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虚空八阵图

  花语忙里一夜,又得了一颗丹药,现在就只剩下一份材料了。花语一阵轻松,真的很幸运,她不准备在继续炼制追魂丹,开始为北皇玉树治病。

肚子越来越鼓,身体一阵笨重。越来越频繁的胎动,让她不断感受这自己的孩子一个小生命的气息,更加像是在提醒她,自己要赶紧脱身。

在过几天就更没法帮他疗伤了。不知为何她看见玉树,就像看见中毒的李道真。她来到玉树房间。

一身着淡青色衣服,帅气男孩在打坐。一张魔君一样帅气的脸,却没有那种诡异无情和杀戮,却带着几分稚气未脱。听见有人进来挣来双眼。宛若世俗结的书生,带着几分书香气。

“丹药练成了,能治好你的病,但是,是魔药,你可能要入魔。”花语单刀直入。

北皇玉树听见花语的话,只是淡淡道,“我本就是魔人,无妨的?”

花语将两颗丹药交给他,一颗就可以治好你。另一颗你吃了会洗髓,提升你的修为,让你更强大。然后又递给他一个瓶子,你的身体没有受过魔气,吃这个会让你慢慢适应。这两天我会在这里看着你,一旦出现意外保你平安。

北皇玉树点点头,“谢谢!”

他吃下丹药炼化,花语静静的坐在他身边打坐护法。半夜北皇玉树一阵躁动,满头大汗。

花语将他的手拉住,瞬间一股真气巡游他的七经八脉,脏腑新房。一股热流冲刺他的身体,背皇玉树顿时感觉一阵舒服。他感觉身体奇寒无比,冷汗直流。此时这股真气犹如温床。他身体虚弱,一下子这个魔龙神力无法适应。

花语探查,缺少的魂魄已经开始重生。一切都非常顺利。

北皇玉树好了很多,开始继续打坐消化药力。一夜过去药力全部炼化,魂魄重生却要一个月才能完成。

“吃第二课丹药,一鼓作气,你半个月就会完全好起来。”花语有点那课文的口吻轻轻道;

被疾病折磨27年的北皇玉树,顺从的吃下第二颗药。花语心中想着最快治好他。向着李道真一个人在魔域,有几分后背发凉。度日如年,东方清流的一条命,也系在自己是身上。

一天过去,一切顺利度过,北皇玉树清晰感觉道参一股股热流。有了力气,经脉游走着一股股巨大的灵力。那种舒适,从出生就未有过,就是感觉有点热。此时花语将一股真气注入他体内,帮助他疏导真气,又是一夜,疲累不堪。一切就绪,玉树要在这里闭关几天,再次出来就一切都好了。这个魔宫相对自由,因为这里的人根本出不去,她走出去也没人管。她两个魔人门卫只看着不让外人进入。很轻松找到了鬼后宫。

进门便看见东方清流和慕容秦青,一个人在东北角踏上,另一个在西北角的床上。

“可以走了吗?”东方清流冷冷道;

“可以。”

慕容秦青此时也站起来,一张死人脸无比兴奋。“我们怎么走?”

“虚空阵。”东方清流拿出一张图,八卦样式,我们去熏儿她安排好了一切。两个女子都没有多问,便跟着他向着魔宫边缘,一个阴深的宫殿而去。

宫殿门被打开,九个龙头瞬间进入花语眼帘。熏儿若有若无的身影出现在几人面前。

花语看了一下,“这是?”

熏儿轻轻一笑,“你就是少宗主夫人吧?这是魔宫殓葬房。死去的后妃,被处置的魔域高官,龙头吐出地火,瞬间灰飞烟灭,我在这里送走很多姐妹。”

花语听见心中一阵伤感。却没有在说话,她并不认识熏儿。却是细细的看着只剩半条命的她。

东方清流却是很不喜欢这个话题,“你叫她们过来,以免夜长梦多。”

熏儿挥舞手臂,一串金色符文向远处飘散而去。一刻钟8个漂亮女子,身着各色服饰出现在大殿门口。看见慕容秦青的一颗,眼光及其不善。

“恩怨以后再说,逃命重要。帮我开启阵法吧?”

为首的粉红绣花罗裙女子,玉轻灵文静的道,“我们要做些什么?”

