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重生1

  天微亮,躺在床上的女人还在熟睡中。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清。她只无助的在黑暗中游走,像是被迷住般,她怎么也找不到出路。除了自己呼救声。周围还回荡着阵阵敲木鱼的声音,那声音并不那么规律,时有时无,时强时弱,像是什么鸟兽发出的。

良久后,忽然啪的一声,她面前出现一道黄符,哧的一声,化成一团火。随着火光熄灭,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出现,拉着她的手,急促的说道:“快跟我走,柳子恒快追上来了!”

未跑多远,伴着一声狐狸嗤牙怒嚎有什么东西从他们头顶跃过,跳到他们面前挡住去路。

年轻男子大叫一声:“不好!”抽出剑护在前面,拉着女子想绕开走,电光火石间,一阵耀眼的白光后。挡在前面的狐狸化成人形,身形高大,一双“狐狸眼”在黑暗中发着光。

他一挥手,一道法力打在男轻男子身上,疼的男轻男子撕心裂肺,吐了一口鲜血后化作一道火光消失。

还未等女子反应过来,那个叫柳子恒的“人”,朝她一伸手,五指屈伸,女子就被一股里力吸了过去。那人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起。她踢腾着双脚,越是挣扎越是越无法呼吸,意识渐渐模糊,忽然那人一阵嘻嘻嘻狂笑,将她提近,凑到女子耳畔说:“想跑,没门!”

女人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不定。她坐了起来,下意识伸手摸脖子,脖子已经不疼了。女人蹙着眉头,扯着被子的一角护在胸前,剧烈的咳嗽着:“咳咳咳…咳咳咳…我是已经死了吗?”

女人这一举动,惊醒了睡在一旁的男子。那男子坐了起来,睡眼朦胧,他揉了揉眼睛,一手轻拍着女人的后背,一手挽袖擦了擦女子额上的汗,又理了理她垂下的一缕碎发,将其放到耳后,又凑近女子耳旁轻柔问道:“说什么胡话呢?做噩梦了吗?”

女人顿时头皮发麻,她一把推开男子,质问道:“你谁啊你?”她四处张望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男子怔了一下,见女子面色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目光怔怔失神,毫无聚焦。男子神色紧张起来,急促问道:“你怎么了?”他叹了口气继续说:“我是你夫君,你说我娘子。这里是你家啊!”他一把将女子拉到怀里,摸了摸额头后说:“看你气色不好,是生病了?你先休息会儿,我去帮你找郎中!”他翻身下床,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女子脑袋嗡嗡作响,疼得厉害,她明明记得她和师父在晚上子时加固法阵的封印,最后失败直接被封印里逃出的妖怪杀死。不知道现在师父怎么样,是死是活,要是没死会不会给她收尸。

她躺了下来,呆呆的望着那绣着梅花的素白帐子顶。想了想做的那个噩梦,一句“宋书宝,居然是你,好久不见!”在脑海不停回荡,那个妖怪认识她?眼下最蛋疼的是,平白多了一个相公!

此时一个端着热水盆的婢女推门进来,拧了拧毛巾,走到床前就给宋书宝敷上,担忧的说道:“少夫人,你怎么了,少爷叫翡翠进来伺候着,说你一早醒来面色不太好,还说胡话!连少爷都不认识了。”

宋书宝的思维很混乱,问了句:“我叫什么?”

翡翠愣了一下,一脸惊惶道:“少夫人你果然不记得了,你叫宋书宝,平阳人士。”

宋书宝弹坐起来,吩咐婢女把镜子拿了过来。

镜子里还是原来的容貌,但明显已不是自己原来那副身躯。那晚在树林额头上的擦伤和崴脚伤都没有了,虽然容貌相似,眉宇间却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自小跟随师父四处漂泊,加上常以男装示人,一直也把自己当糙汉子养,皮肤有点糙是健康的小麦色。而这具身体是皮肤白皙光滑。

翡翠惊恐说:“少夫人莫不是被什么邪祟入侵?”说着还合掌虔诚的祷告,又说:“要不等少爷回来看看是不是请请道法高强的高人回来做做法事。”

宋书宝心里盘算着不管师父怎么样,是生是死,也要试着找人。就打断翡翠讲话,急促问道:“这里离龙袍镇多远?”

翡翠想了想,摇头说:“不知道,翡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宋书宝眼睛一黑,又问:“那现在是什么时候?比如具体到年号什么的。”

翡翠说:“建武一年,惠孝帝登基。”

宋书宝如晴天霹雳,心里暗道:什么建武一年?惠孝帝登基不是四十年前的事吗?建武三十年先帝就驾崩,而他儿子惠武帝已经执政十年。难道我回到了四十年前。四十年前师父也才二十岁。茫茫人海去那里找啊!

会游泳的土豆圈
本文朝代是架空。

第二章 重生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