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大夫,我儿子到底怎么了,已近昏迷整整三天,怎么还不见醒”母亲担忧的问道。

“真是奇怪,像你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的,不过从面色上看应该没多大问题,要说有问题就是呼吸缓慢,比一般人低了不少,但是在深度昏迷的状况下,也是很正常的”大夫和缓的安慰道。

“我的儿子还那么小,要是真的醒不过来,我可怎么活呀!”老妈情绪波动很大,哇哇的哭了出来。

老爸在旁安慰道“医生不是说正常嘛!有啥好担心的,就是多睡几天而已”

医生脸色泛红,讪讪道,“这件事情,我一定开会研究的,你们也不必太担心了”

“叮铃铃!叮铃铃!白依依此刻正在做着美梦,梦见这个大白虫给自己变化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正美滋滋的一件件视镜,突然镜中蹦出个电话,响个不停,一下子就被吓醒了”

汗水浸透了衣衫,让她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满头乱发,狼狈的钻出棺材,不乐意的拿起电话问道:“谁呀!”

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激动的声音:“请问,您是白依依博士吗?”

“对呀!我就是白依依”

“你就是在柳叶刀上发表过《关于脑死亡~~~》”中年人突然发现自己忘记了,结结巴巴的说着

“《关于脑能量导致体死亡》,真没记性”白依依骂道

“呵呵!文章名字太长没有记清楚,真是抱歉”中年人不断地解释道,生怕白依依挂电话似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白依依看情形似乎有问题,语言也缓和多了。

“都怪我,我太大意了”电话那头的中年人竟然控制不住情绪,呜呜的哭出声来。白依依此刻到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也不晓得是不是刚才自己太粗鲁了。

“上个星期,我接手了一个昏迷的学生,简单的看了看他的病情,发现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没有深入的检查,结果想不到出事了”声音有些颤抖,当说完后就“哇哇”的哭出声来。一些有职业素养的医生都会这样,不会玩花花肠子,只想一心救助伤员,一旦出现失误,内心就会受到煎熬与折磨。

“是不是,心脏衰竭,呼吸停止,但是依然有生命迹象”白依依问道。

“恩!和你说的一模一样”听完中年人的话,白依依暗自得意起来

“你们是什么医院”

“孔雀市立医院,我叫柳如云”

“好的,我马上过去”说完就挂了电话。

窗外,一辆蓝色的轿车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土,副驾驶座位上一位年轻男子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两只脚支在车窗户后,眼睛盯着笔记本,又时不时的瞄向窗外,眼睛泛红,似乎一夜未眠,车内的几个人此刻打着呼噜,流着口水,一股特有的男人脚臭味弥漫其内,车窗却是全封闭的,想来这个年轻男子定力真的很好。

令人奇怪的是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居然是白依依,看来先前的狼狈之师也不是毫无所获。

白依依,打开冰箱,嘴里拿起一根火腿就咬了起来,还真是个急性子,马上就拿几件衣服和浴巾洗起了热水澡,然而电脑此刻一边空白,年轻人骂道:“死虫子”双手狠狠拍了下电脑。

女人都爱美,白依依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楼,看的他哈切连连。“喂,听到没有快起来”他边说边拍起手掌,响响的。睡虫们有些不甘愿,摸了摸眼睛,茫然无措“赶紧开车,你看看人家,都已经上车了,”他又用手打了打后面两个死猪“组长出什么事情了”两个人惊慌失措“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们想在这里过年吗?”“快开车,跟到市立医院”“yes,sir”三人齐声道。

白依依害怕被别人认出来特意戴了墨镜,自从上次的记者会后,闹得满城风雨,白依依更成了伪科学的代名词,虽是愤恨,但也无可奈何。上了车后他才后悔为什么不披上头巾,司机小哥很快就认出她来“你是白依依,白博士吧!”她在车上坐稳后他就问道,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你也别在意,现在孔雀市人人都认得你,科学的反叛者”白依依疑惑的看了看“科学的反叛者”司机小哥看了看她的神色,似乎知道些什么,呵呵直笑。

