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赌

  风急速刮过,把卜歆藏蓝色的裙子吹得猎猎作响,卜歆感觉像是在飞,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令人歆羡的发丝在空中飞舞。悬崖上有鲜红的木棉花落下来,与卜歆藏蓝色的裙子相映成画,美得让人失去呼吸。

卜歆合上了眼,她在赌,和天赌活下去的机会。没有了刘叔的那些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自己。悬崖下的山谷有一口深潭,深潭连着一条连通外界的河,河边长满了藤蔓和参天大树。与其被抓被禁锢一辈子,不如赌一把。

身体极速下落,快要到底的时候连连撞在枝蔓上速度有所减缓,卜歆皱着眉,伸出手试图抓住藤蔓让速度更慢一些。最后砰地一声落入水中,溅起巨大的水花,在最后失去意识前,卜歆知道自己赌赢了。

…………………………………………………………………………

“喂,醒醒,醒醒。”卜歆感觉到有人拍她的脸,迷迷糊糊间想睁眼,却又感觉整个人不断沉下去,竭尽全力想求救,到最后只是嘴唇动了动,又陷入黑暗之中。

“爷,怎么办?”说话的小厮蹲在卜歆的旁边,抬头看坐在一边悠哉悠哉喝着下午茶的男人。

男人看了卜歆一眼,放下手中的骨瓷茶具,缓缓道:“挂在脖子上的东西。”

“是。”小厮伸手把东西从卜歆脖子上解下来。只见那挂坠通体透明呈椭圆状,里头有一点红色像是活的一般在里头缓慢移动。下头有一个隶书的卜字。

“爷,这玩意下头有字,好像是‘人’,又不像。”小厮边说边把坠子递过去。

男人结果坠子,端详了半晌,随手揣进兜里。“救活。”不等说完转身就往船舱走。

“诶,多有得罪。”只见小厮扛起卜歆绕过船舱正门向另一边走。

男人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左手摩挲着挂坠,不知在想什么。

“爷需要属下查一下她的来路吗?”不知何时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全身黑色劲服的女子,立在男人的左侧低着头问。

“卜家的信物认主了,你去查一下怎么回事。”

“是。”女子说完竟凭空消失在房间。

“你究竟是谁?”男人喃喃。

……………………………………………………………………

“汉民,怎么样,人呢?”坐在办公桌前的人翻开文件,慢慢皱起眉头,”带去的人全死了?小六呢?”

“回总理,小六中毒伤得不轻,不知何时才会醒,其余的人全部牺牲。”胡汉民低着头不再做声。办公室里空气和胶着,空气里弥漫着沉闷的气氛,胡汉民冷汗流下来,却不敢伸手去擦。

“我要你找的人去哪了?”那人合上文件,波澜不惊的双眼像是带了一丝笑意,可莫名地令人寒毛竖起。

“回总理,逃了。”胡汉民紧张地汗流浃背,他知道眼前的男人看似和气实则心狠手辣,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又是良久的沉默后,那人又开口了,“河口的物资怎么样了?”

“回总理,都准备好了,只是都还在香港,不日将启程运往河口。”

“卜家的人再派人去找,你现在全心投入到物资筹备的事中,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是,汉民自当竭尽全力。”

第三章 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