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新的娘亲

  痛,好痛,怎么会这么痛,身子像被车碾压了一样,挣扎的想起来,可是实在是太痛了,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头好重,好晕,大脑里都是些从来没见过的画面,我在看电影吗?不对,我明明坐飞机回上海参加慧慧的婚礼的,那这些画面又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停一停,我实在是太晕了。

脑海里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是谁,他们好小,好瘦弱,怎么过的那么辛酸呀,怎么会有人这样的活着呢,可是却又那么坚强。要是让我遇到他们,我一定会帮助他们的,梦那么真实,不要,不要再出现了,我的头好痛,我要醒来,我要回家,我在喊,可是没有人回答我,我是在做梦吗?可是这个梦为什么那么真实,我不要做,我要醒来,可是不管我怎么挣扎,怎么呐喊,就是不能醒过来,伴着浑身的疼痛,我又陷入了黑暗……

“姐姐,你醒醒,你不要离开我和娘,你醒醒,醒醒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小谨,我是小谨啊,姐姐……”

看着床上一脸痛苦的姐姐,安谨哭的撕心裂肺,这是和他相依为命的姐姐,从小有好吃的都让给他,娘不在家的时候都是姐姐在照顾自己。姐姐会教给他很多娘亲不曾教过的东西,姐姐明明很聪明,什么东西一看就会,可是总是会鼓励我。姐姐很努力,很坚强,从来不给娘亲添麻烦,可是现在,姐姐却毫无生机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一脸的痛苦,现在又安静的躺在这里。姐姐一向不怕痛,娘亲也说姐姐很坚强,可是姐姐现在浑身是伤的躺在这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我那么小,为什么我不快点长大,这样就可以保护姐姐和娘亲。

明明知道姐姐很痛,明明知道姐姐没救了,可是我和娘亲还是不想放弃,就好像姐姐从来都不放弃,不让我哭,说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流泪是懦夫的表现,可是我现在就想哭,大声的哭,希望姐姐能听到我的哭声,醒过来告诉我,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大夫都说了,姐姐救不活了,叫娘亲准备后事,可是我和娘亲不信,娘亲用家里仅剩的一点吃的换了几个铜板,说是去给姐姐抓药,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娘亲你快点回来吧,此时的安谨就像是娘亲去抓的药,就是姐姐救命的药一样。

怎么办,该怎么办……

“姐姐,你醒醒,你不要丢下我们”。

“姐姐,你不是最喜欢听到小谨给你背诗吗,我现在就背”。“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安谨一遍一遍的背着娘亲教的三字经,可是姐姐依然没有一点反应。哭着念着,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就没有了……

是谁,那么吵,还要不要人睡觉了,跟哭丧一样,真是的,要哭也不应该是对着这里呀。安谨雪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吵的她根本睡不着呀,可是睡的又实在不舒服。

痛,怎么我身上那么痛,安谨雪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就是醒不过来。

脑海里一个又一个的画面,那么清晰,直到好像看到一个小女孩坠下山崖。好难受,心脏好像被什么挤压一样,快要透不过气了。猛的,安谨雪睁开了眼,入目的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屋顶。这里是哪里,哦,对了,我坐的班机出事了,难道……

安谨雪转动着眼珠,试着适应这昏暗的房间,可是一动就会好痛,浑身都痛。她不会是从飞机上掉下来,被什么人给救了吧!不大可能啊,绝不可能。

要不要这么狗血啊,现在还有人从高空掉下来没有降落伞,还生还的,不能吧……可是现在躺着的我明明已经醒来,却又怎么解释呢。

这身体是不是我的啊,好痛啊,轻轻一动就痛,没办法,安谨雪吃力的转动自己的头。终于能清楚的看到这间房,她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简陋的不能简陋了,家徒四壁呀,说简陋,还觉得客气了点。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连个像凳子样的凳子都没有,更别说桌椅了,离自己很近的旁边放着一个碗,碗很旧但看起来还算干净,离床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破旧的柜子,这款式是不是也太老了点,具体的也看不大清楚,不过就这衣柜,找个专家来看看,说不定还是个古董。

屋里此时一个人也没有,都去哪里了呢?转动眼珠环视一周,除了这些安谨雪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家具了,房间不大,却也是太空了,唉,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地方吗?等自己好了,一定好好回报他们。感谢他们救了我。

