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勤得收入

  接下来隔三差五安雪就会带着小谨到山里捕猎物。顺势教他一些野外生存的基本常识,和一些常见草药的用法。

从上次捕过以后,安雪和小谨又去山里多挖了几个深一点大一点的陷阱,然后隔一天会去看一下有没有猎物掉下去。

就这样,伙食改善了,看着娘和小谨慢慢变圆的下巴,安雪也放心了不少,当然,自己这副小身骨也长了不少。

等有钱了,还可以去买把古筝,小谨这个年纪刚好适合启蒙学习,不过也还是要看看他喜欢什么乐器才好。

看来这第一步在慢慢的成形中,这些猎物隔三差五的娘会叫小谨些给李婶,听说她喜欢吃兔肉的,这多的我们也吃不下。

安雪心里又一个计划在成形,明天就上集市,让娘亲跟自己一起把这吃不下的猎物卖掉,可以换些钱,买些盐,佐料回来。

再多些的话,一些温顺的小动物可以让娘亲在家圈养起来,这样繁衍起来,就越来越多了。

初到集市,看着热闹的集市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真是应有尽有。

要不是今天有事要做,安雪真想好好的逛一下,好歹也没逛过古代的集市呀。

可是想想还是安捺住好奇的心情,今天正事要紧,今天和娘亲是想把家里吃不完的猎物卖掉。

这样有了银两,娘亲就不用再给人熬夜刺绣了,那样对眼睛实在是伤害太大了。

我们来的还算早,在街口找了一个角落,把东西放了下来,苏氏有点不习惯,缅点的往更里面的角落挪了挪。

安雪站在自己的摊边,想着刚一路走过来,吃的东西到是不少,可是也有好多自己是吃过这里却是没有的。

看来想赚点银子,还是很有机会的,悄悄的在心里盘算起来。

“小孩,你这兔子怎么卖?”正在想问题的安雪被一声粗犷的声音打断。

一抬头看到一个膘肥体胖的大叔站在自己面前,真像以前小时候看的电视剧里的那个谁,一时也有占想不起来。

这古代该怎么称呼他呢,像电视剧里一样叫爷应该错不了吧。

“爷,您真是好眼光,我家这兔子膘肥肉嫩,而且肥而不腻,炖,爆,煲,煸,红烧都好吃的,保您吃了还想吃。”

我咧个去,安雪还是第一次这么能吹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古代吃的都是无添加无污染的,又是野生的,不好吃才怪。

自己也吃了,还是在没什么调料的情况下,口感也很不错呀。面前的膘汉听到这个瘦弱的小孩叫自己爷时,已经笑的看不见眼缝了。

这称呼可是有钱人独享的,虽说自己有点家当,但是离有钱人嘛,还是有点距离的。

瞬间怎么看眼前的小孩怎么顺眼,怎么看那兔子,就觉得真和那小孩说的一样,那就是美味佳肴。

安雪看着眼前满脸肥膘的胖子一脸陶醉的样子,不知道想起什么开心的事,就琢磨着总不会是听到自己叫的那声爷吧,看这脸色有点像,如果真这么有效,那自己再来试试。

“爷,您觉得怎么样”。再看着胖子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恩,是不错,这几只,爷我全要了,还有你那几只野鸡,也一并给我了,今天爷我心情好,这二两银子拿去,东西全归我了。”胖子眯了眯眼,一脸得意的说。

“好的,爷,谢谢爷。娘……娘,都卖出去了,你快收拾一下给这位爷”。

回边头,安雪推着旁边彻底呆掉的苏氏,许是没见过自安雪这一面,有点惊呆了。

被安雪推了几下,回过神来的苏氏赶忙将兔子和野鸡系好放到胖子的手里,嘴里不停的谢那位胖客人。

今天收获的应该很多,看着苏氏捧着那二两银子,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安雪就有点不懂了,二两嘛,很多吗?至于激动成这样子。