一路无语,约摸半个小时的车程,便到了医院门口,白依依惴惴不安,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此刻更加明显,不由向后看了看,自从与白虫待处了一段时间,发觉自己的神识越来越准,于是多留了个心眼。一身白大衣的中年人,此刻在医院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当看到白依依下了车,就赶紧迎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显得很是不安:“那孩子委实邪门,呼吸已经没有了,体温也在一直下降,现在几乎和外界环境一般无二,只是脑电波图异常活跃,阿尔法线异常兴奋,贝塔线抑制。”

“知道了”白依依向他做出噤声的手势,尽量的调整感觉器官,在黑暗的角落里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不由得紧张了几分。

白依依快速的上楼,柳医生有些举足无措,只得在后面指引着方向,在几次拐弯过后,白依依把他拉向角落,暗示别说话,这一路下来,白依依觉得这个叫柳如云真是个呆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白依依额头冒出了冷汗,知道有人跟着自己,而且在远处一动不动。

这呆子受不了了“白小姐,我说的那孩子,可是急需治疗的”看白依依不做声,接着道:“那孩子要是出了事情,我也没脸再见他家里人了,都怪我”白依依也有些顶不住了,想来外面的家伙是有意耍弄自己,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这么长时间,他却纹丝不动。

“白小姐,出来吧!相必阴暗角落的潮气对你毫无影响”年轻人调侃道

白依依脸一红,想不到这位年轻人如此阴坏,却又逞口舌之力“本小姐走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下,不行吗?倒是你干嘛鬼鬼祟祟的跟踪我呢!”

“大路任人走,也非你家开”

“你~~”

“我我我,我什么呀!其实我只是想采访采访大名鼎鼎的生物遗传学博士,谁不知道名声显赫的白小姐呀!”他特别较重了“名声显赫”四个字

白依依蹭的就窜了出来,柳医生也来了劲“白博士的论文确实很精辟,我这里就有~~~”还没说完白依依就打断了他“阴魂不散的苍蝇,田鼠,蟑螂,麻雀呀呀个呀呀的王八蛋”

白依依骂在兴头上无意间发现原来是他:“怎么是你”原来此人就是上次记者会上两次晕倒的奇葩。心里暗暗发笑“我还以为是谁呢!哟!不错嘛!第二次先生”

那男子也不生气,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了个烟圈,眼睛不经意的斜望着白依依,白依依自是五官敏锐,便感受到此男全身似乎都附着着沧桑感,联想到刚才的杀意,自是默不作声,双方也就这样沉默了半晌。柳医生感觉气氛不大对,便插嘴道:“原来两位是老相识呀!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

男子把手中的香烟在垃圾桶盖上暗灭,毫不在意的走了过来。白依依紧盯着他的眼睛,装出很镇定的样子。

“我有那么帅吗?”那男子微微笑道

“你美不美管我什么事情,我盯不盯是我的事你也管不着,再者说来我是要把你的坏心思全看出来”白依依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卑不亢。

“看样子你是要和我作对到底了”说完邪恶的笑道,白依依只感觉自己的脖颈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接着就头晕无力,迷迷糊糊的倒在了地上,接着听见一声笛响,感觉天旋地转,她这才明白,原来这年轻男子盯了自己恐怕有些时日了。

两个彪形大汉出现在这年轻人面前:“吴组长这个医生怎么办”“一起带走”吴组长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充满了坚定。

一阵《出埃及记》的手机铃声响起,吴组长拿出手机说道:“汪局长一切都办妥了”“清流哇!那小妮子没受伤把!“电话那头一个底气很足的老年人温和问道。

“局长,我做事你就放心吧!这种小事都办不妥,还不如回家洗尿布”说完就挂了电话。

千年的仇恨。

第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