口好渴,谁能给我点水……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因为喉咙太干,一时发不出声音。干涩的难受。

努力的动着手指,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安谨雪记得刚刚有看到自己旁边的碗里还有点水的。真是太好了,有水喝了努力着,再努力着,快了,快了,再近一点就到了……

“姐姐,你醒了,你真的醒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就在安谨雪快要够着碗的时候,听到一个脆脆嫩嫩的声音。而好不容易抬动的手,碗没够着,就被一个小手抱住,这是一个很小很瘦的手,瞬间疼痛传遍全身,真的没有力气再抬起手了。

可是安谨雪转瞬一想,自己是有个弟弟的,可是这声音,这环境,也不对啊,莫不是回到小时候了,不可能呀,再小,我家也没这么潦倒过呀!满心满眼的疑问还没有想明白,眼前就出现了一张瘦黑瘦黑的小脸,满脸的担心,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这一刻,安谨雪肯定了,这不是她弟弟,可是就在自己否定他的时候,安谨雪的心里却有一种莫明的亲切感,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微微的痛。看着小男孩身上奇怪的服饰,想着这大概是个很落后的村子吧。接着脑海里翻江倒海,一个又一个画面,跟自己梦中的一模一样。安谨雪听不到小弟弟在叫什么,在说什么,因这她已经被脑海里的画面震的说不出话来。

难道,那不是梦,而是……

安谨雪很不想承认,妈妈在家等我,我们有四年没见了。慧慧在等我,小轩也在等我,可是现在,那些忽然就变的遥不可及。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那我妈妈怎么办,她失去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对,她还有弟弟,对,弟弟会照顾好她的。轩轩,你一定要照顾好妈妈。

慧慧,真是对不起了,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

从来没有这么低落过,就是小时候再低落,也跟现在绝望般的低落是不一样的。

自己是不是走进的深渊,再也出不来了……

眼前看到的,还有脑海里的画面告诉安谨雪,她遇到了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太不可能了……安谨雪努力的想要找到一些现代的气息,可是失败了,这里没有,什么也没的,除了破旧的一两个家具,就什么也没有了,

安谨雪消化着脑海里过往的画面,渐渐冷静下来,看来再不想承认,也摆脱不了眼前的现实,她穿了,实实在在的穿越了,想着脑海里的记忆,他应该是安谨,原主的弟弟,再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我看我是魂穿了。

记忆里原主名叫安雪,跟自己相差一个字,弟弟叫安谨,这还真是很巧,跟我弟弟也是相差一个字,难道几百年前是本家?娘亲叫苏雅莲,小家碧玉,温良贤淑,却也是美人一个,娘亲是当地一位有名的教书先生的独生女。早年丧母,因为从小失去母爱,所以原主的外公对其是百般疼爱,虽也不避讳什么重男轻女,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却也将其所学传了娘亲一些,希望娘亲能做个有涵养可以好好相夫教子的女子。

那位赶考失踪的爹爹叫安徒南,我还安徒生呢。记忆中,娘亲说过,爹爹家早年恰逢干旱,逃难至此,家人都在灾难中相继过世了,只有他被原主的外公救了回来,那时娘亲也不大,便和外公一起细心照料,救活后,安徒南成了原主外公的得意门生,跟娘亲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长大后,老人问过两人的意见,做主男婚女嫁。再说两人本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亲后可谓是夫妻恩爱,亢丽情深。这个爹爹人到是上进又聪明,一家人合合美美的过日子,一年后生下原主安雪。

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安谨雪,她是真的穿到这里来了,再看看眼前这个家的现状,真是家徒四壁,以后的路真的还很长……既然来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也地心里暗暗决定下来,反正自己有原主的所有记忆,而且在现代自己本就很独立,适应能力也快。

其实安谨雪在原主记忆中知道,原来这个家并不是这么穷,是因为给赶考的爹爹筹银两才变成这样,原主爹爹走时,原主娘亲是把所有银两都给了他,还骗相公说家里还有银两的。真是跟现代的电视剧里的情节有的一拼了,虽然自己没怎么看过,但是经常听到慧慧在自己耳根旁唠叨。

