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羊入虎口的既视感

  乜斜心中一时间念头千回百转,不过最后还是开了口:“朴小姐既然是个爽快人,那程某也直说。朴小姐被程某救起后所用医药费,食宿费,料理费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本不应该向朴小姐开口,可是近几年生意虽红火,内里其实早就入不敷出。正好我这缺人手,朴小姐又暂时没有什么好的打算,所以我希望朴小姐可以留下为我做事,替我工作两年就算偿还所有费用,我也不会亏待朴小姐,薪金就按规矩来。你意下如何?”

“朴歆没有意见,程先生既然开口了,又正好解决我的燃眉之急,对现在的我来说是再好不过了。只是不知程先生做什么生意?我又可以为程先生做些什么?”

“我的生意主要是夜总会。不过你大可不用担心,我的场子里没有人敢捣乱,不用担心麻烦找上门。朴小姐只要安心在后台打打杂就好了。”程先生笑得一脸无害,“既然朴小姐愿意留下来,我也不客气,叫你小歆了。遥条你照顾好小歆。”

卜歆看着火速离去的乜斜总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坠子才感觉安心些。现在自己被搜捕,虽然不知对方是谁,可能找到隐居在结界多年的爷爷其势力岂容小觑。夜总会虽乱,但乱有乱的好处,不是吗?

“遥条,我们要去哪?”卜歆看着窗外茫茫的一片海,神色淡然。

“香港,我们从上海走水路到香港。”遥条看着卜歆感觉心都要碎了,怎么会有这么有韵味的可人儿,仿佛身后拖着明明灭灭的故事。遥条知道眼前这个少女会绽放自己的绝代芳华,因为她是主上看上的人,“小歆,先吃点吧,我特地熬的小米粥。你很久没吃东西了,喝点小米粥,养胃。”

卜歆接过那碗散发出药气的小米粥,会心地笑了,她算是被包养了吗?不过对方不但没有恶意,还有意泄露自己,是想叫自己安心吗?还是在试探自己的斤两?不过不论如何,自己不介意玩下去。

…………………………………………………………………………………………………

“主上。”乜斜对着穿汉服的男人行了礼,低头等男人吩咐。

男人在书案上作画,夹江纸上显然是熟睡的卜歆。纤细的手执起一支长锋紫毫,在书案上细细勾勒,神情专注,眼神有淡淡笑意。原来画中的人儿流着口水。一旁的乜斜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你觉得怎么样?”男人不知何时画好了,静静端详着画,问一旁的乜斜,眼里盈满了笑意。

乜斜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自家的主上什么时候有过这番柔情似水的表情?真是活见鬼。不过作为主上身边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得力助手,乜斜表示自己还是很淡定地回答了:“不简单。”

男人的笑意更浓,对着画又端详了半晌,“收起来。”

第六章 羊入虎口的既视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