“娘,就二两银子而已,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当时我实在是不知道二两银子在这不知名的古代是个什么概念。

“雪儿,今天可算是遇上贵人了,这二两银子够咱们家三个月的饭钱了,紧细着用,还有的多”。

听着苏氏的话,安雪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苏氏看着雪儿的表情,好笑的摸摸她的头。其实安雪刚才是很吃惊的,所以吃惊还特意做出很吃惊的表情。

但其实也是不想让苏氏觉得自己不像个小孩,这才装出的那种表情,果然还是装小一点好。

收回吃惊,看来自己想的马上就可以实现了,真是要多谢刚才那位胖大叔了。

往回走的路上安雪将自己的想法跟苏氏说了一下,苏氏就也觉得很不错。

于是我们又回去市集买了点菜种子,然后又去买了点佐料和腌肉用的各种香料,带上一串糖葫芦满手收获的回家了。

今天还是很开心的,一切都很顺利。忙碌的生活也这样开始了。

时间过的真快,安雪来这里已经大半年了,这些日子安雪一直按着自己想的前进着,也算小有收获。

家里生活改善了不少,院子外面在隔壁铁子叔的帮助下,开了几块地种上一些蔬菜,现在已经吃了几个月了。

那剩下的种子安雪让娘送给李婶让她也种几块地,把腌肉的方法也教一教李婶,可以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还可以存点钱让铁蛋以后可以上私塾。

这样以后也不用再吃野菜了,没营养不说,对孩子也好,只偶乐吃吃到还行。

这大半年里安雪和小谨都长高不少,娘亲也是慢慢丰腴起来。

尤其是小谨每天坚持着安雪教他的跆拳道和近身搏斗术,再一天加一点新的技巧和招式。

小谨真的很聪明,好学又上进一点就通,还会举一反三,现在是越发有点小正太的感觉了。

如果照这样练下去,不出时日也会跟我差不多级别了。

这天安雪忽然就想着他也不少了,过完年也就七岁了,不能老在家里自己教他,关键是古代的一些东西自己也知道的不全,这样小谨学的会有很大偏差,会影响他将来的发展。

前些天也开始在地上画上古琴,教他一些基本的手法,托、劈、抹、挑、勾、剔、打和摘八,也有给他仔细的讲解过每种手法的用处,发音,和特点。

想到这,安雪就走到房间里找娘,这上私塾的事要好好商量一下才是。

“娘,你怎么又在绣花,不是跟你说过,少碰,对眼睛不好吗?”一进屋就看到娘在那用线绣着什么,想起她的眼睛,安雪没好气的说道。

“没事,好些天都没动针线,偶尔一下没什么,我这给你们做套新衣服,快过年了。”看着苏氏一针一线的缝来缝去,安雪不禁想到那首关于慈母的诗。

娘这段时间虽说长好了不少,没有以前那么憔悴了,但是眼角总透着几分落寞,如果爹爹回来是不是就更好了呢。

“那你不要忘了给自己也做一套,我们都穿新衣服过年。”

“娘,过完年,弟弟也不小了,是不是应该去私塾读书去”?苏氏听了女儿的话一愣,显然是没想到,雪儿会想到这个事,看着女儿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事我也正在琢磨,是该去学堂了,别家的孩子有的早就去了,等开了春我们去学堂看看”。

“好”。安雪笑着回了一声。小谨是该去学堂里多学学现在当下的知识了。

“娘,我还想跟您商量件事。”

“雪儿,跟娘有什么就直说,啊……咱们母女可没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很多事娘也是拿不定主意,还是要靠你。”

苏氏这话说的到是心里话,她一个妇道人家,来来也只会在家相夫教子,太多的她也实在不是很懂。

安雪跟娘说了一下买古筝的事,娘亲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说是只要雪儿喜欢和小谨喜欢,她都没有问题的,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娘亲真是好。