印象中原主对爹爹很模糊,在原主的记忆中,安谨雪知道了,原主的爹爹和娘亲感情很好,夫唱妇随。可是原主的爹爹在老丈人临终前,一再保证,一定会让娘亲过上好日子,不辜负恩师及老丈的的辛苦教诲。五年前,娘亲把家里所有的积蓄给了爹爹,让他上京赶考,那时候弟弟才一岁,可是五年了,试应该早就考完了,到现在都音讯全无。不会那么刚好的碰到一个陈世美爹爹吧?如果真是这样,她不会放着不管的。

脑海里的记忆飞快的过着……

安谨雪快速的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喊自己姐姐的小人,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瘦,此时这么近的距离,都能看到他脸上一层短短的黄色的小毛,这是多久没吃饱过才会出现这样,一看就知道是严重营养不良。

想原主的娘亲,一个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家碧玉,带着两个孩子真心不容易,想到原主记忆里的娘亲,安谨雪一阵心酸,原来如花似月的脸,被这几年的坚辛弄的憔悴不堪。如果原主的爹爹能回来找到他们还好,如果从此杳无音讯的话,那这三母子今后的日子恐怕是更加坚难了,想到这,安谨雪想起了妈妈,不知道她听到我飞机失事,是怎样的心情……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娘亲给你抓药去了,很快就会回来的,你是不是饿了,先喝点水吧”。小安谨本来就瘦弱,说着吃力的抱起姐姐的头,将碗送到安谨雪的嘴边。

思绪被这位原主的弟弟给唤了回来,看来原主坠下山崖后,已经死了。真是个坚强又可怜的小女孩儿。如果现在对他们说我不是他姐姐,也不是苏氏的女儿,是不是对他们太残忍,或许他们也不会相信,会以为我摔坏了脑子。想过之后,决定就做安雪好了,既然上天给了我再一次为生的机会,我一定好好活着,也带着他们好好活着,活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看着眼前明显因为营养不良,个子矮小的安谨,她怎么也说不出口,安谨雪知道他已经六岁了,可是这哪里像一个六岁的孩子,轩轩三岁不到就有这么高了,想着我对他点了点头。看着他将碗端到自己眼前。我看到了安谨眼里的惊喜,希望和坚定。更加觉得不说是对的,反正自己也继承了原主所有的记忆,所以以后她就是安雪,而且还要好好做安雪。

以前听老人家说过穷人家的小孩早当家,看来老人说话真是真理,看着眼前小谨的眼神也就知道了。

“小谨,姐姐没事,你不要太担心”。看着安谨满眼的担心,安谨雪忍不住开口。

“姐姐,你真的没事了?可是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大夫都说你没救了,叫娘亲准备后事呢”。说的已经满眼的泪水,可是小家伙没有让眼泪掉下来。而且还给了我一个笑脸,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声音,开心的说

“姐姐,你没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娘亲回来一定会很开心的。”看着小安谨一双希翼的眼睛就好像小轩收到我送他礼物时一样,让安谨雪的心暖暖的。看着他小嘴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嘴巴一直在动着,可是到底说了些什么,安谨雪根本没有听进去,只知道肯定是一番关心唠叨的话。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这么能说的。

“姐姐真的没事,你就不要再唠叨了,怎么跟个小老头一样,这还不曾长大,你就这样,看以后哪个女孩敢嫁给你,真是太唠叨了”。实在听不下来,安谨雪只好笑着打趣到。听到姐姐的话,小谨脸上一红。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这是太高兴了,那你先躺着,我去看看娘亲回来没”。说着,安谨跑出去了,可是安谨雪还是看到他眼里快要掉下来的泪水。今天心真是被狠狠的冲击了好几回,好一个倔强的小安谨,肯定是偷偷去擦眼泪去了,怕自己说他,又太开心。也好,让他好好整理一个这几天强烈反差的心情。对他也是有好处,真是个早熟的孩子。

安谨走到门外,想着这几天的点点滴滴,抹去眼角的泪水,姐姐说过,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动不动就流泪,以后绝不轻易流眼泪。姐姐这次能平安醒来,真是谢天谢地,自己一定认真学习娘亲教我的,还有姐姐教的,更要快快长大,这样自己就能保护好姐姐和娘亲了,以后就没有人欺负我们,自己一定要变的强大,自己是这个家唯一的男子,不能什么事都让姐姐一个人去承担,姐姐已了很辛苦了,自己一定要让娘亲和姐姐幸福。

