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执念

  万圣楚良很了解母亲,花语说的一点不错。问道,“妹妹怎么样,会好吗?”

花语看着他,“你帮帮她吧。要不她就毁了。她是心病。”

“心病?我怎么帮她?”

“齐明宇,他喜欢明静吗?”

万圣楚良奇怪的看着花语,“怎么这样问?他没有资格娶妹妹的。”

“但是你妹妹喜欢他,加上修炼压力极大,抑郁成疾。”

万圣楚良一下子愣住了,“那个只是痴心罢了,皇家的孩子没有可以,为自己前程做主的,特别是公主。”

“在说齐明宇好像对妹妹并无此意,他更喜欢自同道合。妹妹太软弱了。”

“很想知道,你母亲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压力那么大?”

“我们不都是这样过的吗?妹妹比起我算是幸运的了,修炼,修炼。”皇家的孩子,灵根好的都被给予厚望。妹妹性格比较内向,经常遇到挫折和修炼不顺,就会郁郁寡欢。和母亲很像,母亲想得到的东西千方百计。她得不到就在折磨自己。

“他们和我比起来不知要幸福多少,我每天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

花语看着他,“那你还天天跑来气我。”

“哎啊,33年这样的生活,经常感觉没法呼吸。天天身边的人告诉我,万圣的太子,要做强者,修炼,努力40岁结丹。

“只有看见你,听到的一切全都不一样,身上全是毛病。有很多机会可以训你一下。被你骂都感觉新鲜。受伤你还会照顾我,关爱。母亲也不曾这样对待我。皇家的人没多少感情,更像装入灵石的法器,被动运转。”

“我第二次听见这样的话,我真的那样欠骂吗?我又没有惹到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花语带着哭音道;

万圣楚良瞪着花语,“那个人是谁?”

花语斜着眼睛看着他,“和你一样天上生活的人。为什么都活成这样?现在的我就想找一只青蛙嫁出去,然后做池塘之主。”

“那个自由那个畅快啊!那个空气那个新鲜!那个景色那个美丽!”

万圣楚良在次抓住她,“你要是在敢去想青蛙,我就杀死所有的青蛙。你要是敢和李道真一起,我追到天边和他不死不休。”

花语看见她的眼神,极其可怕,花语知道他绝对没有开玩笑。

“你知道吗?你的执念好重。这样你会活的很辛苦?学会放下不好吗?”花语一脸温柔的看着万圣楚良。

万圣楚良挑战的眼神,看着花语道,“执念?”怎么才算是放下,难道不修炼吗?你不也是天天修炼吗?

花语轻柔一笑,“当然不是,尽人事听天命,为了梦想努力,但绝对不强求。享受其中乐趣。一切顺其自然。”

“世界上的东西不是每一样都要得到的,就像凡人世界,很多你喜欢的都不会属于你,我做不成太子妃,难道要去争夺吗?或是抱怨,我不会怨恨你。会豁达的祝福你幸福,尽管那个时候很难。不合适的感情放下,去寻找真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幸福的。”

“好有趣的想法,难道现在让你走,等着你顺其自然回来吗?”

花语知道此刻不适合,与他讨论感情的时候,两人思维一百年,都没有办法完全合拍。看看你妹妹,也关心一下你身边的家人。关爱一下自己的心。明静好可怜,帮帮她吧?齐天朔真的不是人,你难道看着妹妹和他一起吗?我那天亲眼看着他打女人。”

花语思绪混乱,只能将话题转移开。执念已经根深蒂固的万圣皇家,她一个小女子随便就可以改变的。

万圣楚良想着妹妹,心中也是一阵不忍,是啊,自己也见过,还有男人。真是个垃圾。“那要我怎么办?”

花语看着他,“找机会将她和亲给齐明宇。齐天朔目前断臂,太子位都难保。拖延一阵,妹妹身体这样差,只要说对后嗣不利。也就可以偏差过去,但是要真的帮助她,还要她跟齐明宇有情,这个就要你问问齐明宇了。就算不行,未来给她找个好男人就是,但齐天朔不行。”

“好吧,谢谢你还能对我妹妹这样好。”

此时的万圣楚良一下子,好像没了闲聊的心情,“我去修炼了,转身离开。”

心情说不出的乱,漫无目的的瞎逛。最后无处可去,回到了东宫。此时已经深夜,却看见落雁郡主,孤零零的看着月亮。今日两人见面几乎都不说话,但此刻万圣楚良看见她,就像看见自己。

落雁,“怎么穿这么少,在这里。”

齐落雁听见他的话,眼泪流下来,“太子我以为你以后都不理我了。”

万圣楚良看着她的样子,“不会,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也许你嫁给我真的是个错误,因为我心中无你。要是以后我找机会放你重新嫁娶,你会愿意吗?”

齐落雁一下子傻在那里,“我爱你,哪里也不去,就算你不喜欢我。我看着你就好。”

“我好像生病了,我的心没有办法放下她以外的任何女人,你要孤独终老吗?”万圣楚良十分真诚;

齐落雁神色暗淡,“我没有办法放弃,因为我的身边,也没法给别的男人留位置。我无法容忍别的男人的触碰。”

此时的万圣楚良,好像理解那么一点点,“执念”。我和你哥哥是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想这样,我好累。

“不用在意我,我可以等,等到你爱我的一天。”齐落雁冷艳的脸上一丝决绝。

“要是我一生都不能回头那?我感觉自己被司了法术。不能控制自己的心。”

“那我就等你一辈子。”齐落雁一字一句的道;

万圣楚良自嘲一笑,“我要是爱上你,我们是不是都会幸福很多。但是天意弄人,看着光鲜亮丽,强大无比的自己,有几分钟真的掌控自己的命运。她感觉到花语并不爱自己。这样的爱真的好累。”此刻的万圣楚良看着齐落雁,真的懂了同病相怜。

花语起的很早,花语便出门,和庆王妃约好直接去看病的地方。今天来看病的人会更加的多。花语带着几个宫女向着那里走去。

走进院落,一眼看见院子里都是人,男男女女。这些都是来求助的吗?

花语马上开始忙碌,第二个病人走进来,一个女子,相貌清秀。后边跟着一个中年妇女,十分眼熟,花语仔细看看,是家主夫人。花语心中一阵难受,想想当年,将母亲赶出来的就是这个女人。

花语直接将帘子拉开,十分冷漠的道。“家主夫人真的是久违了。当年将我和母亲赶走后一向可好?”

中年女子一脸难堪,“妃语,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马上就要做太子妃了。以后我和老祖一定给你最后盾,马首是瞻。”

花语看着她,“这个就不必了,我要那么多东西也没用。也不会如你们的意,看着身边的女孩子,这个?红杏?”

夫人无子,有一个小自己几岁的女孩,自己被赶走的时候很小,对自己很好的一个小姑娘,自己走的时候她还哭。

“是啊,她是红杏。嫁给了修仙大户赵尚书的儿子。婚后几年了,没有子嗣。要是在没有啊,就要被休了。算我求你了,给看看吧。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求你。”

花语看着一脸期待的红杏,“妹妹过来吧?”

红杏炔诺的道,“妃语姐姐。”

第一百二十八章:执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