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了13

  “是这样的。我的儍疾恶化了,有些人有些事记不得了。所以,我并不知道你口中说的染夫人是谁。真是不好意思。”

说完这句话,祁澜忽然有种想骂人的冲动,允许她按照自己的逻辑翻译一下以上对话:

“顾小姐知不知道我很彪?”

“知道啊!不过你彪的不是特别严重啊!”

“是这样,我最近越来越彪了,彪滴不识人了,真不好意思!”

合着她里外里在家骂自己那!妈蛋!

“是这样啊……那也好,我们一起去见见染夫人,听听她讲讲以前的事,兴许就记起来了呢?”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如果你只是想把我拐去呢?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跟你走。”

说完就在心里骂,特么你要再邀一句老娘当街跟你撕逼你信不信!

还好顾念婷没有坚持,又嘘寒问暖了一阵之后就走了。祁澜火速回府,好不容易收拾的情报,不能忘了,她要拿笔记下来。然而,再把之前那个剑拿下来以后祁澜竟然发现……纸并不在剑里了!心中一哽,谁把纸拿走了!?

如果纸被祁涵看到了,前三个名字还可以随便找个理由解释,只是最后的落款“第一天”要怎么说?必然会引起怀疑的!

如果祁澜此刻能看到萧浅月房里的情形的话,她就会发现,她想多了。因为萧浅月根本就没想过要把纸条给祁涵看。纸条是云锦回来时不小心碰掉了剑发现的,发现以后,就疯了一般的跑来交给萧浅月了。

屋内三人连连徘徊,想着该怎么办。萧浅月更是忧心,刚才和祁鸿渲的那出戏是白做了,祁澜根本就没有相信她。祁鸿渲最是疑惑,祁澜失忆以前,他对她处处谦让关怀,比对自己心上人还好。失忆后更是温润,照顾有加。连祁涵都没有起疑心。祁澜是怎么发现的?

忽然,云锦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跪下,匆匆开口:“小姐从棺材醒来后做了两件非常奇怪的事!”

“什么事?”萧浅月慌忙问道。

“第一件事,她把我关进棺材,应该不是想憋死我就是想烧死我。可是后来,她又去救了我!”

“第二件事,她救了我以后,还要与我结拜!说什么,有她一碗饭,就有我一口饭!”

“把云锦关进棺材,说明已经开始怀疑云锦了。救她,则可能是由于别的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而结拜,明显是想拉拢云锦!”祁鸿渲兀自推断道。

“是有道理。那云锦……”是不能留了!萧浅月的眼睛霭上一层阴霾和杀气。

云锦当然知道萧浅月是什么意思。慌忙的磕着头,还一边说道:“不……不是的!她想把我关进棺材,是因为我要喊人!不是……不是怀疑我!她怀疑我,又怎么会和我结拜!不……别……呜呜……”

萧浅月抿了抿唇,也不忍心杀死跟了她这么久的云锦。祁鸿渲却继续说道:“不能留她啊,母亲。她说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就算是真的,留着她也是一个危险!祁澜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说不定哪天就从云锦嘴里套出话了呢!?”

萧浅月沉思了一会,说道:“云锦,我不杀你。”

云锦止住了泪,抬头,充满希翼的目光看向萧浅月。祁鸿渲欲言又止。

“来人,把云锦拖去醉莺楼吧。”在萧浅月的眼里,这样的处罚无疑比死好多了。

醉莺楼?不就是源烟湾的一家妓院吗?这比杀了她更让她难受!云锦绝望的低下了头,泪水缓缓滴落。一滴一滴,沿着云锦被拖走的方向,浸了一地。

穿越了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