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主上,要节制

  “主上,还需要我再查吗?”黑衣女子立在男人的左侧,面无表情,低着头问。

“不用了,你让灰堆时刻注意胡汉民的行踪。必要时做些手脚。”男人此刻一身白色汉服,白色的布料上绣了白色的花纹,男人随意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到花纹仿佛在流动,看着看着就让人不觉失了神,“姑苏,她怎么样了?”

姑苏大骇,她家的主子一向冷漠,什么时候会关心人了?很快察觉到自己的逾越,迅速调整了面部表情,“由求在照看她,目前还没醒。”

“恩,你尽早回去,不要让汪兆铭起疑。”男人慵懒地拿起茶几上的紫砂壶倒了一杯茶,澄澈碧绿的茶水冲击轻透的杯壁,顿时整个书房茶香溢满。在姑苏震惊的表情下茶杯摆脱了地心引力向姑苏飘去。“你受伤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在姑苏心底激起涟漪,像是春日水塘里的鱼喋起的水纹,一圈一圈荡漾开。姑苏双手接过茶杯,单膝跪地,将茶杯举过头顶埋下头,“多谢主上。”声音有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一如她的心。

“喝了,不然会被汪兆铭察觉。”男人漫不经心地把玩起通体透明呈椭圆的挂坠。挂坠里的一丝红色像是有所感应般游动起来。

姑苏听了男人的话,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茶杯又飘起来。男人又轻飘飘地说“你下去吧。”

姑苏应下,转身的时候余光瞥见茶杯在空中粉碎,心中一痛,怎么忘了主上有洁癖,怎么就生起了不该有的期待?却只在一念间消失在原地,不留痕迹。

男人又把玩了一会儿挂坠,随即握在手心暗暗失神。末了又勾起嘴角,身随心动,来到卜歆的房间。只见由求正在床前为卜歆把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摁在细细的手腕上,看得男人眉头紧皱。由求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主上连忙起身行礼。

“主上。”由求来到男人跟前,十分恭敬。

“怎么样了?”男人看也不看由求,径直走到床边。

“回主上,已无大碍,只是身子虚,需要调养,短时间内不宜剧烈运动。”由求回答道。

“恩。”男人随口应着,视线都没移,一直盯着卜歆,似乎想要把什么看清楚。卜歆此时陷入深眠,恬静的睡颜让人心都软了下来。

一旁的由求听了主上的话,心里有只手直挠,不知道主上听明白了没有,难得主上开窍对一个女的感兴趣,别到时候那什么太激烈把人弄残了。一切为了主上,由求又开口了,“主上,有时候还是要忍忍。”

“什么?”男人奇怪地看着由求。由求被男人看得毛骨悚然,只有硬着头皮说,“主上,不要嫌属下多嘴,这姑娘还小,房事什么的还是要节制。”

此时男人再不解风情也听懂了由求的话,脸色顿时漆黑一片。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字,“滚。”

由求眼见主上发怒了,也不敢多留,赶紧借这句话滚了。

男人看着由求真的在地上滚的身影,额角青筋暴起。

第四章 主上,要节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