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角落里的第一美人

  此时的花语在魔仙殿,几乎是无事可做,魔君好像忘记她一样。玉树倒是经常开看她,时不时的和他将一些魔域的事,让她对魔域了解很多。此时花语方才知道,魔域不是她原来想象的那个样子。

让花语幸福却有几分辛酸的是,孩子动了,她清晰的感觉到他在动。她心中一阵兴奋,刚刚有他的时候自己那样无助,此时却是一阵幸福。想想自己的处境却是几分暗淡,不知道自己这马上要降临人世的孩子,面临的命运是什么?自己能够脱困吗?

花语在房间无事可做的时候,门声一响,走进来一个人。一身黑衣,幽冥鬼常,他毫无表情,直接将一个骨头样子的东西,递给花语。

花语接过来一看,神龙谷,却是魔气翻涌,“是魔龙谷吗?”

“我没有时间去找神龙谷,这是魔龙洞府的药材,魔域形势很不好,我也很不好,没有时间耽搁了。这个能救玉树吗?”

花语仔细看看这个龙骨,魔龙神君的不是效果最好的,还会入魔。会很深,你的魔龙几千年修行。玉树修为尚浅,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腐蚀心智。但这个龙骨也会让他修为大增,甚至会有意想不到的机缘。”

魔君长长出了一口气,“入魔也好过去死。心智会怎样?机缘又会怎样?只要你治好他,我会信守承诺,玉树好了放你回去。”

“机缘吗?你的魔龙神君天分的一种,随机的。心智吗?不确定,凶残,或是偏激。就要看玉树的定力了。无论如何,未来他和这条魔龙会有一丝心神联系,可以驱使魔龙。”

魔念一笑,“这是好事吗?凶残点,对自己来说不介意。”

花语轻轻道,“你真的会放过我吗?我可是李道真的妻子?”

“为什么不能?现在除了玉树,恨啊,爱啊!对我都不在有意义。魔龙神君也快不行了,我一无所有,恨对我也不再有意义。一千年了,很多事我都快不记得了,想想也就是执念罢了。”

花语看着魔君,“我马上炼丹。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瓶子,“这个丹药,你给魔龙吃了,修为会散掉一般,毒物也会散掉,命可以保住。”

魔君转过身来,看着花语,“什么药?雪莲散工丹,还有红仙丹上等伤药。但是你的魔龙不是人,这个分量没法将它医好,却可以保命。他会变弱,功法一大半无法发挥。我没法接近他,更没法医治它,能做的就这些了。”

魔君看着花语,“谢谢,能活着就好,以后可以保全玉树。”

花语点点头,魔君对她感觉一丝信任,转身走出去,向着魔龙神君洞府而去。

花语开始闭关炼药,她将这块龙谷分开五份,成功一份玉树就会好起来,要是成功两份,他会强大很多。

慕容秦青龟缩在一个角落里,脸上开始有了魔气迹象,变得有点白。

北皇玉树的小楼隔离魔气,她住的地方却是不会。一个等死的人,哪个会给她弄那么细致。一大堆鬼魅不分白天黑夜,变着法子捉弄她。都是在这里等死,每天闲的很。

这帮女子讨厌她,每当她一睡觉,就会出现不同狰狞的脸,或是恐怖的声音。来到这里的几天,她几乎没有说过觉。修为被封闭,根本无法修炼。此时的她,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漂亮了。皮肤枯焦,微微散发魔气,眼窝深陷,黑眼圈也出来了。根本没受过苦的她,经常以泪洗面。最恐怖的是,每天晚上这几个女子常常偷她的阳气,被鬼女亲。说不出的恶心,恐怖。

此时青衣鬼后出现在门口,“那个第一美人,晚上相公会来你这里,宠幸你,很幸福,很温柔的那种。”青衣表情温柔,眼神邪恶,你想知道宠幸幸福过后你的样子吗?突然一具干尸掉落她的面前,死白的颜色,皮肉连在一起,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慕容秦青大叫一声,“直接晕过去。”

青衣哈哈大笑,“这就受不了了啊?真是花瓶。”然后转身离开。

慕容秦青再次醒来,睁开眼睛第一课看见的就是那具干尸,却没有了再叫的冲动,起身就跑,在另一个宫殿墙边坐下。

一会功夫,一个魔气翻涌的女子出现,你怎么在我们魔后的地盘上啊?然后大喊,“赶她走,我们有今天都是她害的。听说他父亲就是九幽老怪。手一挥,一条魔蛇直直的掉在她头上,居然后三个脑袋,黑黑的,慕容秦青再次晕过去。魔女哈哈大笑,将她想拉死狗一样的扔出去,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走在路上,却是无处可去。自己的房间由那个干尸,自己不敢回去。

