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酒醉红船的爱恋

  李道真生气的道,“是啊,你是没有未婚夫,但是他也确实在找你。他没有来御灵宗。你想回去自投罗网,然后在做太子妃吗?你知道你离开我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有多孤单吗?”

你觉得我对那个抛弃我10年的人,心里会是什么感觉那?还会那样在意吗?还有那么深的爱吗?很像吃了一只大苍蝇。我只是心里难受,不想让你,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的落魄相。

我也想去真正面对原来的感情。你知道我看见你留下那几封书信,心里多难过?却没有一个字是留给我的。你好狠啊。我是再一次被抛弃了吗?你以为你留下的这些,就能让我好起来吗?我最缺的不是这些。除了父亲世界上没有一个,我可以信任的亲人。说着眼泪流下来。以为你是不同,你怎么可以这样。”

花语看着李道真,“怎么成了我的错?我还看见你和慕容重归于好,抱在一起。以为你很幸福吗?我是一个什么都给不了你的人,有什么权利去干扰你的感情。”

李道真苦苦一笑,“我是男人,不想每一个难堪的样子都让你看见。那天晚上我看见的果然是你。有时候眼睛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实。”

他神色迷离,“第二个赌,和你赌一半和自己赌一半,我输得很彻底,见不到你的每一天,格外的孤单,害怕。”

“将自己关起来10年最怕是光亮和伤害,你走进来,带着光亮。但也让我更加害怕。我为什么和你打赌,只因为想面对真正的自己。你让我有了希望,就是为了离开后让我更痛苦吗?你好狠的心,我真的不了解你们女人,心里都想什么?”

花语听见李道真的话,眼泪也流下来。“我没有资格谈感情,也没有资格给任何人幸福。我和万圣楚良那拉扯不开的关系,我没有自由。”

“我们的关系,我也紧紧是你的医生,是一个希望你好起来的人。慕容秦青在不好,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给你。我那,躲起来的人。”

李道真一把将花语,你真高尚。没和孔圣人生在一个时代真可惜。然后一把抓住花语的双肩,“我可不是圣人。男人要女人哪有公平的,是要抢的。花语一下子浑身发抖,身子一个劲的向后躲。最后直接被李道真按在床上。李道真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她,为什么帮我?回答我。”

花语干巴巴一笑,”少宗主,不要这样,我就是想帮你。让你好起来,没什么企图的。”

李道真看着花语道,“不要撇的这样干净,那天红叶林,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要哭?以为我是凡人就感觉不到吗?但毕竟也是结丹的。看的清楚的很。”

花语被他按住的不能动,他的脸贴的很近,感受着他的呼吸。心跳的不行,脑子几乎短路,“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我我...少宗主,你...”

李道真一身酒气直盯着花语,有点吐字不清的胡乱的道,“分开的几天,真的好气你。想着你去见万圣那家伙,我心里就火大。然后指着花语的脑门,最不喜欢这个东西,天天告诉我你和万圣那个家伙。”

“为什么招惹我,为什么要走?我的人生已经很悲惨,为什么让我更难过?”然后看着花语.

此时的花语几乎是语言大乱,不知所措,刚想说话,却被李道真的吻给堵回去。

花语根本来不及消化,他说出来的惊天话语,他喜欢自己?一下子被吻,僵直在那里,他的吻那样激情,疯狂的吻着自己的唇,花语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行,将他向外推,但此刻那样的无力,眼泪流下来。不知是心动还是紧张还是惧怕,还是喜欢。脑子完全空白。他的舌头很快攻入自己的口中,男性气息浓重,连着酒香气息让她心醉。

他把花语抱得死死的,手在她身上抚摸着。本来还想挣扎的花语现在毫无力气,瘫软在他温暖的怀抱中。真的想就这样道天荒地老,也不用在面对那种种的现实。

李道真不知是何感受,几分酒醉和疯狂。奋力将花语的衣襟撕开,露出丰满的胸部,呼吸紧张急促,扑上去狂吻。

花语感觉浑身像过电一样,紧张害羞。感觉不妙,用出最后的理智,喊道,“少宗主,不要。”

