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半夜刺客

  酒真烈,好烈好烈,一杯杯酒顺着喉咙钻进肚子里,喉咙就像被火烧了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但却十分不好受,眼前的事物都模糊了。。。

“太后,你肿么了,怎么变成了两个,哦不对是4个,8个,好好多好多个,还有你们两个,怎么也变成了呢么多呀!怎么变的,快教教我吧!”柳湘云醉晕晕的说

“。。。。”“湘云,你喝醉了。。”太后疼惜的说。

“谁说我醉了?我这不好好的吗?太后,我是千杯万杯不醉??我还要喝,要喝~”说罢便又要去拿酒壶,结果一个酒壶上出现了三只手,分别是上官景,上官影,和柳湘云“不许喝,你醉了。”上官影和上官景一同说道,两人说完惊奇的互相看了一眼,平常的默契是百分之零,可为什么遇到了他,俩人的默契竟变得如此之好,可这刚起来的默契就被柳湘云打断了“我就要喝,你说你们管我干嘛?不就仗着人多欺负人呀!让我数数有多少人。。”柳湘云一摇一摆的数“1,2,3,4,5。。。23。。。。21。。16。。。”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便没有了数数的声音。。。

至于为什么,嘿嘿,柳湘云早就到在地上,去和周公约会了,嘴里还小声的嘟囔着什么,上官景和上官影听了好久才听出个所以然,她嘟囔的是“嘿嘿。。酒真香。。嘿嘿O(∩_∩)O”“。。。。。”三人无语的望着地上熟睡并说着梦话的柳湘云

“影,把湘云带回去吧!这一天也够给这孩子累的,带她回去休息休息吧!”太后疼惜的说“好,母后,我带柳小姐先回去了。”“嗯,去吧,路上小心点”太后叮嘱道。影轻轻抱起柳湘云

就像在抱一个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然后缓缓走出门,向着柳湘云暂住的地方走去。。。

“母后,我也去看看吧”景看了一眼他们里去的背影不放心的问道“不,不用,你随哀家来,哀家有事找你”“哦,好”景又看了一眼,只是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只留下了一阵风而已,景只好摇了摇头,随着太后走了。。。

上官影抱着柳湘云回到了住处“小姐,你怎么了?”飘柔焦急的问“你家小姐没事,只是累了喝醉了”影看着怀中熟睡的柳湘云轻轻的说。“谢谢王爷带小姐回来”“你好生照顾着你们家小姐吧!如果有事可以去找我,我会帮你们的”影把湘云放到了床上说着“是的,王爷”“好那我就先走了”“王爷,请慢走”飘柔恭敬地送出了上官影,便立即去看小姐了,看到小姐安然无恙,她便放心了,关上门退了出去。。。。

夜很安静。。。。“嘶,这是哪里啊!我的头好疼啊!”柳湘云按着头说又忽然想起,自己穿越了,并,在昨天喝了点酒。。。

怪不得头这么疼。。。他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喝着,就听见,窗户的声响,他好奇的看了一眼窗户但殊不知,好奇心会害死猫的,这一看可不得了三魂失了六魂。。。

“妈呀,你从哪里出来的?吓死本宝宝了。。”柳湘云看着这个从窗户里出来的男人惊吓的说道。“别出声,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杀你,但如果你要是敢出声,那我就不敢保定了”那男子冷冷的说道。“有人追你?”柳湘云问道“嗯”那男子轻应到,那男子本以为他会害怕结果就不料。。。。

“太好了”柳湘云叫出了声。那男子白了他一眼。“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小就迷恋枪战片,今天终于见到了,我太高兴了哈哈哈!”柳湘云开心的大叫,那男子看他的眼神就跟看精神病一样的。。。。

忽然那男子突然说了一句,“别出声。”“怎么了?”柳湘云狐疑地问。“有人来了”“那怎么办?你得藏起来呀!对了,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你跟我来”柳湘云灵光一闪?,便自顾自的往床前走。“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要走到床上”“俗话说的好,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那又怎样?”“所以,床是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哈哈我聪明吧!”“。。。。”男子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柳湘云说完便把,男子一下子就盖到被子里自己躺在了旁边,并把头发披散下来。。。脚步越来越近了,柳湘云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紧张中带着兴奋。。。。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咦,这里面是谁?”“好像是柳丞相的女儿柳湘云吧!”“哦哦,那个人恐怕不在这里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脚步声越来越远,而屋子里的人也松一口气。“他们走了快出来吧!”柳湘云高兴地说。“谢谢”他挣扎着起来却触动了伤口。。“嘶~”男子到吸一口冷气。“你怎么了有没有事?你的伤口好深呀,你不会中毒了吧!”柳湘云一下子问了好几个问题,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那怎么办?哦对了”柳湘云突然想起来爹地说过她的血是可以解百毒的那这个毒有木有可能解呢?算了,反正死马都当活马医了赌一把吧!说完她便在床头摸到了簪子一下子就划破了自己的手臂一点也没有怜惜。

“你这是干什么?”男子看她拉破自己的手臂,不禁很奇怪的问。“废话少说快张嘴,不然姐这些血就白流了”柳湘云大叫道。

魅虽然很奇怪,但还是听从地张开了嘴,那血一滴滴滴进了魅的嘴里,血很咸,可是却带着一种莲花的清香。

“应该差不多了吧?毒应该解了,你试试看看”柳湘云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魅贪婪地舔了一下残留在嘴唇边的血,然后自己运功,惊奇的发现,毒都解了。“这是怎么回事?”“毒都解了吧!哈哈,真可以解毒”柳湘云得意地笑了。“谢。。谢谢我帮你包扎伤口了,你的伤口。。。”魅,杀人从来不眨眼,血溅在身上,却从不在意,可看到柳湘云的伤口和那甘甜的血,心竟然会疼。

柳湘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听他这么一说,他真的觉得伤口,是钻心的疼啊!“好啊!你会包扎吗?可疼死我了”“你忍着点,我帮你包扎”魅就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条白布。细长的手指,再为她包扎,湘云不禁看痴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包扎的手法竟如此熟练,他的受多少次伤了,心里不禁为他疼惜。。“好了”魅的话打断了她的发呆,“嗯?哦哦,好了呀!谢谢!”魅笑笑而不语。“你包扎的手法如此熟练,你受过多少次伤了?”“伤?”魅愣住了,是呀,他都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伤了,好像自从当了杀手,每做一次任务就会受伤,然后自己包扎竟也不知道现在手法竟如此熟练。

待魅回过神来,只见湘云已经睡熟了。。。天也快亮了,魅无奈的在湘云的耳旁轻轻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叫魅,有什么事,就拿烟火点燃,我会赶到你的身旁。说完便拿出烟火放在了她的枕边,然后悄声的离去。。。

第九章 半夜刺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