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一年后,梨花开,香味氤氲,隔着竹帘,依然有一股清香萦绕在鼻头。我不知自己在矛盾什么,这一年里我将自己安放在这江上小楼,不出门,亦不见客。

爹爹很少来看我,朝中事务繁忙,可他依旧会抽出时间,花上一天的车程来见我一面,我真是一个不孝女!除了爹爹和陪我身边的秋烟,我不想再见任何人,我觉得,这平淡的一生,是最适合我的。

不想,这天夜里,我正睡得熟,忽然听到一阵翻墙而入,不,翻楼而入的声音。我起身,还未下床,一阵温热的气息漫过来,温和的大手略带请求地拉住我,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别说话,有人在追我!”适时,楼下一阵马蹄声传来,我下意识的屏住了气。

马蹄声过后,我起身,想去点蜡烛。那人拉住我,警惕地说:“你要去干么?”“点蜡烛!”我淡淡的回复,随即下床凭着些许光亮摸着点亮了蜡烛。蜡烛光亮,我回首,正看到一个脸上戴了银色面具,身穿白色长袍的人,我的心中不自觉跳出三个字,那个人,穿白衣也是美到了不行。

那人吃力地回望了我一眼,手倏忽攥紧,晕了过去。这时我才看见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淌了下来。我忙过去检查他的伤势,之后也顾不得男女之别,急忙为他包扎伤口。

看着那银色面具覆盖的面孔,刚才面具下的那双眼睛是那样熟悉,我的手不住地向那面具靠了去·····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捏住我的手腕,“你干什么?”

他已经醒了,并且紧紧捏住我的手腕,这时我的处境,是何等的窘迫!他用清冷的眼眸定定的看着我,我的心里一惊,霎时呆住了。“我不喜欢别人碰我!”这时,他放开了我的手。

我摸了摸那一只手的手腕,说:“你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不为什么。”他冷冷的吐出字来。随后他动了动身子,发现外衣被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件贴身的布衫,我忙说道:“那个,我见你受伤了,就.....”“嗯,知道了!”

他快速的穿好衣服,往窗户边走去。我提醒道:“别走那里了,跟我来!”他停顿了一会,跟着我顺着楼梯下了楼,好在秋烟向来睡得熟,没有吵醒她。

面具人走了,我却彻夜难眠,真的太像了,倘若不是脾气不同,我真的会误以为宇文轩还活着!在这里的日子里,想起宇文轩,终于不会再流泪,经过去年的那一次,我终于长大了。去年冬天,我躺在雪野里,将无垠的白雪想做梨花,想象着宇文轩会来,在风寒和病痛一起袭来时,不知怎么地,感觉自己不应该这样继续下去了。

于是我来到这里,不为什么,无关任何事,只想静静地独处,一个人面对思念时,才能不惧任何人来坦然的面对,可是,我是多么的盼望宇文轩还活着,我盼望着和他在梨园中漫步,赏那浩浩荡荡的风景,于是我在楼边在了许多梨树......

孤人自憔悴
求收藏,求好评,各位亲们~么么哒!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