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第二次爱上你

  城墙上如松柏而立的云仙真人,看见一身白衣帅气儿子的身影,多人悬着的心一刻钟,变得轻松,踏实,几分兴奋。眼泪不由自主出现在面颊上,多年前失去水晶仙子的一刻,这位坚强的强者,曾经一度有过想要和她一起去的想法,他们爱的太深,就是因为这个帅气优秀的儿子,自己活下来。他不分昼夜的等待着。

一张长老慈爱的脸,出现在李道真眼中,验身慈爱的看着他,李道真却吓了一跳,“父亲,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皱纹写满他苍老的脸,一身尘土。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等我吧?”

云中子轻轻道,“宗主在这里一个月了,从未离开半步。”

“你好傻,我不是给了你丹药吗?怎么还会变老?”李道真扑进父亲怀里眼泪留下来。此时这个拥抱,让父子二人都无比安心。

云仙真人轻轻道,“那个丹药能够增加寿元,却不能延缓衰老,天道的法则任何人都不会例外。”

“能活着就好,以后永远都不分开。”李道真眼含热泪,看着父亲。短短的几小时他经历了太多,很多他还来不及消化。

云仙真人看着李道真,“孩子怎么了?花语那?”

李道真一张脸无比焦虑,“李长老可在?”

云仙真人点点头,“我特意将他带来。”

“花语早产,生了一个女儿,母女都很虚弱。”

“你说花语生了一个女孩吗?孩子那?我能看看吗?”

李道真看着父亲,“我们回房间吧?小语刚刚差点没命,在珠子里边那?”

云仙真人方才反应过来,回到房间,李长老随后赶来。

花语较小的身躯龟缩在床上,怀中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思维模糊,蓬头垢面,衣衫几乎全是血迹,脸色苍白无比。

李道真眼神忧郁,一脸深情蹲在床边,拉着花语和孩子的手,眼巴巴的看着。

李成秋走进来,看着自己的徒儿如此模样,只是摇摇头。像一个慈父般的摸摸孩子的头。上前想将孩子抱过来诊治,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母子分开。

李道真站起身来,流着眼泪道,“李长老,救救她们吧?”

李长老淡淡一笑,“我一定尽力,这母女两分不开,就这样吧。”为母女两人把脉,轻轻道,“现在无性命之忧,却是经脉身体失调,一段时间内会非常虚弱。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奇迹了,孩子也无性命之忧,不必烦心。”

李道真和云仙真人,放下心来。

“孩子只是有点小,却无大碍。花语在她出生的时候,拼了性命将自己体内最后的真气,帮助孩子进行洗髓。”

李长老却是一笑,“恭喜少宗主,孩子和您一样是水灵体,修炼奇才。”

李道真此时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留意孩子的灵根。一切都太慌乱了。

云仙真人一张老脸乐的像朵花,上前摸着孩子的小手,嘿嘿一笑,“和你小子小时候一个样。”看着小家伙爱不释手,很想抱抱,可是迷迷糊糊的花语,死死抓着小家伙,就是不放手。她一定很怕失去孩子吧?老头尽管有几分失望,却安慰自己以后机会很多。

这就是自己的孙女吗?小小的,却是像极了李道真小时候的模样。“要是个男孩就好了。”

身边的李道真听见父亲的话,一脸痴情的看着花语和孩子,温柔似水的道,“我更喜欢女孩,我就想要一个像花语一样美丽善良的女儿。”

云仙真人没有说话,他却更想要个男孩子,未来他的御灵宗,还是想要自己的后人继承。李道真却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永远不要再站在高处。只希望她们平安幸福。

另一个房间,东方清流静静的躺在那里。几乎昏迷状态,他的神识全面封闭。

慕容秦青走进来,静静的站在床边。不知为何看着这张,平时自己最讨厌的脸,此刻心中却是闷闷的。他也视乎不那么讨厌,他原来也这样英俊。挺拔的鼻梁,性感的嘴唇,一个扮作女子让自己也吃醋的家伙。他就静静躺在那里,此刻却牵动她的一颗心。一切好像都不同。

万圣楚良一身红色战甲,精神萎靡准备开拔。却是心绪烦乱,一身黑衣神采奕奕的灵生,在城墙上布防。看见万圣楚良,眼神不善。万圣楚良停下来,也看着他。

灵生瞬间在千米城墙上飘落下来,身姿如魔如仙,眼神不善的瞪着万圣楚良,“我发誓,你要是再敢碰花语一个指头,未来我一定灭了万圣。”

“好大的口气,你就是那个参灵?你也喜欢甄妃语?”万圣楚良看着灵生救花语的一刻,想起花语提到过的参灵,口对口将参灵之气度给她。

此刻剑生浑厚的声音响起,“我是剑青子,万圣兄台久违了。花语为了救我,吸收了我的夺命灵气。我承认我喜欢她。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对我更好的人,喜欢她也不丢人。她却喜欢弟弟,我不会和弟弟争。如果是别人打破头都不会让。”

“剑青子?你不是死了吗?”万圣楚良惊讶的问道;

剑生恢复原本的神态,“是死过,是她把我从生死边缘拉回来。我对她的爱比你和道真一点都不少,却不会像你一样,要死要活。拿不起,放不下。但我发誓,你要是伤她和弟弟一分,我要你死无葬张身之地。”

