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了6

  ……

啥!?

心事多!?他不就吐槽了一下少爷的恶劣行径吗!这年头,侍卫都不好干了!好吧,他是暗卫……等等,少爷怎么知道他在心里吐槽的?

抬起头,泪汪汪的瞅着少爷……呜呜……

某少爷悠哉游哉的蹲下,纤细的手指伸出,轻拈起一枚棋子,缓缓放入盒中,抬头,冲某暗卫妖娆一笑,竟是胜过了女子的含羞娇媚。薄唇轻启,天上乐般撩人心神的声音缓缓溢出:

“不想走?”

“……”

他走!他马上就走!而且他打赌,他要敢不走,一定会被留下来虿盆!

不知为啥,欺压了一顿暗卫,某少爷的心情骤然间就好了!嘴角嗜着笑,缓缓起身,回房。

……

——————

原来,女人的名字叫萧浅月,年轻时嫁给了尚书省长官即宰相祁涵,祁涵原膝下儿女无数,不过,因惹事、争家产、狂妄死了一批,去别的地方拜师走了一批,一来二去,也就剩下五位:祁鸿渲,祁鸣雨,祁宸,祁澜(杨澜),祁鸾琪。别的儿女不说,祁鸿渲与五人中最为年长,知书达理,温文尔雅,懂事孝顺。排第二的祁鸣雨听话乖巧,长相也颇为乖巧。祁宸排第三,有些嚣张能惹事,不过因为勉强还算孝顺,并不是很令人讨厌。祁澜就不说了,本是挺好一黄花大闺女,得了儍疾,儍疾以后又加重患失忆。要不是因为父亲祁涵地位高,照顾周全,出门都能死在大街上。最小的祁鸾琪,性子有点任性,不过本质不坏。

当然,以上都是萧浅月叙述的,真实情况还需祁澜自个儿去看。

萧浅月还顺道带祁澜把大院逛了个遍,虽然风景还凑合,但和个啰啰嗦嗦的老……咳,中年妇女一起逛实在没意思。唉,怎么不让那个祁鸿渲和她们一起去嘛!

回到之前的院子里,黑纱已经被摘掉了。红色锦纱覆着整个房间,使屋内明澈透亮,艳红。衬得祁鸿渲一身黑袍格外显眼。祁澜看着屋里的摆设,额,房间怎么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是错觉吗?

祁澜记忆力不敢说最好,但还是有两下子的,何况那件东西和她发生了些不为人知的猥琐之事……

“棺材!!”

祁澜脱口而出,瞳孔瞬间瞪大,表情欲哭无泪,咳咳……话说搬棺材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棺材重了些吗……

然而事实上,谁都没有注意到棺材重不重的问题。更何况搬棺材的是一群人,一会儿这边重一些一会儿那边轻一些都是常有的事,谁会知道多了个人?

萧浅月愣了一下问:“怎么,澜儿舍不得那棺材?”

祁鸿渲则是连理都没理,因为他根本没听到。

“对呀!那棺材十分漂亮,四周镶嵌着金刚石,还有珍珠流苏,灵巧异常,女儿十分喜欢!”

汗,哪有人会喜欢棺材啊,又不是急着给自己准备后事!

“喜欢,娘就按那比例给你造个梳妆盒好了!”

萧浅月倒是毫不吝啬。

“可是……额,娘,我把最心爱的玉镯落在里面了,你就帮我找回棺材吧——”

呜呜,谁要你的首饰盒!首饰盒能救人命吗!?

“玉镯?澜儿可能是记错了,娘记得你下棺时,并没有带玉镯啊。定是你放在了别处,忘了吧?不行的话让渲儿帮你找找吧……”

艹!

穿越了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