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身体最诚实的反应

  卜歆心下了然,只见苏歌一袭白裙,黑色长发柔顺地披下来,额前及眉的鬅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似是会说话,纤细的鼻子,圆肥的小嘴,给人一种安静且甜美的感觉。但是和遥条的亲切又不同,苏歌更像个瓷娃娃,让人想去精心呵护。只见苏歌不知和王雅云说些了什么,苏歌就离开甲板回了船舱。王雅云对自己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那丫鬟就径直走了过来。

“遥条,没看见所有人都忙着整理东西准备人少些走吗?你在这磨磨蹭蹭干什么呢?程总管可是最讨厌有人偷懒了!”那丫鬟留着齐耳的头发,眼睛又细又长,眼梢上挑,双眼皮深深的折痕向上,像是要扫入鬓角。嘴很是小巧,只是嘴唇极薄,说话的时候一张一合,给人一种目眩的不适感。

“呦,梅月,你忙这么还有工夫管我那。程总管的话你倒是记得牢,那你知不知道程总管也讨厌有人多管闲事。”遥条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梅月,满眼不屑,看了不说话的卜歆,撇了撇嘴,张口悠悠的说。

卜歆在一旁没说话,只瞥了梅月一眼就继续望着不远处停着的汽车,嘴角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卜歆自知不是好人,而自己恰好无聊得需要一场闹剧解乏。

遥条一句话将梅月堵得死死的,梅月脸涨得通红,恰好看见苏歌回来了忙投去求救的目光。苏歌瞧见了,只是笑笑,装作没有看懂,自顾自走到王雅云的旁边继续说笑。

卜歆瞥了不远处状似谈笑的王苏二人一眼,又看着梅月,嘴角依旧噙着刚才的那抹意味不明笑,“不要被人当枪使还一心向着使枪的人才好。”

卜歆语气慵懒得不像话,当真像个局外人。梅月盯着卜歆看了好一会,除了满满的事不关己的笑意外看不出什么自以为的猫腻,只好咬咬牙转过身,不料卜歆慵懒声音又响起,“聪明人应当知道,有时候给自己留条退路才好。”

梅月身子一顿,最后还是朝王雅云走去。

“小歆,你什么意思啊?”遥条在一旁一头雾水,凑在卜歆耳边小声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对付使绊子的人最好的办法是一一挑拨离间。”卜歆笑答,目光又不知觉留在不远处的车上,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码头仓库里走出一个穿着宝蓝色的西装的男人,身边围了一圈人,男人脸上挂着笑却不达眼底。卜歆觉得明亮的宝蓝色在他身上显得格外轻佻,或者说骚包。也让她移不开目光。

那抹蓝越来越靠近汽车时,卜歆干脆转身,回到船舱,她记得船底下有一个出货的出口。头脑计算出最近的路线,没有一丝犹豫,穿过忙着收拾东西的人们。

他不是真的,卜歆反复告诫自己,他不是真的,可是身体为自己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

他不是真的,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靠近……

第八章 身体最诚实的反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