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湾仔遇事(一)

  就算在战争中,香港还是欣欣向荣富有活力。就像末日来临前,所有人都在疯狂享受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安宁。当然,战争年代中,那些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生命还称不上是人,只是蝼蚁罢了。不被看中的蝼蚁。在当权者面前生命不值得一提,那些鲜红的生命带着令人歆羡的清澈双眼来到人间,又可被轻易抹去。

你还年轻吗?不要紧,过几年就老了。青春在这里是不稀罕的。

卜歆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想到这里就笑了。同样是在香港,只是不知道在这,会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倾城之恋。似是自嘲地摇了摇头,继续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感觉到敌意,卜歆本能的回过神来,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一个人撞了上来。

卜歆身形一闪,借力将来人推了出去。那人也顾不得纠缠,当即爬起来跑了。

卜歆看着慌忙离去的背影觉得很是熟悉,歪着头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自己来到香港不久,除了码头上救了个人之外没有什么大动作,实在没有被盯上的理由。虽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可直觉让卜歆不敢放松。

街头漫无目的地行走,登上一班班电车,又一次次下来。看到许多人,也被许多人看见。天色渐渐暗下来,街心悬挂着的汽油灯的强的青光正照在街边的地摊上。

不知不觉就到了湾仔。

不是香港的中心区,地段难免偏了些,充满了下等场所。不知今日是什么日子,此时的湾仔人特别多,密密层层的人,密密层层的灯。一个摊位接着一个摊位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

小贩们一个个都扯了嗓子,或叫卖,或与人讨价还价不断打着手势,不停地挣扎。

头上是黑黢黢的天,天尽头是紫魆魆的海于远处交汇出一条弯曲的直线,而身边是耀眼的商品,一卷卷的葱绿色绸布,大把大把的绢布假花。一堆一堆的金丝绒线,琥珀色的热带特产榴莲糕,玻璃纸袋装的“巴岛虾片”,洋绿铁罐的西湖龙井,拖着大红穗的各种木质玉质佛珠,鹅黄绣花香袋,乌银小十字架,宝塔顶的草帽……

满目的热闹,却无法侵入心中分毫,热闹是他们的。在众多人眼里的小东西被赋予了生命的意义。

卜歆在一档古玩摊子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在角落的摊子,不大,也不起眼,尽是些小玩意儿。唯一大一点的物件是一只青花双耳瓶,不上台面。真正让卜歆停下来的是古玩摊子上不起眼的小挂坠,坠子上隐约刻着什么字,小巧的坠子一边有一个小孔,系着一根红绳。

卜歆摸了摸兜里为数不多的钱。

那古玩摊子的主人一身汗衫短裤,叉开两腿站在那,尖嘴猴腮,上挑眼角,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卜歆随意问了几件物什,最后才问吊坠的价钱。

夯瑶
不知道明国时期的香港是说那样子的,所以借鉴了张女士的《沉香屑》。不敢乱写,怕穿越了。

第十三章 湾仔遇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