回头,生怕那虫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把自己吃了,可是几次过后,发现都挺顺利,渐渐恢复了男人的大胆,安心下来。

吴清流生怕在其面前出丑,说道:“这虫子也不咋地吗?我来这么长时间也没发现我。”吴清流有恃无恐的坐到一个椅子上。

刚坐上去就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而且看见白依依低着头不敢看自己,吴清流想不到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此刻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吴清流心里千万个***飞奔,这姑娘也太黑了,都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看来果然如实。

单下吴清流只好操控着金甲虫向白依依飞过去,有心吓她,便驱使着一大片黑呜呜的金甲虫,弥漫整个房间。

白依依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刚刚的晕眩感又再一次上头,身形变得晃了起来,然而金甲虫似乎进不了白依依的声旁,吴清流透过灵识,发现他四周浸染了磁场罡气。

真是气急,可是发不出声,只能呜呜的叫着,白依依见此情景,胆子也大了,便慢慢向他靠近,脸上也浮起了笑容,到跟前就是一个大嘴巴:“死变态”“吹口哨”“泼我水”“偷窥狂。”一个巴掌接着一个,这吴组长本身清硕的脸,变成了猪头,脸边青一块肿一块,尤其是肿胀的腮帮子,发出呜呜的声音,吞吐不清,似乎是在求饶。

白依依还是不解气,便在房间里找到一根拇指般粗细的绳索,这本是她出外探险用的,在吴清流身上绕了起来,捆得结结实实,浑身上下,全被伺候着,只留出个猪头,活像一个大粽子。

也不知是白依依叫白虫停止了大脑控制,还是白虫感觉没有了危险,吴清流瞬间感觉呼吸通畅了许多,大声叫着“救命啊!有人谋杀呀!。”可是肿肿的腮帮发的不太标准,别人以为两小口在嘿呦嘿呦呢!自是把窗户关上。

白依依听他叫唤,心里觉得不踏实,忙找起塞嘴的东西,四处观望搜找,吴清流见状更是大声嚷嚷,白依依一时情急,便把自己的丝袜揉成一团往他嘴里塞,吴清流自是不愿意,头摇的像个拨浪鼓,还便摇边叫,白依依也顾不得女生的矜持,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下另一边丝袜,两个手左右夹击,吴清流想到自己堂堂一个虫师竟然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心思恍惚郁闷,一个不留神,被丝袜击中,眼睛忍不住流出泪来。

白依依由于是左右开弓,一番下来,更是满头大汗,干完这个丰功伟业,便虚脱下来,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白依依休息片刻,坐了起来,看吴清流鼻青脸肿的看着自己,觉得自己这次太吃亏了,拢了拢衣服,便不顾形象的把鞋脱了下来,准备像勇士上战场一样厮杀一番。

吴清流也是望呆了,吓得闭上了眼睛,嘴里不服气的叫道:“老子草你祖宗。”等了许久也没见鞋打脸上,便睁开了眼睛,白依依早就在一旁手抬得高高的,还没说出:“不~~”

便被打的七晕八素,白依依嘴里还喊着:“叫你偷窥,叫你偷窥。”吴清流想过了许多,便道:“停停停,我没有偷窥,真没有,我只看到你进浴室,后来摄像头就不管用了。”

“谁相信你呀!”白依依停下来说道。

“白虫的磁场保护能力很强,你的四周都有罡气,不然我的金甲虫不会近不了的身。”

“真的,那你在审讯室干嘛说那么多。”

“对于你们这些女人我都见怪不怪,没有我审不出的东西。”

白依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也得怪你们审讯毫无人性。”

白依依突然听到虫瓶发出震动,大脑像被撞击了一下,连灵魂被收容到了黑暗角落,吴清流见白依依脸色呆滞,机械的走向瓷盒,钻了过去,过了一会,瓷盒发出剧烈地震颤声,吴清流觉得有些不妙,当白依依再次出来,吴清流便对她呜呜的叫着,可是白依依只是略微的望了他一眼,便一脸呆滞的走向门外。

