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了9

  两句话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还没有发现‘碗’和‘口’得区别的云锦再一次认真的懵了一下!接着以最快速度回神,“无比感动”地说:

“小姐……”

“嗯?”

一副‘我很神圣伟大’的样子!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真的好做作吗!?”

“……发现了。”

祁澜回答。于是,云锦几乎是憋着眼泪说:

“所以,我们可以不要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了吗!?”

额?大庭广众?祁澜看向四周,方才散去的人的确是回来了至少一半了。啥?你问他们为什么回来?一,当然是不放心,回来看看。二,完全是路过时被这对话吸引过来的!

很是不好意思的扭了一下在层层衣物的包围之下像水桶一样的腰,拉着云锦就跑!呜呜……

等等!

她好像又忘了什么事了!

呵呵呵呵呵呵……她好像……忘了烧棺材啊!

想起刚刚在众人面前一本正经温柔体贴地说的什么“我找到了会顺便烧了棺材的”,感觉脸上简直火辣辣地烧啊!不过想想,既然已经拉着云锦跑了,就懒得回去了,那些下人恐怕也不敢骂她,找她事什么的!

那么,接下来要干嘛呢?

还没等祁澜开始规划,一个和云锦一样小的丫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小姐!小姐!”

“咋哩?”至于吗?不过,话说这里的丫鬟都这么小吗?十六岁就做丫鬟。

小丫鬟一跑过来还没来得及直起身立马就跪下了:“小姐!四皇子一会儿要接见宰相,宰相要你们快去正堂!”说完立马起身往祁鸾琪的屋子里跑。

“四皇子!?皇子!?哈哈,会不会很帅啊,钱是不是很多啊,为人是不是很正直啊?”当然,祁澜最关心的是--此人会不会娶她啊?

“小姐,四皇子……好像不是很帅,应该是中等吧,人家是皇子当然有钱啦~,不过为人我不知道,毕竟接触的少。”云锦答道。来传消息的丫头走了,这里没有别人,小姐应该是在问自己吧?可怜的云锦当然不知道,她如今的冒牌小姐染上了一种叫做‘自言自语’的病……

“是啊,我这么国色天香,这么弱柳扶风,这么聘婷秀雅,这么如琬似花,这么秀外慧中……”四皇子肯定会求着娶我啦!

……云锦真的很想问小姐,四皇子帅不帅,钱多不多,正不正直,和小姐国色天香,弱柳扶风,聘婷秀雅,如琬似花,秀外慧中有什么关系,小姐说‘是啊’又是几个意思!?顺便再问一下,小姐说的那些词真的是形容她自己的吗!?看着小姐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云锦深深感觉自己自己的审美被侮辱了!立马开口打断某女的幻想:

“小姐,我们还是快走吧……”

“嗯!”光想是不行滴,咱们还是要亲身实践一下!

……

不久,祁澜和云锦就到了正堂。祁鸿渲,祁鸣雨,祁宸,祁鸾琪已经在正堂了。

穿越了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