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遥条不见了

  苏歌一向自视甚高,但是在这个人面前却不得不低下头.一时间包厢内的氛围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主上。”程总管站在男人身旁面色恭敬。

“怎么回事?”男人看着台上的小女人,沉迷的同时又不由得怒火中烧。这个该死的女人打扮得这么好看到底是想勾引谁?

“回主上,刚才后台苏歌昏倒了,卜小姐暂时顶上去。”程总管毕恭毕敬地站在男人身后。

“恩,事情查清楚。”男人端起桌子上的鸡尾酒,赫然是卜歆今天调的酒。

“回主上,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之前放进来的老鼠已经开始动作了。需不需要......”

“不用了,香港是该换换血了。还有保护好她。”男人口中的鸡尾酒在口腔中慢慢晕开,奇妙的滋味让男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那些个老鼠就由着他们闹吧,最近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告诉我。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发生了。”

男人的话里带着满满的醋意,程主管的脸憋得难受。自家主上实在是个醋库,难说话得很。

卜歆在灯光再一次暗下来的时候离开了前台,此时还有太多人沉浸在卜歆悠宛的歌声里。

“遥条?”卜歆走到后台,后台划转室的灯还是亮的,只是突然沉静得厉害。卜歆心里隐隐有些慌,又连忙大声地呼喊,“遥条,遥条......”

程总管似乎是听见了卜歆的呼喊声,走过来。卜歆见到程总管脸上显然带着些许慌乱,心里的恐惧更是慌乱了。

“遥条去哪里了?”卜歆看着眼前的程总管,她还是不信的。

程总管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递给卜歆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卜歆突然平静下来了,恢复了原来痞痞的样子,只是原来慵懒的气势顿时归于平静。

卜歆此时像是一潭死水,看着黑色蝴蝶结,上面是明显的“M”。没有人注意到卜歆的瞳孔缩了缩。

卜歆没有再次理会程总管,她在恨自己,同时也在恨程总管。卜歆沉默着站在原地,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像是失了魂。

在夜色的顶层,男人看着窗外香港的灯红酒绿。罕见地,他手里是一杯红酒,颜色鲜亮,像极了血管里流动的血。

“主上。信号发出去了。”程总管跪在男人的脚下,脸上全是悲戚。没有人知道在程总管背后的那个乜斜满心满意全是那个众人眼里惊世骇俗的女孩子。

“什么时候夜色的范围松懈到可以然人随意带走一个大活人了?”男人闭上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己是大意了,忘记了面对敌人永远不能放松警惕,有时候自己眼里不值一提的蝼蚁也会爬到自己的头上。

“属下该死,属下愿意以死谢罪。”乜斜的声音罕见地有了颤抖。

“看清了吗?”男人古井无波的目光落在乜斜的身上,乜斜低着头,一动不动。听见男人的话猛地抬起了头,眼里满是震惊。

“属下,属下......”乜斜语无伦次起来,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一直埋在心底的秘密会被别人知道,他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回想记忆里属于少女的一切,她的笑,她的美好。只是自己绝对不会逾越,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自己永远都不配。

“今儿她喜欢你,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而且,你以为你的心思瞒得过我吗?”男人将酒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乜斜的脸色全变了,自己以后恐怕是连怀念的资格都没有了。

“属下愿意一死,但是希望主上可以容许属下在找到小姐之后再死。”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男人的话从来没有转圜的余地。

“属下知道,但是属下恳请主上容我,容我.......”乜斜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自己有什么资格呢?是自己的疏忽才让向来尊贵的她陷于危险,自己死不足惜,还有什么理由存活于世?只是,“恳请主上让我先找到小姐再引咎自裁。”

乜斜知道自己微不足道,但是他还是想为她做些什么,因为,“我爱她。”

男人看向乜斜的眼里明显有了笑意,“你以为如果我反对你们在一起,我会由着她胡闹到十三组里去吗?”

男人从新端起茶几上的红酒,轻啜了一口。

“我会把今儿找回来。你负责动用之前安排下的棋子,把毒蛇的牙先拔了。”男人的心情显然很好,以为遥条失踪了就以为着自己可以有机会和卜歆有近距离的接触了,这是一个值得开心的好消息。可怜的遥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自家哥哥买了一个彻底。毕竟按照夜色的防御程度这么都不可能让一个大活人被抓走啊。

“是,主上。”

夯瑶
实在对不起,夯瑶之前断更了,从今天开始夯瑶会努力更新,带给读者更好的故事。这一次的案件不只是少女失踪案,还牵扯到中世纪欧洲的一个血腥故事,从现在开始,卜歆彻底切换到边调情边破案模式。

第三十二章 遥条不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