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你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上官朔邪魅的一笑

“娘子,你可莫要想着逃走哦。我们可是有血契的,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的”

纳尼?要不要這么悲催啊,那我还逃个毛线啊?不过血契是个什么鬼?

“那~~个,血契是什么?”我虽然有个榆木脑袋,但是我不耻下问啊。再说了這个血契的东西肯定不是活着的人的东西,更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就听他说不管我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我来说這个血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想破脑袋也不能知道啊,既然不知道就问问这鬼祖宗好了。

“还记得成婚那晚你血滴到了一张羊皮纸上吗?那就是血契”

虽然我喝多了,但是在看到那三个死丫头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一大半,后面的事我当然记得,这该死的鬼祖宗用得着在说一遍么?直接就告诉我血契是什么就好了嘛,废话這么多呢,我只能用一个超级大的白眼表示我此刻心中的不满,不过还是要弄清楚这血契的作用,只能轻轻的点头,表示我记得。

上官朔嘴角上扬這才满意的继续说道

“血契是活人和鬼魂之间的媒介,也就是你们活人所说的冥婚。血契可以把我们捆绑在一起,你疼我会比你更疼,一方灭另一方皆灭,只要和你对视我便可以知晓你心中所想,也就是所谓的读心术,总体来说就是我们已经几乎为一体”

哦!原来这就是血契啊。

等等~我心中所想上官朔也可以感应到?那么我骂他老牛吃嫩草他不也知道了?

“噗~想不到娘子内心挺活跃的嘛,从醒了就一直在心里吐槽。还有我可不是老牛吃嫩草,我死的时候只有27岁。人一旦在哪一个年龄段陨落则永远定格在那个年纪,所以我们最多是哥妹恋。以现在這个社会男的比女的大8在正常不过了吧,但是在过10年老牛吃嫩草的就是你咯”

好啊,我看着你你就能读心了是吧?那我不看你总可以吧,不过看着上官朔满脸的得意之色,我恨不得挠花他的脸。

天哪!你太惨绝人寰了吧,上官朔可是个鬼啊,你怎么能把我和他捆绑在一起啊。

(老天的独白“我这是躺着也中枪啊,明明是你自己喝多了和冥王签的血嫁,你还讲不讲理了”老天对紫樱月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

此刻的我要是知道老天的独白,我肯定要和他理论个三天三夜。但是我现在应该考虑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吧?突然觉得以后一片迷茫啊。

这该死的上官朔唯恐天下不乱啊,居然还能笑得如此淫荡。啊嘞~怎么用淫荡这个词呢?

可能是这腹黑的家伙长的太妖孽了吧,一个大男人长的這么好看干什么?还好死不死的看上這么普通的我,而且还是属于阴魂不散那伙的,鬼祖宗啊,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看着此刻低着脑袋如此纠结的小娘子,不知道她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他已经等了五千年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挚爱,他怎么能在松开她。不管现在她多害怕自己,他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感动他的小娘子的,想到這些上官朔眼里宠溺之色更浓了,一把把纠结中的可人儿拉到怀里,紧紧的拥抱着。上官朔宠溺的用脸轻轻的蹭着紫樱月的头顶。

第二十一章你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