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我醒来,刚想唤秋烟来给我梳洗,却见秋烟已哭哭啼啼跑来诉说:“小姐,小姐,张管家刚刚来报信,他说···说昨夜宇文府被一场大火烧成灰烬了····”秋烟说话时已掩不住哭声,放声抽泣起来,我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尽了,又问:“秋烟,你不许骗我,宇文轩他·····”“小姐,奴婢不骗你,宇文少爷他也死在了大火中,小姐,你不要难过,不要难过!”秋烟抽噎着答道。我此时不知悲喜,只管空洞地看着抽噎得发抖的秋烟,好久才缓过神来,吩咐秋烟道:“秋烟,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我靠在床边,心开始隐隐作痛,明明只有一年了,还有一年,我就及笄了,就要嫁给他了,可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宇文轩,宇文轩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可他真的死了,秋烟不会骗我的,是谁在骗我,宇文轩,你明明答应等我们成亲,你就要给我亲自描眉的,给我梳妆,我们的孩子会很可爱,为什么,宇文轩,你是在骗我吧,如果不是,你为何要食言?罢了,现在追究这些又有何意义?脑海里又闪出那人的身影,他叫着“阿鱼,阿鱼”,阿鱼,对了,倚鱼簪!

我慌忙地跑向梳妆台,拉开抽屉,拿出簪子,手越发的握紧,直到使不出任何力气,我突然觉得好难受,眼泪止不住流下,我抬头,正看到那盛开的梨花,嚎啕大哭,情绪越发的控制不住,大喊:“来人啊,给我砍了这梨树,给我砍了它,砍了他!”奶娘听到声音急忙跑进来,抱着我安慰道:“乖孩子,奶娘知道你难受,哭出来就好,哭了,什么都会好的,哭吧哭吧·····”我倚在奶娘的怀里,汲取着她怀里的温暖,沉沉的闭上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切都会好的,奶娘是不会骗我的。

中午,秋烟给我送来清粥,我随便喝了一点,问她:“秋烟,爹爹他怎么样了?”“老爷他听到消息后,就回房了,管家给他送去午饭,被一口没动的端出来了。”秋烟用沙哑的嗓音回答道。我直起身,对秋烟吩咐道:“秋烟,和我去看看爹爹吧。”到了爹爹的房门前,我轻轻地推开门,看见爹爹正摸着墙上的字画,我知道那是宇文将军亲手画的,我喊道:“爹爹!”他这才恍过神来,对我喊道:“过来,鱼尧,爹爹有事跟你讲!”我缓步走过去,并吩咐秋烟带上门出去。爹爹看我走到他身边,指着那幅字画问道:“鱼尧,你看这上面画的是什么?”我答道:“这画的应该是一幅松柏图!”“不错,这是你宇文叔叔画的,当年我们同拜于师傅门下,他为兄,我为弟,出师后他弃文从武,可到底没变的,是我们这相知相惜的情谊,这么多年了,一场大火,就这样将他带去了,若是昨夜····诶,不说了。”我咬着嘴唇,眼泪差点又要流出来,但我及时忍住了,爹爹忽转话锋:“我认为事情没这么简单,这城中那么多人家,为何偏偏宇文府遭难,或许另有原因吧!好女儿,你怎么看?”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