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畏惧

  脚下两侧出现了一片血红的彼岸花海,看到陌生的环境里生长着此花我想这里应该就是冥界了吧。果然如上官朔所说的,只因我喜欢彼岸花,他就把此花移植到了冥界,然而这里的花开得要比阳间的更加鲜红,也许它更适合生长在此吧。抬眼望向前方,前方一条河上坐落着一座拱桥,桥中央写着奈河二字,想必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奈何桥了吧?

白色的长袍上绣着一朵朵红色的彼岸花,银色的长发随风轻轻的摆动着,好看的凤眼空洞的眺望着我,那是怎样的落寞?为什么看到这样的上官朔我的心会如此的痛?

一步步走向坐在桥中央的上官朔,脚尖碰着脚尖静静凝望着他,眉宇中间尽然出现红色的类似火焰一样的印记,嘴唇也异常的鲜红。此时的上官朔无比的邪魅。让人看了便会心生畏惧。

他怎么了?为什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在我为突然变化的上官朔惊讶之余他的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袍的人,黑袍的帽子把此人遮挡的严实,无法看到来人的面貌,黑衣人弯腰在上官朔耳旁轻语了些什么,上官朔嘴角扬起了一丝邪笑便起身往前走去。

我紧紧的跟在上官朔的身后越是往前走哀嚎声越是清晰,但是这样恐怖之声却也经过无法阻止我的脚步,人的心理往往都是对于未知的事越是好奇的就越想一探究竟,此刻的我就是这样的心理。

眼前出现了一座被火烧红的山,黑色的天空加之红色的山峰,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诡异。在上官朔接近山峰时,山中间突现一个山洞。

上官朔慢条斯理的往里走,走进洞内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洞内出现了好多正在受刑的鬼,有的肚子被撕开内脏在外面挂着,那鬼痛苦的边低嚎边慌乱的把露在外面的内脏往肚子里装,有的被丢进了满是蚂蟥的池子里,鬼魂刚丢进去满池的蚂蟥便一拥而上,顿时就把那鬼魂吸的就剩下骨头,而只是骨头的鬼却还能发出痛苦的叫声。

整个山洞悲声载道,看着满目疮痍的鬼魂,身体由于害怕剧烈的颤抖起来,虽然知道根本碰不到上官朔但是还是想离他近点,也能减轻点害怕的心理,至少他没有那些残缺的鬼魂恐怖。

“冥王大人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只见穿着一身碧色长裙的女子,跪在地上手拽着上官朔的衣角,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惧怕之色的看着上官朔。

上官朔嘴角上扬,却看不出有有一丝的高兴,眸子里的冷漠让人看了就心生畏惧。上官朔一把扯过碧衣女子的头发,冷笑的说道

“仙姑这话说的甚是不在理,你是女蜗大神的贴身侍女,你岂会不知?仙姑莫要和吾开玩笑,吾怕一失手弄得你个魂飞魄散就不好了”话毕上官朔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冥王为了找女蜗大神之女,用尽了各种手段,可以说是凶残至极,今儿自己只是奉了女蜗大神之命下届查探冥王的举动,想不到让他给抓住,她乃女蜗大神的侍女岂能因为怕死就倒出月儿公主的消息,今天被抓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便他便是

“冥王大人说笑了,我只是侍女,女蜗大神不会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随便告于我等,我真不知道月儿公主之事”

第十九章 畏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