苏氏的手真是巧,衣服做起来漂亮极了,款式也是现下小女孩小男孩最流行的,那绣工也是极其精致的。

只知道前些天她去村里林大婶家买了些棉花,又去集市上添了几种绣花的线。

原来都是要用在这里的。衣服的领口,袖口,衣襟的边边上全是一圈白色的兔毛,贵气十足,却又不失小孩气,就是自己和小谨的款式不同。

安雪的衣服上苏氏绣的朵朵梅花,花心用金线点缀成花蕊,白梅绽放在浅紫的衣服上,真是典雅不失俏皮,优雅又端庄。

最重要的是梅花正是自己喜欢且很欣赏的花。安雪看的都有点傻眼了,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一件绣品,娘亲绣的太好了,朵朵都仿佛是真的一样。

同款的颜色,小谨的下身摆绣的朵朵白云,仙鹤展翅,翱翔长空,仙鹤绣的活灵活现的,吉祥轻盈又有灵气,稳重中彰显淡淡的书生气息。

娘的手就是巧。安雪都看到小谨眼睛里刻意压下的激动了。看来娘是凭着自己和小谨平时的喜好做的。

也难怪前些日子看娘亲在院子里弄那些兔毛,洗啊,煮啊,再整理着晒好,前前后后弄了好几次,当时问娘,娘也是笑笑说过阵子我就知道了。

原来是要用在这里给我们做衣服用的,娘亲真是辛苦了,这几天自己还责怪娘亲又用针线呢。

“娘,这衣服真好看,谢谢娘。”说着正准备和小谨去试穿下,却想着想着就觉得少了点什么。

看了看娘,娘亲的手上是空的,床上也是空的。安雪走到衣柜打开看了一下,也没有。转过头来问娘亲。

“娘,我和弟弟都有了,您的呢?”看着小谨和我手上的新衣服,安雪真是狠不得找个镜子好好照一照,这古代啊,有面清楚的镜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不知道这里有造镜子的原料没,不然商机可大了。收回心思看着苏氏从被子下拿出自己的衣服,怎么跟我和小谨的不一样。仔细一看,应该是用我和小谨做完衣服后剩余的料子,再用以前的旧衣服改了一下,也没用兔毛,安雪摸了摸,棉花也没自己和弟弟的厚。

娘这是……唉,这样自己哪还心思穿新衣服。家里现在好过了点,也不要再像以前那么拮据了。

“娘,你这衣服,是严重的偷工减料,你得按我们一样颜色再合着现下最流行的款式做,我们不是存了些钱吗?新衣服还是得有新衣服的样子嘛”

安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娘对自己太节俭了,从前是少吃少穿,什么都顾着自己和弟弟,现在生活好了点,做件衣服对自己也这么节俭。

“这……那些钱还是留着,以后你们用的着,娘现在有衣服穿,没事的。”苏氏为难的开口。

她平这几年拮据惯了,什么总是以孩子为先,现在有点钱了也舍不得花,全攒起来说是要留着以后用。

“不行,娘,你就按我说的办,钱咱们还可以再赚,你就听我的,难道你不相信雪儿。我想我们一家人都穿新衣服过年才好,娘,你就依我一次吧。雪儿会想更多的办法赚钱的,你要相信雪儿。”

安雪很坚和弟弟小谨都脱下新衣服不肯再穿上,苏氏拗不过我,最后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小插曲就这样结束了。我也放心了不少,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很多,看来等过完年,得好好计划一下了。

苏氏一脸慈祥的看着一对儿女,心满意足的笑着,可是明明笑着笑着,忽然又垂下眼角显得落漠起来。应该是又想起不知在何方的爹爹了。那个爹爹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五年都不曾回来,是遇到不测了,还是真的让我遇到一个陈世美,如果是后者,自己不会放过他的,不然娘这些年的辛苦不就白挨了吗?

第七章 勤得收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