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了8

  急忙把云锦从棺材里‘请’出来,祁澜微微舒了一口气。毕竟人命关天,还是不要草菅人命的好啦……

想到这,祁澜忽然想起祁鸿渲提到云锦时萧浅月和祁鸿渲的对话:“云锦不是和你一起去的源烟湾吗?云锦呢?”以及祁鸿渲的回答:“母亲,云锦只是个侍婢,不必关心她的生死,澜儿能活着回来便是好事!不必这么着急。”(参考第四章),祁澜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呢?因为祁鸿渲的那句“不必关心那丫头的生死。”这里有点奇怪,明明是祁鸿渲问的“云锦那丫头呢?”,可也是祁鸿渲说的“不必关心那丫头的生死。”这不是前后矛盾吗?仔细回想一下萧浅月和祁鸿渲的对话、动作、神态、表情,似乎刚开始萧浅月和祁鸿渲都是真的很着急,而后面的“不必关心那丫头的生死。”更像是装出来的,故意这么说的,之后,虽然祁鸿渲努力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可还是有一种担忧、做戏的成分在里面。相比之下,那句“不必关心那丫头的生死。”更像是在提醒萧浅月不要失态,不要……暴露!

那么,说不定,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祁澜的死,也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呢?

祁澜的心像是被凉水浸了一下,对祁鸿渲的狂热瞬间熄灭。等等,她在怀疑什么?怀疑哥哥和母亲还有一个丫头联合起来欺骗她吗?怎么可能呢?目的又何在呢?想不明白了。那就不去想了!忽然念起了以前的家人。虽然她没有什么闺密,没有男朋友,但毕竟有爸妈。虽然妈生气了会打她,骂的也都很难听,但毕竟是亲人,一天三顿饭都是爸妈给的,衣服房子也是爸妈买的,花的都是爸妈的钱,她受了伤关心她的也是爸妈。现在,祁澜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穿越过来了这件事,也开始正视自己离开了爸妈这件事,她发现,她还是很想家的。

希望爸妈不要着急,不要担心,好好过下去。

希望爸妈能一切安好吧。

抿了抿唇,祁澜拉起云锦的手,对云锦试探道:“云锦,你待我是真心吗?”

云锦犹豫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祁澜看到了她的犹豫和沉默,心更凉了,果然。但,戏还是要做的。最好,能把云锦拉拢过来,事情才好办。

“那我们以后就是姐妹了,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说完以后又深思了一下,不对呀!小姐的福肯定比丫鬟多,丫鬟的难肯定比小姐多,就算是做戏,她这样说,会不会很亏呀?

立马改口:“内个……刚刚出了点意外,我们重来!”

刚刚被小姐一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感动的差点泪流满面的云锦很认真的懵了一下!话说小姐刚刚有认真在说吗?对得起她这个认真的听众吗!?

某女的声音继续飘来~“云锦,你待我是真心吗?”

云锦擦了一把脑门上凭空多出的巨大汗珠,说:“是!”

某女很是认真的拉起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就是姐妹了!以后,有我一碗饭,就有你一口饭!”

……

穿越了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