万圣楚良此时心中更加混乱,剑青子是他在大陆上,最忌惮的青年才俊,练剑成痴。出事前已经快要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此时的他更加可怕,甄妃语也真是厉害,是怎么做到的。却只是执着的道,“我不是吓大的,也不会和你一样装情圣。我需要时间冷静,剑青子我们后会有期。”

万圣军团浩浩荡荡离开,向着万圣回返而去。

身后的灵生孤单的背影许久未动,消化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夜晚李道真将虚弱的花语和孩子,一起抱在怀里,像哄小孩一样拍着花语睡觉。轻声哼唱摇篮曲,表情温柔似水。

花语近乎虚脱,却是手握仙玉,帮助孩子调节。孩子早产,很虚弱。

女儿一张笑脸粉雕玉琢,稚嫩无比呼呼大睡,每天只能清醒一小会,也不怎么吃奶,花语度给她的仙气,她已经受用不尽。花语自己却是更加虚弱。

李道真心疼的不行,却是没有办法,花语对这个孩子爱不释手,天天谁都不给。此刻的他只能,将最心爱的两个女人一起抱在怀中。

“夫君,放下我吧,你休息休息,你还受伤那?”

李道真表情温柔,“让我抱抱你吧?我差点失去你,你知道见不到你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而言都是多么煎熬吗?为什么逞能啊?你知道我多怕吗?”

“我不能看着你们决斗,我更不能看着你受伤害。我和万圣楚良尽管不能做夫妻,但是从小的契约,一损俱损。我知道他不会真的杀我,你受伤难道我会不知?难不成要你去送命?只是我差点害了我们的孩子,都是我不好。我多怕会失去她。”花语流下眼泪,看着女儿的脸。

“小语我们的孩子和我一样,是水灵体,你昏睡的时候李长老来过了,我们多傻,居然没有人去留意孩子的灵根。”李道真说起孩子的灵根一脸幸福。

花语看着女儿的笑脸,拥有她的一刻,只想她好好活着,并不像开始那般觉得没有灵根一定是悲剧。尽管这个七个月的孩子,根本没张开,花语还是看着爱不释手,只是轻轻道,“真的吗?她多漂亮,灵根还这么好,真的上天的恩赐。”

李道真点点头,溺爱的在孩子头上亲了一口。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这是一个父亲的权利。”花语深情的望着李道真。

李道真想了一下,“孩子的名字就叫李挚爱吧?你和孩子都是我的挚爱。”

“这个名字是不是有点太腻..?”花语看着自己的夫君。

李道真摇摇头,“一点都不腻人,我还觉得不够那?”

“真受不了你!”花语摸了一把自己的长发,却是掉下来一大把,这两天一直这样,眼看着自己越来越难看。她比起任何人都明白,她的经脉身体全部失调。心中一阵难受,“我现在丑死了,却有你这么美的一个夫君。我们好不般配。”

李道真更加温柔的看着花语,“谁说的,我们花语现在最漂亮了,她是我孩子的母亲,上天能将你们赐给我,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以后每天哄你睡觉。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影响半分我的爱,只能更多!”李道真看着花语深深的向着她吻去,多日的相思此刻,在一个长吻中无尽的释放着。这样的相聚,两人既甜蜜又酸涩。

“小语对不起,在你怀孕期间,无法陪伴在你身边。离开你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都是无尽的遗憾。但是我没办法,我想保护你,保护孩子。如果可能我想未来一分钟都不要再分开。”

“夫君,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爱!”花语深情的望着李道真。面对李道真的含情脉脉她发自内心,只想说这一句话。

李道真却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花语和孩子,就想这样到地老天荒。

花语身体慢慢好转,头发却变得稀少。尽管她知道,未来会好起来,眼前却是非常难看,只能用帽子遮挡自己难看的一面。心情郁闷,时常长想避开李道真。

但这家伙却是,哪里会听她的,不但是躲不开。更让她受不了的是,哪怕出门几分钟,也强制将她和孩子装进珠子里。还理所应当的道,“我一刻钟也离不开你和孩子,这里危险,在我身上最安全。”

花语此时算是理解,蓝花在灵兽袋中的感受了。

“夫君,我在里边好无聊,这里很安全。你去办事好了。”

“那怎么行,上次还是在御灵宗。你要是再被抓走,我真活不下去了,还有我们的小公主。听话乖乖进去。”李道真像哄小孩一样看着花语。花语还想辩白,他的一个吻却是直接印上来。当他停下来,一双皓月般的眼睛看着花语,“这是不听夫君话的惩罚,如果在不听话惩罚加倍。不想让你离开我分分钟。”他的眼神温柔的让花语无法抵抗。

花语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坏蛋。”没办法只能第N次屈服,带着孩子在珠子里修炼睡觉。一直到被放出来。两人每天含情脉脉,从不分开。

李道看着花语,轻轻道,“甄花语,我第二次爱上你。爱上我的妻子甄妃语,不在像以前那般无助彷徨,我们谈个恋爱吧?过去的我好懦弱,没有真的好好爱你,弄得你满身是伤。我会是个很温柔的恋人,将最浪漫的爱情给你。”

花语脸一红,你好麻?在那天后,李道真真的每天给她惊喜,本不善表达的李道真,将世间最腻人的甜言蜜语,无尽爱恋都送给了花语。

第一百七十四章:第二次爱上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