吴清流那个急呀!恨不能带着椅子跑,便施展出腰功,反复折腾,终于来了个狗啃屎,这下疼的吴清流脸都变形了,看样子是骨折了,不过手终于可以动了,打了个熟悉的响指,金甲虫很快就吞噬掉了绳索。

当吴清流赶向门外,早已没有白依依的任何踪迹,便赶紧吹起虫笛,乌压乌压的金甲虫从吴清流的左臂飞出,只留下空荡荡的袖口,随风摆动。吴清流随着飞向四面八方的金甲虫传回来的信息,追了上去,在急速奔跑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在孔雀山的山下发现了白依依,此处已是荒无人烟,半米高的芦苇草丛一望无涯,人处在其中,都很有想在此一睡,永世安眠的意味,这里真是个非常美丽的世外仙山,云雾依盘,天宫与皓日争辉。

吴清流视野只放在白依依身上,突然从四周窜出十多个人,吴清流听见风吹草动,吓得和他们对战一处,飞虫纷飞,剧烈碰撞,说是刀光剑影也不为过,片刻功夫他们便衣服破烂,皮肤脱落,这才看见他们内部的电线,原来他们竟全是智能机器人,就连飞虫都打不破内层的钢皮,吴清流更是无可奈何,便不挺的往后退,有条不紊的分出部分金甲虫追上白依依。

这边金甲虫离白依依越来越近,而另一边丛林中则发出沙沙的声响,比金甲虫更多的机械虫飞了过来,组成锁链,抵住金甲虫的移动,使得金甲虫不得不撞向锁莲,一大堆机械虫与金甲虫冒着黑烟落到地下,机械虫还是很多,而且白依依越走越远。

正所谓秋高气爽,草木昏黄,那机械虫的火花不出意外的点着了枯草,风助火势,一下子便烧向依依周围,此时的吴清流也好不到哪去,浑身鲜血淋漓,看在眼头,急在心里,便操纵金甲虫爬升,那机械虫在温度急升的空气中,摇摇欲坠,看来这cpu耐不住这几百度的高温。

再看那白依依正在烟火圈中打转,相必蛊虫出于本能,不敢以身试险,吴清流遂心安不少,空中的机械甲虫越来越少,然而他身边的智能机器人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即使他左顾右盼,脑袋很好,还是被十个机械人包了饺子,它们向吴清流靠近,伸出机械手臂就要抓住吴清流,吴清流来了个懒驴打滚,从夹缝中滚了出去,就地快速爬了起来,看也不看背后的情形,玩命的向白依依跑去,一边跑一边吹起虫笛,此刻在一角落处也发出炸铃之声,白依依意外的往火里走,吴清流走近,心说不妙,更是急促的吹起了虫笛,金甲虫在白依依往火里走的一瞬间,金甲虫包围住了她,把她拉飞起来,白依依在接触金甲虫的瞬间便有些清醒,在空中吹着暖风,更是清醒很多,联想到自己开始失去意识,后来很累,最后又很热,便知道自己中招了。

本来她想大骂吴清流的,但看到金甲虫把自己带离烟火,又看见十个机器人正在玩命的追着吴清流,头脑更是一片混乱,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过眼下还是救人要紧,吴清流一身鲜血,衣服也破破烂烂,白依依内心想到“吴清流快向左跑,那里没人。”正所谓高瞻远瞩。

吴清流知道白依依醒了,更是万分高兴,也不顾形象,狂奔起来,黑金虫把白依依放到一处远离火场的地方,转过头回到吴清流的左手,可能死了不少金甲虫,吴清流的左手变得很难看,吴清流急躁的叫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化金甲虫如箭状,一箭化为千万剑气,一声低喝,四面八方穿射而出,机器人眨眼间就变得破败不堪,全部倒下,发出机械停歇的嗡嗡声,吴清流看了看战果,甚是满意,全忘了刚才的狼狈相,梳理梳理破破的衣裳,一片一片,像是时尚的鱼鳞衣,奇模怪状,忍俊不禁,边咳嗽边往白依依方向走。

白依依也是无可奈何的看着,她突然发现十几个机械人又站了起来,身上的孔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吱吱的向吴清流走着,白依依捂着嘴,眼睛大大的睁着,吴清流有些奇怪,以外白依依在玩弄自己,便一脸的邪笑走了过去。