安谨坚定的眼神,看着门前的小路,娘亲出去给姐姐抓药了,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药铺的伙计会不会欺负娘亲,嫌钱少。小安谨懊恼的想着,却帮不了忙。家里没有什么吃的了,姐姐伤的那么重,肯定要吃点好的,自己是这个家唯一的男子汉,一定要想点办法给姐姐弄点东西吃才行。看着在屋檐上栖息的小鸟,小安谨心里暗暗有了个想法。一定行的。

听着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安谨雪就知道一定是原主的娘亲回来了,既然已经想好了,那么安雪,以后你的家人就是我安谨雪的家人了,你放心,我会好好代替你照顾他们的,你就安心的去吧。以后,若有可能,还会找到你那个失踪的爹爹的。如果他没变心还好,如果他做了对不起你娘亲的事,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你放心,你的心意我都明白。

来不及多想,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粗布麻衣的女人哭着跑了进来,一脸的紧张,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此时眼泪又布满眼眶,一抱激动的搂住安谨雪,听着娘亲的心跳,感觉到她浑身发拌的身子,有什么东西忽然冲击着安谨雪的大脑。忍着全身的疼痛,任由她抱着,说不出一句话,必竟这身体不是自己的。说不感动是假的,安谨雪有多少年没有感觉到这种久违的温暖了,从小太独立,都很久没有牵过妈妈的手了,从来就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在妈妈怀里撒娇过,想起异世里妈妈,安谨雪禁不住难过起来。如果还能再见到妈妈,她一定紧紧抱一次她。

“雪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娘亲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娘亲怎么办?以后再也不要做那么危险的事了,你一定要答应娘,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苏氏一进来就很激动,此时就更激动了。真是失而复得,本以为从此就要失去这个可怜的女儿了。

“你真是个傻孩子,娘亲知道你就是想送娘亲最喜欢的花做生辰礼物,可是你知道吗,只要你和谨儿好好的活着就好,娘亲什么也不要……”。

“娘亲只要你们好好的活着……”。苏氏柔柔弱弱的,伴随着抽泣的声音在安谨雪的头顶响起,抱着安谨雪就一直说到现到,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了。

苏氏自从相公离开身边后,就一直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的过日子,之前因为孤儿寡母的带着个孩子总是被人欺负,而苏氏虽说生了孩子,更是增添不少成熟女人的魅力,经常有一些混混来调戏欺辱她,因为这样,苏氏带着孩子搬离了以前的宅子,到这人烟少一点的地方,跟邻里也打过招呼,如果以后有人来找,就帮忙转告一下现在住的这个地址,这里人很纯朴,再加上苏氏本就很贤良,邻里也很帮着她。看着苏氏伤心欲绝的哭着,安谨雪愧疚起来,要是苏氏知道身体里的灵魂已经不再是她的雪儿,是不是会哭晕过去。真的不忍心伤害他们,也不能伤害他们,他们已经经不起任何伤害了。

“娘亲,你不要太担心,我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有点不太习惯别人的怀抱,安谨雪抬起头,不着痕迹的挣出苏氏的怀抱。勉强的给了她一个笑脸。因为身上实在是太痛了,痛的她都浑身冒汗。可是看着苏氏的脸,安谨雪就想起异世的妈妈,实在不忍心她再这么哭下去,苏氏这几年,带着孩子吃了不少苦,身体也被拖垮了,本就很虚弱。这个家真的再经不起一点小小的波折了。

苏氏满脸泪痕,看着安谨雪强颜欢笑的脸和额头上的汗珠满脸的歉意。知道弄痛了女儿。

“雪儿,对不住了,娘亲真是太高兴了,忘了你身上还有伤,你先躺着,好好休息,这段时间一定不要下床,就在床上养着,有什么事就叫一下我或谨儿也行,就是不要下床,知道吗?”说着把安谨雪轻轻放在床上。

看着娘亲强忍着眼里的泪珠,满脸心疼,安谨雪压下心里的愧疚,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脸。这个女人真心不容易,遇到我,你放心,凭我21世纪的高材生,在古代生活个风生水起还是没问题的。看来得做一个小小的计划了。

点点辰星
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求收藏哦!

第二章 新的娘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