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脑妖鬼录

灵脑妖鬼录

山白石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楔子

———山白石

南柯一梦,讲的是一个故事,就像传说一样流传了下来,也许是酒醉之人的涛涛思绪,无法排解于外吧!

就在此与彼之间,一望无涯,混沌虚渺,无分清虚。

正所谓怡心阑阑,与浑浑懵懵

许多时候我都是处于懒散无力地状态,尤是各类商品的混淆视听,包装有道,像我这类的学虫们,免不了遭受各种学习补脑的药丸,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越补越虚,就连早饭也是将就吃几口,就拖拉的上学,直到大二,这种情况愈发明显,头疼也时不时的叨扰,见到同学们吵吵闹闹,心就扑通扑通的跳,不得已向学校说明了一下,就搬出去住了。

我只记得这年的夏季,雨水非常足,还没有出远门,袜子就湿透了,运动鞋不得不改成拖鞋,毕竟半道上光脚走路没多大意思,雷声也经常半夜轰炸天空,一道道蓝色闪电让人生畏,下床也不是,上床也不是,只得睁着眼睛,塞着耳朵,当个活死人,也许阿Q才是我最好的精神信仰,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长时间的夜无眠,看事物也显得朦朦胧胧,脚步虚晃,我都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像游戏中所说的飞升了,或者仅仅是一人得道了吧!走着走着就到了“啰里八嗦的课程”——心理课的大门,老师唧唧歪歪的磨着专业词汇,我溜到后门,随便这个位子作了下来,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一会儿看老师的身影都显得重影,慢慢连声音都变了,接下来我只感觉天翻地覆,“框框”的砸了下去,人事不知。

这是黑黑的地方,没有丝毫光亮,一个针眼大的前方在我不知所措中,突然出现,沾上了光芒,让我不得不循着它的指引走下去,必尽谁都不是原始人,不对即使原始人也喜欢火,慢慢的亮光越大,我也渐渐能听见外面的响动,越是这样人就越想动,我都憋出狂躁症,有着救护车急促的叫鸣声,在我看来无限的沉闷,算了吧,还是别听,处在黑暗中睡眠总比听人放屁的好,可越是这样越安静不得,退回不了,就着这段可怜的时间,我不断地回忆起儿时的场景,青山和绿水,百鸟就稻灰,夕阳惹人醉,就怕晚月迟。

很长时间的沉寂,一个很长的回忆,那里有青山绿水,蝉鸣鱼跃,蝶舞纷飞,不在面对,也不必接触新世界的对立与肮脏,机械武器的征伐与政客的欺骗,不用怀疑狡猾与奸诈,意识形态的争斗,区域的对立,是这个时代的招魂旗,而我则是被冷酷包攥的未亡人。

黑暗仿佛不停的吞没着我得躯体,漫漫长河,猖獗不休,孤独,留下冰凉。我胡思乱想的排解内心的不安,想想自己的默默无闻,简直就是达尔文笔下自然的淘汰品,而且还安于其中,真是没得天理可说,木讷呆板成了同学们无聊的笑料。

一个躁动的惨痛,让我不得不钻出壁笼,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泛出,滑向脖颈。

“听说最近《柳叶刀》上刊载了一篇奇葩的科技文”两名护士在走廊上边走边聊,我能感觉到刚才那位说话的护士隐含的层层笑意。“喔!这段时间八卦杂志不是飘忽许多的调侃《关于大脑能量导致体死亡》的文章,真是满城风雨。”“呵呵!真是好笑的很”说完还不停的笑着“真不懂那些博士是不是大脑发霉,闲的没事,既然已经没有了呼吸,人怎能不死,我作为科学医护人员对这种违背自然的伪科学严重不满和抗议”似乎自己是个正义的捍卫者,“人要是那样应该是道家说的入定了把!我也想修仙了”。

“大夫,我得儿子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说晕就晕了呢!”母亲焦躁不已,平时我可没少吃他们送来的药物。

“放心吧!你的孩子,只是有些神经衰弱罢了,可能是长时间的学习压力,导致的神经高度紧张,五脏六腑出现协调紊乱,我看没有多大的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父亲打着圆场

那大夫正准备要走!只听门外一声巨响,一个身着简装干净的粉面女士闯了进来,只是鼻尖有些粉灰,让人忍俊不禁,高跟鞋的足底,拉长的丝袜,倍加诱惑。

“老公!走了啦!”长长的嗲音,让人汗毛直立,她望向病床。

“刚才来的急,人家上楼梯都把腿扭了,你看看”说完就伸出长腿。

“像什么样子。”虽然嘴这么说可是语气却有点温和

“人家就是想看看医院什么样子嘛!你也不让我来”嗲音女士说道。

我听的有些好笑,就你这样的,出来还不惹得一片飘花

走了啦!那妇女就拉起他的手,往外扯。

医生还是惧内的很,乐呵呵的随她拉扯,临走时还不忘表现一下自己的职业涵养,说道:“大伯大妈,你们孩子没事,不用担心。”

而我则有晕了过去。

山白石
希望有评论,后面会越来越精彩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