没人一个龙头,放出地火借助地火能量,催动法阵。用你们的真元之火加大地火力量,启动时间湿度都会加快。”

熏儿上前简单告诉大家,开启地火的方法,一切就绪。

东方清理拿着一个碧绿的珠子“甄小姐,进去,你那身板受不了这个。”

花语没有客套,念咒瞬间进入珠子。此时慕容秦青喊道,“我也进去。”

东方清流瞪着她,只有珠子的主人才能进去,不要闹,离开再说。此时慕容秦青也知道不是胡闹的时候,没在说话。东方轻灵一个灵力团注入,八卦图瞬间灵光大阵,几个女子同时催动地火,九条极大地火蛇,向着中间八阵图源源不断,供应巨大的能量。八阵图越来越亮。一扇门慢慢出现。

此时远处地宫中的魔念,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起身想着这里而来。

东方清流拉着慕容秦青站在门口,同时喊道,“都过来。”几个女子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门口处。

此时魔念已经站在殿阁门前,一个声音传来,他瞬间站住身形,“父亲我好了放她走吧?就算为了我。”

魔君几分迟疑,轻轻道,“你确认要这样?”

耳边声音再次响起,“是的,我不想她死。”

魔念的身影子声音落下的一刻,也消失不见。

此时大厅中也空无一人,安静无比。远处昆山,等的望眼欲穿的李道真,感应到一股灵力。马上按照东方清流的话,向着阵法内注入灵力。一刻钟东方清流抱着慕容秦青,直接由阵法内滚出来。后边一连串出现9个女子的身影。

一边的李道真看见这一幕,不知唱的哪一出。细看看没有花语。这几个女人他都见过。确实都脸色苍白。

慕容秦青清醒过来,看着东方清流抱着自己。大骂一声变态,一脚将东方清流踹出去。

东方清流疼的抱着屁股大叫一声,“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要不是怕你这个没法力的家伙,被空间风暴分成八半,我才不管你那。现在出来了,你滚吧,以后我们在无瓜葛。”

李道真奇怪的看着一身女装,蓬头垢面的东方清流,有看看她抱着的半人半鬼,蓬头垢面的女子。“这是哪位?花语那?”

东方清流看他着急,将碧境直接扔给他,“然后又看看慕容秦青,她你都不认识了,你的老相好,第一美人。现在更漂亮了,做了魔后精神焕发。”

李道真此时看看,却怎么也看不出一点慕容秦青的影子。怎么这么难看,头上一道伤口血迹已经干了,两个黑眼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脸色死于白。现在说她是鬼自己会毫不怀疑。却无心管她。直接念咒将花语放出来。眼前的花语,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李道真,几个月没有见到的夫君,眼泪都要下来了。却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痴迷的看着李道真。

李道真看着花语鼓鼓的肚子,眼泪流下来,上前直接将她抱在怀里。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都是我不好,竟让你和我受苦,以后再也不要分开,死也要死在一起。

花语只是流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清流也好,慕容也罢都变得无言。另外几个女子惊魂未定,看见两人这副摸样却也是几分不自在。

“我们上路吧,这里并非久留之地。”东方清流命令的口吻,声音磁性好听。

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两人,方才缓过神来。花语看着慕容秦青,你的功法被封住很不方便,我想我们这一路不会很太平。我不能完全能解开,但给你一颗丹药,你慢慢冲开吧。

慕容秦青没有在多说。接过丹药,直接吃下去。花语瞬间点钟她两处穴位,一股真气冲了一下,然后道,“帮你一把。”

花语被李道真收入珠子中,因为孩子受太多的魔气是不行的。三人出了山洞准备离开。清流几个符文打出去,瞬间没入虚空。

李道真看着他,“你这是为何?”

“叫人给加布尼放消息,魔君走火入魔,让他们打去吧。要不我们很难逃生,魔君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魔仙鸳腾空而起,三人向着洛风而去。几名女子各自法宝紧随其后,向着落风而去,熏儿身体虚弱以及。被玉轻灵的坐骑五色神鸟带着。

很快魔域各处流传魔君走火入魔,御灵宗少夫人,被抓来帮助疗伤的消息。加布尼收到消息,多方查证觉得有百分之八十可信。本就按耐不住的他,决定一搏,举兵围攻魔仙岛。

魔念站在魔仙殿城楼上,轻轻传音,“御灵宗少宗主就走夫人,返回难过大陆。放消息出去。轻叹一声,你自生自灭吧。只能怪你,一定要嫁给李振的儿子。”

第一百六十五章:虚空八阵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