白依依急的直跺脚,眼见那铁人马上就要到吴清流身旁,片刻便近了身,白依依连忙把手中的虫瓶唰的就扔了过去,吴清流上前一步,低身就接住了,此刻铁人的手臂便横劈了过去,在吴清流的后颈贴边而过,吴清流听到耳边有呼呼声响,猛地一回头,一蹦三尺高,这也太邪门了,拉起白依依就跑,后面一群铁人围圈,疾跑,白依依跑了一段,便觉得愈发的疲劳,口干舌燥,双眼冒火,任凭吴清流怎么说也跑不下去了,吴清流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个顺手就把白依依抗在了肩上,四处观望,想来这机械人不怕火星灼烧必然怕水,恰巧不远有一处溪池,心中大喜,冲了过去,机械人自是不慢,然而在吴清流的金甲虫不断撞击下,使它们速度缓慢了很多。

走到河畔,吴清流把干燥的芦苇杆子扯了下来,分为两段,“把这塞嘴里,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水底依靠口腔呼吸。”

两人顺着水底走,吴清流一心想要看看究竟还会出什么事情,机械人冲进了溪水之中,把下游的河道堵了死死的。

两人两管顺着溪流向上游走去,那机械人分出一部分,向上追剿,眼看水越来越小,变得很浅,两人自是无处可躲,只得听天由命。

吴清流突然捅了捅白依依,快把虫瓶拿出来,看看白虫能不能操纵他们,白依依打开瓶盖,试着与白虫沟通,这才发现白虫身形小了许多,不过面色格外的红润,一看便觉得可爱异常,白虫吱吱的作为回应。一会儿白依依悲惨的告诉吴清流电磁都干扰不了他们。

吴清流冲着空旷的山林大声说道:“出来吧!梅博士。”白依依则疑惑的看了看吴清流。吴清流接着道:“别躲了,我早就猜到你对白虫有意思。”

溪水之中潺潺鼓出气泡,一个圆形球体浮出水面,上半球型是全透明的,驾驶舱中坐着的妇女正是梅姬。

“我也不多说,把虫瓶拿过来吧!”梅姬一脸平静。

吴清流此时却和白依依打起了嘴“你怎么知道是她。”

“我哪知道,猜的。”吴清流一脸欠揍的表情。

梅姬见他两视若无睹,不由大了声调,叫道:“是我去拿呢!还是你自己送过来。”

“我看没必要吧!”吴清流一点也不害怕的看着梅姬。

梅姬听完这话竟然笑了起来:“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慢着梅姬”,吴清流见梅姬要操纵机器,便拖延起时间来。

“怎么临死前还有遗言要说。”梅姬笑话道。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的机器人不是普通的智能机器人。”吴清流赶紧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梅姬一脸疑惑的望着吴清流。

“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个虫师,在我面前你以为能隐藏的了?虫师都有个习惯,需要和自己身边的虫子作交流,因此有些虫师把虫子有规律的组成形状,放在身边,像我就是左手臂,而你一身子的虫味,恐怕虫子也离你很近,以前我就仔细观察过你,每次工作时都会穿上塑料风衣,我以为你是有洁癖,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是为了隐藏被你偷偷安置在机械人身上虫子的气味,我几次三番的用金甲虫都没发现你的异常原因就在于你在这些机械中把虫子安放的很是巧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虫子就是藏在那些机械人的耳朵里,耳朵有许多褶皱,看起来你是在掩饰机器人,把其模仿成真人,其实你是为了在其上放一些能够吸收虫子散发出气味的东西。”

“什么虫子,我怎么感觉你是疯了。”梅姬脸色陡变。

“一开始,我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害怕,但是我饶大火跑的时候,这些机器人尽然没有像机械虫一样纷纷下落,我就有所怀疑,只是一直没有发现虫子的踪迹,直到他们紧跟我往深水区后,我才发现异样,原来竟是溪水帮了忙,溪水洗去了褶皱中吸收虫子气味的东西,让虫子无所遁形。”

“都说六组的吴清流是个天才,看来果真如此,我的机器人对付普通人当然不必如此费力,但是像你们这些,哪个不是经历过九死一生,不用点料,哪能在你们手里夺得了虫瓶。”

“快用白虫控制机器人。”吴清流一边说一边操纵金甲虫。

“刚才不是试过了吗?”白依依傻乎乎的说道。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快点呀!”吴清流叫道。

白依依见状,便意念与百虫交流。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梅姬失望的大叫。

“怎么不可能。”吴清流笑道“任何机器都有漏洞,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嘛!”

