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喧闹的世界,无情的赌约

  李道真一脸无奈,“我这般境地你也是看见,何苦纠缠不清?”

慕容秦青一脸柔情,“真哥人家不是忘不了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李道真一脸不屑,“那你陪我毒发好吗?我明天就要毒发,我一个月闹两次,看看你能不能受得了?你要是真能受得了,我忘了过去我们重新在一起。就算你利用我,为我付出我也不介意。”

慕容秦青一笑,头有点大,毒发自己见过,一闹就是5天。但此刻自己怎么也要上。道,“我愿意,只要你能原谅我。”

管这个女人多坏,他还是无法完全放下。李道真很想知道,这个他10年不能忘记的女孩子,怎么陪伴她毒发,这次的毒发,他本不想让花语陪着自己。想要冲破天元境一层。看看他这份爱的含金量到底多高。此时的自己极不愿,见到花语,自己的狼狈相,几乎让她全部见过。李道真拿出百倍勇气面对,要是过不了这一关,自己面对未来会更加困难。

慕容秦青上前直接抱住李道真,真哥我们回房间好吗?我想将自己送给你,此时慕容秦青脑中显现出,父亲的话语。大陆男子敢碰你的一个都没有,但是李道真却是例外。上了魔君黑名单,他横竖都是死。你做足功夫有机会。

李道真一惊,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慢慢推开慕容秦青。不知为何,这个拥抱在不似以前那样的感觉,自己身体无形中有着几分拒绝。然后道,“这个我还不确定我想要,我也不确定你还有真情。我看看你能否真的,可以和我一起患难。

花语看见两人,突然亲密的抱在一起,一会恋恋不舍的分开。心如刀绞,眼神被泪水模糊,直接跑回房间。自嘲的一笑,自己已经成了多余的人,不在被需要。还和人家打赌,真的输得什么都不剩,紧紧只有一颗自尊心的自己,现在连自尊都没能守住。

自己该走了,那个印记是有感应的,自己不能冒险。也要将自己的奢望抛弃掉,云仙真人的伤无大碍。李道真自己可以要李长老帮自己。有了爱情的李道真也不缺少好医生,这个世界对于自己太遥远了。花语决定在呆上几天,帮助他毒发结束。毕竟解毒很危险。不喜欢自己也不是他的错。

李道真开始毒发,满地打滚。他没有在叫花语过来,慕容秦青在身边看着,带来了贴身丫鬟,让她照顾李道真。

“真哥,叫你父亲过来吧?这样多难受啊?”

李道真痛苦的道,“你度真元给我会好点,父亲重伤不行的。要不我留你做什么?”

慕容秦青看着李道真,“那哪行啊,真元流失,我会老的很快的,还是叫长老吧?”

“你可是我老婆,你叫哪个做这样的事啊?”

“你总不会以后每次都这样吧?”

李道真困难以及的道,“父亲只有两年多寿元,以后你是我最亲的人,你不管我怎么办?”

慕容秦青想想,“真哥你也不想我变老吧?”

李道真此时真是哭笑不得,“那你不用管我了。你走吧,你也不够爱我。”

慕容秦青却没理他,交代丫鬟,“你看着点,我去踏上睡一会。要不影响皮肤。”

半夜李道真滚动声音,将慕容秦青惊醒,李道真循环功法硬抗奇异花毒。但不曾想原来没有父亲和花语的帮助,真的这样难。很快要坏了嘴唇。尽管灵力球明显张大。但是痛感却也是极度明显。

慕容秦青看着他,“不肯叫你父亲,就忍着点,你这么闹我没法睡觉。”

此时的李道真真是无语,想着花语。这场赌约自己真是输的,连裤头都不剩。自己还因为她去抱不平吗?但是他还是更像看看她,到底能做到什么样。

慕容秦青,知道此刻要是离开,下一步会更难。只能坚持着。

花语担心的不行,来到李道真房间,却被亭儿挡住,“花语姐姐,慕容仙子在里边,少宗主要你先不要管他,他自有分寸。”

听见这样的话,花语心中倒了五味瓶。一阵难过,但是毒发期不结束,自己也不敢离开。她照顾的一定很好吧?自己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被需要的人。

第二天上午,李道真感觉自己扛不住了,慕容秦青坐在那里,照镜子,打扮,多少有点嫌他吵。还不敢走。

李道真求助的道,“帮帮我一会就好。”

慕容秦青看着他,“去找你父亲吧?”

“父亲中毒,根本不能过功给我。一点点,帮我听一小会就行。”

“我去找长老来,我不行的。”

李道真喊道,“云中子上次帮我受损严重剩下的几个闭关的,要么不愿意。没用的。”

“一个少宗主怎么混这样,难不成真的要我常年给你真元吗?”

“一次就好吗?一次就够了?”李道真想着,毒已经可以解了,为我就一次,也许自己还会爱她。”

“我不行的,一个大男人要老婆真元养吗?”

“亭儿,叫小语!救我!”

花语听见亭儿的求救,赶忙跑过来。拉着李道真的手赶忙压制疼痛。道“你的嘴唇?”在看看李道真,衣服身体伤痕累累,都是自己抓的。几分钟后李道真疲累不堪的睡去。

慕容秦青在那里,没有离开,涂脂抹粉。

“慕容仙子,你就看着他自残吗?”

“那还能怎样,要我真元吗?很伤身的。我又不是大夫。”

“你不是他爱人吗?”

“那有怎样,男人为女人做事天经地义,我有能力当然希望他好。但是他也就这样了,难不成要我用真元养他吗?我也会为他做很多,陪着他,给他拿吃的。”

花语听见一阵揪心,“这里很乱,我来帮她。您在不方便,您还是回去休息吧。”

“我为什么走,你想称火打劫吗?想占我地方了。低贱的人,在我面前你也会有机会,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还想跟我抢人吗?”

此时的花语满肚子的火,却不知说什么,自己有什么权利驱赶人家。

李道真尽管晕晕乎乎,却是听的真切,就是根本不能说话。

花语看着她,“你想他死吗?他死了大陆唯一一个,能娶你的男人就没了,魔君很强大,会保护你。真元吗?他是不会要的。要你的阴气,修炼炉顶。”

慕容秦青此时却是一脸傲气全无,“他怎么会死啊?每次不都能好好的吗?”

花语一笑,“原来他父亲为他玩命,现在我每次半条命给他。要是没人管他一次就会死掉,他可是凡人体质,加上筋骨尽碎。为什么就不会死。”

此时慕容秦青有点傻,也明白确实如此,本来就不愿意待在这里。有机会走不是很好,这个时候正好少阳子,万圣楚良都在这里,调侃一番,比起这里好多了。”

第六十章:喧闹的世界,无情的赌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