李道真此刻却是刹不住,喊道,“我娶你便是。”

一声大喊“我喜欢你。受不了才走的,你,你,满意吗?不要这样。然后大哭起来。”

此刻激情无限的李道真,一下子冷静下来。刚刚的自己酒醉,一半的欲望,一半的气闷报复,真的想要了她,省的看见她去万圣楚良那里投怀送抱。已经受过一次感情伤害的自己,恐怕在也受不了了。

听见花语的话,停下来,将花语的手赚的死死的,情绪一下子却难以平复。花语坐起很来,大哭起来。

李道真看着花语那可怜的样子,衣冠不整,再次将花语拉入怀中。酒醉加上这几天心力憔悴,喊着两个字,让花语所有的脾气郁闷化为乌有,母亲,母亲不要走。

花语哽咽着道,“我不走。此时的她好像有点懂他了,也许他和自己一样,都很孤单,很怕。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风光。”

李道真死死的不放手,花语看着他也不忍心将他丢下。两人就这样相拥着睡去,将彼此的心托付给了对方。

第二天亭儿早晨进入房间,直接傻在那里。花语听见声音一下子坐起来。连带着将那个死死抱住她的李道真,一拉也蹦起来。两人对视一眼,蓬头垢面衣冠不整。尽管衣服还在身上,但花语的领子被扯坏,看见亭儿在那里看着她,大叫一声,直接专进被子里。亭儿此时也反应过来,像见了鬼一样妈呀一声跑出去。

刚到门口,李道真喊道,“小子,回来,看的清楚吧。回去恢复宗主,少宗主做了糊涂事。”

门口的亭儿连头都没敢回,就喊了一声“你自己处理吧,我保证怎么都没看见,什么也不会说,不要杀我灭口啊。”就跑掉了。走的时候将门关好。

李道真骂道,“臭小子,我认真的,怎么叫你做点事,你还装上圣人了。”

花语起身,脸红的像苹果,将衣服也整理一下,跑了出去。

李道真的头也是两个大,昨晚自己喝的太大了,都断片了。但是有一件事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吻了人家,还做了过分的事情。但是自己却是不奇怪,多天的煎熬。此时冷静下来,却是更加焦虑心惊。

不愿意面对很多,慕容,见面没什么感觉。还有那些原来曾经的朋友,现在如此陌生的的脸。好像在自己和他们完全的两个世界。也不想见花语,让她见到了自己太多的难堪。是男人最不愿意让爱人看见的一面。

早晨起来屋子空空,平日的花语早早就会叫自己吃早餐训练。想起花语丰富营养的早餐,逼着自己吃,这个对你身体很好,多吃。平时自己烦透了这个丫头。自己的心封闭多年,不喜欢别人进来,很不愿意面对这些。心中烦闷。不愿意见人,自惭形愧,但是她却是只当自己是个正常人,训练自己绝不留情。

在房间打坐,想起花语帮助自己化解毒发的痛苦。经常晕倒在自己身边,每当这个时候自己看着她,那张平凡的脸,不时的想去抱抱她,却不敢。没有那个勇气。但是自己对她的依赖与日俱增。更胜当年对慕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爱,还是依赖?

那天晚上,慕容找到自己,该面对的总是躲不过的。两人出门想说清楚。慕容情意绵绵想勾引自己,将自己抱住。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躲在树后的蓝色身影。却让自己牵绊。

只有两封信,却没有留给自己一个字,心中气闷,气的想杀人。自己真的这样可有可无吗?昨晚自己和玉竹调情吟诗,也是想看看她会不会吃醋,她的平静让自己心寒。

自己鼓了对大的勇气跟来的,自己真的不能在失去她。此时心中却是幸福,因为自己记得她好像说喜欢自己。

第六十五章:酒醉红船的爱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