梅博士面色苍白,冷笑了几下,任凭那机器人如何捶打,打的机舱嗡嗡直响。“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制造机器的时候,就会预见出现此种情况的可能。

“蛊虫也是需要呼吸的,因此耳朵就是打入机器内部的开关之一。”吴清流大惊失色。

只见梅姬手里拿着个遥控器,按下了上面的红色按钮,机械人就冒着烟,沉入了溪水底部。

梅姬操控着球形机器飞入空中,从机舱前部伸出枪口,对准两人。

吴清流见状不妙,一个转身扑倒白依依,白依依吓得捂住了眼睛,吴清流一个不下心就亲了下去,白依依见状,气的“我我。”说完就打了上去,让吴清流呆呆的。炮弹在其四周炸了开来,让石头化为石块,分散开来,吴清流被石块击中了后背,鲜血流了下来,白依依见状吓坏了,忙扶起吴清流,却被一把推开:“快走,她不会杀我的。”

白依依哪里肯走,眼含泪水上前:“我不走。”她迷糊的嘀咕道。

“快走,不然我两都会死在这妖妇手里。”吴清流喘着粗气说道。

白依依却义正言辞“要死也一起死。”

“她的目标是白虫,此物落到她手里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到时候要是死了许多人,你可忍心,再者说来只要虫瓶在你手里,她一时半伙也不会拿我怎样。”吴清流面部留下冷汗。

“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只要我的机器定位了么个地方,就连细微的空气变化也能被检测到。”梅姬盯着他们情深义重,不由得心烦起来。

吴清流惨笑的对着白依依说道:“快说些话与这妖妇谈谈。”白依依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见吴清流受伤严重,也没有任何反驳,便对着高空叫道:“疯婆子,有本事下来与你姑奶奶大战三百回合,小娘我在此地定将你打的遍地找牙。”这吴清流心说不好,叫道:“快趴下。”还好白依依反映很快,不久在她身旁就出现个大坑。

“你胡说个什么,不是找死吗?梅姬平日里就是个固执的人,这次不拿到虫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吴清流小声说道。

“不是你让我和她说说的吗?这个坏蛋我可没有心情哄她。”吴清流心说自己咋就净碰到这些古怪的女人,不由得暗叹命运不公。

梅姬这下气的够呛,平日自己都是受人尊敬的机械专家,那受过这种窝囊气的,见到白依依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狠狠的发了一发炮弹,吓死她。见一发未成,又多发齐射,虽然自己并不想杀死他们,但是得让他们吃吃泥土的滋味。

梅姬也知道要想拿到虫瓶非得用强不可,烟尘中的白小姐自是不知,一个吸附装置,正夹着破风之声正中瓶身,如箭的冲击力让白依依向后一个趔趄,手便松了下来,吴清流已是强弩之末,心有不甘,那个气呀!不由得拍了一下脚骂道:“我去你的田和,坑死我了。”

梅姬呵呵直笑:“想不到白小姐不仅嘴上功夫如此的低劣,就是连身手也是如此的不济。”

说完偏过头:“不过嘛!还得谢谢吴组长,要不然这白神也不会轻易落入我手。”

吴清流本来想让白依依拖住梅姬等待支援,这下可好,虫瓶没保住,自己倒是吃了不少“糖衣炮弹”,真是桃花不济,流年不利,便暗自打定再次见面说什么也不与她有过多的交际,有时候人笨点也谢可爱,可是有时候却是要命。

山白石
编辑我把第二章拆开了,麻烦你好好看看,有没有要改的地方,谢谢,感谢万分

第十章 梅姬的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