实在受不了,便想起花语。来到北皇玉树的住处。这里在魔宫是戒备最严的地方,十几个魔卫看守。直接将她赶走,最后只是龟缩在,花语居住殿阁的墙角处。眼泪都没有了。毫无希望的等待着她的夫君,宠幸她,变成干尸。

她突然想起,自杀,我死了就不用变干尸了。半天功夫,却是拿不出一点勇气,只是龟缩在那里,她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多日来没有吃过饭,也不能吸收灵气。

想起花语的话,要命好事要漂亮,此时漂亮对她真的没什么用处。拿出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想看见鬼一般直接将镜子丢出去,漂亮也没有了。心中更是一阵失落,如果哪个能救自己,要什么自己都给他。心中却是愤恨,甄花语,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爱人,我的两个爱人都喜欢你。我这样的处境,居然不帮我。有朝一日我一定杀了你,也让你享受享受我现在的生活。

此时身边出现一张大脸,狮子吗?灵气四溢的狮子,一张大脸看着她,慕容秦青没有说话,一溜烟的跑掉。这里怎么会有这个,狮子完全不带魔气,追了她两圈,将她的裙子撤掉一大块。它好像明显没有欲望要吃掉她,在墙边消失。

慕容秦青惊魂未定,却是十分好奇,这个东西怎么回事。她在狮子消失的地方伸头,向像里边看。这里居然是狗洞一样的地方,那个狮子是看门的。她的头刚一进去,狮子一张大脸便凑上来,直接咬下去。她极快的将头拔出来。却是撞到了头,血流下来,她顾不上自己的头直接跑掉,却是无处可去,最后还是在这外墙处,找了个角落安歇。

七月十五夜,魔仙殿大门打开,迎来了无数朝贡魔域诸国,修仙宗门,妖王。魔王不悔不断的,将各地进贡的贡品收下,整理,一切按部就班。一对对女子通过检查,陆陆续续进入魔仙殿。清流也随着大队进入魔仙殿,

一个怪里怪气的老太监,负责检查这些后妃。身材消瘦,眼神猥琐,脸完全像个猢狲。有的只是看看就过去了。见到漂亮的这个老家伙就会,浑身上下默一遍。到了东方清流这里,那个老太监更是眼睛大亮,过来,让沙加查一查。

清流心中一阵担忧,尽管自己做足了功夫,但毕竟是男子。很怕露馅,陪着笑脸道,“公公,人家良家妇女,就不查了吧?害羞?”

老太监看着他娇滴滴的样子,更是来了兴致,阴阳怪气的道,“马上就好,从上到下,前胸,屁股重点。一双骨瘦如材的手给摸了一个遍。东方清流身上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心中大骂?你个老变态,老子喜欢男人不喜欢阉人。

此时老太监狠狠的,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他一下子都要叫出来,却是生生憋回去。这个感觉真的难以言表,想着回去原样还给李道真。让他也享受一下。总算过关了。被一个小太监带着像里边走去。

这里一切都是那样简单,地方却是很大,显得格外空旷。世人传言不假,魔君是个极其简朴的人。她们这些女子是没有机会参加宴会的,直接被侍女带着,走进后妃的住所。再次等待魔君的召幸,送掉自己的小命。还好那个魔君最近不会召幸女子,要不先是被老变态摸,在被魔君宠幸,自己真的就死了。尽管老子喜欢男人,但魔君,口味太重。想着这个东方清流摇摇头。

他冷静的观察着四周,预备以后逃生。路过一个又一个的殿阁,突然看见一个人,那样熟悉。龟缩子墙角处,清流心中想着,不可能吧?却有一个念头,真的是她,前几天大陆传言她被魔君抓走。此刻看见她,真的判若两人。身材修长,美艳绝伦的大陆第一美人,此刻活脱脱的半人半鬼。

清流有几分解恨的想着,你也会有今天。看着她的样子却有几分不忍,却是哪里敢去和她相认,这个女子胸大无脑,任性,加上高傲。完全不懂人间疾苦,更不懂得怜悯。第一时间就会将自己给卖了。别说救人,自己小命都难保,魔域的酷刑是出名的。最后老老实实的向着魔女殿阁都去。身边的魔女一个个都像死了娘一样,几乎没人说话。

第一百五十九章:角落里的第一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