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逃脱

  早晨阳光洒满大地,照耀万物,世间一切生灵因为阳光的哺育,充满希望。万圣楚良带着一众人等向着宾江而去,原本是去祭天。却还是先带着花语先去游湖,不知为何母亲那么容易就答应。他开心的不得了,也很想去玩玩。自己这么多年,几乎没有真正的游玩过,上次去宾江也是因为花语。

看着身边坐着的穿戴漂亮的,花语心情一阵大好,却有几分怪怪的。不知为何他始终无法确定花语爱他,也不能确定她会不会逃走。却不想困她一辈子,想真心对待她。让她爱上自己。

花语新奇的看着,飞车外面的景色,开心的像一个孩子。不知为何看见他这样,自己好像更幸福。多年未有的幸福。

不知为何坐在她身边,只想抱抱她。爱不释手的感觉。却因为自己是太子,要端着点。心中却是想着,如果两人结婚,天天在一起,抱着她,捧着她那该多好啊。再生育可爱的孩子,过二哥那样幸福的日子,他多年都不敢想的生活。他厌倦了厮杀,也厌倦了宫中的是是非非。但他知道这并容易,大婚后不但要双休,也要继续面对几个女人,自己无论多强大,却是一个感情单纯的男人,最起码现在是无法接受,花语以外的女人。

身边的人幸福的不多。每一个亲人都是身不由己。父亲很不幸,多年他是看着的。妹妹,自己因为母亲的缘故,亲手干预过她的婚事,并且也知道齐国太子是个好色之徒,人品也,还有断袖的癖好。只因为大齐很强大。现在想想妹妹有今天,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两个时辰到达宾江。侍卫已经安排好了红船。两人上了红船,沿江而行,尽管是冬季,但是天气却不冷。沿江风光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站在船头,花语一阵若有所思的道“只是可惜见不到紫玉,真的好想她。”

万圣楚良一脸温柔,“真的那么想她吗?”

花语点点头,“上次见到她和少阳子一起,感觉她很辛苦。都是因为你,没有机会好好和她聚一下。”

“我?”

因为怕说穿我的身份,她一直不敢和我多说话。因为你受伤,为你治伤,就这样把我抓回来。”

“他不会把我关起来。”花语一脸委屈,斜着眼睛看着万圣楚良道;

万圣楚良生气的摇摇头,“多少女孩子求不来,你真是不知好歹。等大婚后我也尽量让你自由一点。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题,要不我一定罚你。”

花语看着他眼神挑衅,“不是还想和我打一杖吧,愿意奉陪。”

万圣楚良一脸邪恶,“我还是更喜欢,将你抱在怀中好好的罚一下,比较有效。”

花语脸一下子红了。心中一阵难过,迟疑的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能好好生活吗?人生不会为某一个人活着。或是因为某一个人而精彩。人和人都是缘分,也不要给自己太多的义务。无论是为了谁,就算是父母。爱和牵绊完全是两回事。真的爱你就不会让你辛苦。

万圣楚良脸色一阵难看,“你为什么会不在我身边,不要在说这样的话?就算依赖又有何不行?我出生都被很多人牵绊。但是哪一个,也没有你对我的牵绊更加的难受。”

花语心情发杂,说不出的难过,她此刻有些怀疑,如果不是深爱着李道真,也许她没有办法下决心选择离开。他们两人多年以来了解真的太少了。他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无情,多年前他也只是一个孩子。也会迷茫,更无法挣脱命运的摆布,他需要爱,渴望爱,却不懂得表达爱。此刻的花语在也无法去恨他了。

万圣楚良却是生气的,走到船的另一边。花语此刻不知如似好,站在那里。花语想趁着晚上偷偷下水。脑子里设计着逃生路线。看着沿江的景致,却无心欣赏。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一会却感觉身后被抱住。他高高的个子,抱这花语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抱得紧紧的。花语可以感受他的心跳和呼吸声音,一阵说不出的心乱如麻。

“小语,我好累,不想天天困着你。想好好爱我,不要走好吧。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万圣楚良好怕,好怕花语再次离开。他恐怕更放不下了。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卑微的、迫切的想要一个女人。

夜晚用餐后两人回房间休息,花语看见门前万圣楚良留下了守卫,他的心情好像很不好,晚饭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花语一直不能入睡,到了半夜开始行动,换上了自己的蝴蝶装。将窗户打开,却看见,亭儿!

“你怎么在这里,少宗主哪?”

后边赶上来的一个人,更让花语难以相信,一身黑衣,稚嫩的脸,气质与相貌严重不符。灵生!

灵生看着花语,怎么老让我帮你逃跑。道真让我问你,真的想走吗?如果想走让我帮你,如果想留下,不要强求。

花语吃惊的看着灵生问道,“那他那?怎么没来。”

亭儿一脸无奈,“他啊?多日来一直追寻你,几乎没怎么合眼。找机会救你,方才看见已经得手便走了。说不想强求你,估计是下午看见你们亲亲密密受刺激了。应该是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死活不出来了。每次都这样,也没有点新鲜的。”

“亭儿,不要胡说。”灵生呵斥道;

“不过道真却是让我问你,你要是心有所属不要强求。因为他没法给你,万圣楚良能给你的一切,包括最简单的平安。”

花语毫不犹豫的道,“你们不来我也会走,我们走吧。你们没有惊动守卫吧?”

灵生一笑,“迷晕了,连同万圣。”

逃跑变得异常顺利,几人向着华阳中门方向走去。此刻御灵宗方向,会是万圣楚良追击的重要方向。走了许久来到一处很大的院落,并不华丽,好像平时没什么人住的样子。

“这是什么地方?”花语问道;

“夫人故居,少宗主和我们约好,在这里和我们会合。”亭儿回答道;

这里是他母亲的故居啊,不知为何,听到李道真,花语却是心跳的不行。就像做错事等待惩罚一样。跟着两人一起走进去。

却根本不见李道真的影子,花语担心的问道,亭儿少宗主在哪里?

亭儿一脸无奈,“应该在地下灵脉吧?他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关在那里。花语姐姐,你走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还不如原来了。以前偶尔会发火。这次一句话也不说。”

“我能去见见他吗?”花语迫不及待的问道;

“应该不行,他每次进去至少7天,那里与世隔绝,外面的任何声响都没法传进去。只能等他想开了自己出来吧。”

几人进入大厅,坐下,丫鬟送上茶水。灵生对着花语客气的道;“你送来的徒弟我收下了,会善待他的。也谢谢你的关心。”

花语一笑,“灵生大哥不要客气,也谢谢你这次相救。不过我倒是奇怪,你怎么那样容易就放倒万圣楚良。据我所知他可是不容易对付。”

灵生也是一笑,“非我有那个能力,你的一个故人。前来帮你,在下只是捡了一个便宜罢了。本来我们三人是预备带你下水逃生,拼命一搏的。”

第一百三十章:逃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