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痛苦的毒发

  花语无奈,这一闹自己就不能去看热闹了,日上三竿,还在睡梦中,那只小貂儿就在花语身边呼呼大睡。

剑圣飘飘悠悠的出现在花语面前,“师傅要你去一下。”

花语还在酣睡中,被剑生一语惊醒,头没梳,脸没洗一身宫装内衣,肩膀整个裸漏在外。一脸尴尬。黑眼珠一下子转了好几圈,“剑青真人,能不能下次不要这样突然出现。在怎么讲你也是个男人,这样我很难堪,说完大叫一声。啊...”

剑生尽管是魂体,也是有一魂和三魄在体内,一下子被花语闹得,也感觉有点不自在。不好意思瞬间消失。

花语简单的收拾一下,来到了云仙真人的玄冰洞府。叫喊着,“坏老头,你找我干什么?”

云仙真人的棺盖打开,“坏丫头,你喊什么?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样野蛮,能不能斯文点啊。”

花语摸摸头,用那种听着有点腻人的声音道,“我还不斯文吗?”

云仙真人诶呀一生道,“我刚活过来,你还是让我多活几天吧。真受不了。”然后看着花语,盯着看,“你这唱的哪一出。难不成霸王别姬。”

花语狠狠瞪他一眼,“怎么没看见过美女啊。”

云仙真人又看了她两眼,“你还是饶命吧,穿这样的衣服要将头发梳理的装重点,你男孩子头发穿宫装,什么模样啊。怎么看都有点像个相公。

“谢谢恭维,找我什么事?”

“你那天的话,借我儿子玩几天。”

花语听见俏皮的一笑,你真的要借给我吗?不过我要他没什么用啊,我不能娶妻的,更不能纳妾。你都说了我还是相公,借给我你会放心吗?

云仙真人一脸无奈的道,“你还是救我的花语吗?”

“当然是,被万圣楚良折磨10几天,好像要死了。在你这里就让我自由点好吗?真人,你都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叫剑生带我回来?”

云仙真人一脸严肃,你已经救我一次,难道要你死吗?万圣楚良死了你也不能活。我也活几百年,还没有可怜到必须牺牲一个弱女子,卑微活下来的程度。修仙多年不强求,也是一种境界。”

花语心中一阵暖意,难怪他会成为强者,万圣皇家和他一比,境界上真的差异很大了。

“道真的毒期将至,我现在的状况身上全是魔气,根本不能度真元给他。你的状况怎样?”

花语也变得严肃起来,我也认真的,那个奇异花为世间奇毒,方法不是没有,很危险,想根治目前很难。

真人不必担心,让他减轻痛苦我倒是有药。把他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看看他的毒和伤情到底什么程度,才能为他治疗。需要的东西你要供给。

云仙真人听见放心下来,我给你的玉牌,可以出入道真房间,也可以在宗门内领取你要的一切,云中子会帮你的。你以后就负责治疗他的伤吧。我最近真的无暇管他了。以后我会,以任何你满意的方式报答你。

花语点点头,我会尽力的。先救他在说吧,真人不怕后遗症吗?

“怕,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花语一脸翻了个白眼,“我尽力让他小的,或没有。”

出了玄冰洞,花语直接来到李道真房间,向着洞府内大喊一声,“少宗主,花语进来给您看病。”然后直接走进房间。

亭儿走出来,“花语姐姐,少宗主发脾气不见外客。”

花语却是淡定的道,“他的毒期将至,宗主受伤,特地派我来给他看病。”

突然里面一个声音传出来,“亭儿,不要让她进来,我不见客。”

亭儿无奈的看着花语道,“你也听见了。”

花语一笑,“那就算了,他会见我的,吃点苦头罢了。然后告诉亭儿,他受不了你再去找我。”

“好的姐姐。”

平静的四天,花语不断的修炼调整经脉,吐纳恢复着自己的身体,在有一点点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了。她还和云中子要了很多的药材,帮助恢复。又和李长老一起炼了丹药。

第五天一早,亭儿,大喊大叫的敲开了花语的门。“少宗主毒发,痛苦不堪,宗主让我找你,你去看看吧。”

花语一脸顽皮,“他不让我进屋怎么办啊?”

亭儿焦急的道,“姐姐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挺可怜的。中毒受伤,10年不见外人,特别是女人,他其实很怕你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赶紧看看他吧。”

花语其实很明白那家伙,曾几何时自己也不喜欢见人。更多的是自惭形愧。现在也没能改变多少。喜欢山林,极不喜欢人多。没有多说跟着亭儿来到李道真房间,没等进门就听见极其痛苦的声音,尽管不大,但是可以感受道他非常难受。

亭儿对着花语道,“少宗主就是在难受也是很少会大喊的,但是这个毒发真是难受的要命,10年了,几次他都想去死。为了宗主就这样煎熬着。”

花语走进房间,看见李道真在地上打滚,嘴唇被咬的全是血,额上全是汗水。屋内的东西凌乱不堪。看见花语却是将自己的脸挡住。却没有在赶花语走。花语上前用手去抓他的手腕,想把把脉。但是李道真却是恐惧的躲开,花语没有急着去抓他。看看这个房间,几乎看不见一点光。为什么这么黑。

亭儿摇摇头,少宗主怕光。

花语将手中的药瓶给了亭儿,“给他吃难受就给一个,我明天会再来。然后转身出去。”

花语回到房间继续修炼,没有医仙神功,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目前能做的只有,给他些减轻痛苦的药。一夜无事,早晨花语感觉身体内一丝丝的灵力流动,筋骨也愈合的差不多了,花语舒服的啊一声,久违了我的功夫,终于回来了。

刚刚怅然一喊,“啊..好舒服啊。”

姐姐在吗?熟悉的声音,亭儿。

花语连忙道,“是亭儿,是少宗主又难受吗?”

外面一个声音传进来,“是啊,姐姐,他难受的不行,你去看看吧。”

第三十九章:痛苦的毒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