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不是一般的厨娘

  船在浅水湾码头靠岸,近一个星期的海上航行让卜歆了解了这艘船上的人。遥条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少女,除了有时候会看着卜歆突然魔化,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天真可爱善良活泼的纯真少女。不过卜歆隐隐觉得遥条不像是一个厨房帮佣。毕竟时不时遥条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家出来的孩子,而且从整艘船上的人对遥条的态度来看,卜歆隐隐也有些猜测。

“那当然咯,你这么可以把我当成普通厨房帮佣!我明明是夜色的主厨!只要你想吃,没有我做不出来的。”遥条一脸傲娇地看着卜歆,卜歆被遥条的姿态逗笑了。遥条接着说,“其实我家不需要我出来工作,只是我在家呆闷了想出来看看。”

卜歆知道有些事不适合问太多,就适时不再问下去。码头上人来人往,个人管个人,人人挤在一起,肢体相接,但实际上每个人之间都被冷漠隔开了,各自各。

卜歆望着人海楞楞出神,大多数的人都大包小包,像是在逃难,不过的确是在逃难。内陆,尤其是东北三省,战乱不断,流匪更是数不胜数。但凡有些家底的人都想方设法想到香港。其实在香港也是一样的,也有不少没有办法在物价飞涨的香港待下去的人家选择回到内陆,在战争年代没有那个地方,那个人可以真正幸免。

卜歆心中不免感慨,看着挤来挤去的人们,突然想起春运,原来不论在什么年代,拥挤是不可避免的。想着想着一下笑出声来,遥条看着卜歆第一次笑这么开心,忍不住问:“小歆,你笑什么啊?”

卜歆看着不知所云的遥条,摇了摇头,“没什么。”

“小歆,那个看到了吗?”遥条靠过来,指着一个靠在甲板围栏上的女人,“那个叫王雅云,是夜色的台柱之一。你可记得尽量离她远点,她最见不得比她漂亮的人了。”

卜歆顺着遥条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女人一身水红色的掐腰连身裙,一条黑色缎带将水蛇腰堪堪揽住在腰后打了一个蝴蝶结。大波浪卷的头发及胸,黑色墨镜此刻被拎在左手,右手杵在围栏上,时不时对过往的男人抛个媚眼。那画了极浓的眼线,掩盖了原本清澈的眼,紫黑色的唇彩据说是这一季巴黎新拟的桑子红,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充满诱惑缺少了什么。

卜歆刚要收回视线王雅云就看了过来,许是见卜歆衣着太过“寒酸”,便不以为意地投了个讽刺的目光过来。卜歆并不以为意,移开了视线,也没有看到前者不满的脸色。

耳边叽叽喳喳的遥条不断给卜歆介绍甲板上的人,卜歆都一一记下,虽然遥条看起来挺不靠谱的,但是卜歆没由来地相信她。

“你看,王雅云旁边穿白色的,是苏歌。也是夜色的台柱,不过相比王雅云的霸道,苏歌更会做人。但是能做夜色的台柱她自己本身没点手腕怎么行,别看她平时清纯的不得了,心里的计算不比王雅云少,只是会掩藏而已。”

第七章 不是一般的厨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