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托苏言的福,我睡的不晚,然后又开始我的上班、下班、回家三点一线式的生活,毫无变化。

甚至直到餐厅外面的树开始长出绿芽、绿叶再到它开花我捏着身上渐薄的外套不免有些忧愁,我向来不喜欢夏天,太阳是很热情,但是他太热情了我有点承受不住,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几天后我热成狗的样子,所幸这个地方虽然算不得四季分明却也不是只有冬夏两季,我还能悠闲的享受一些时候,嗯……大概一周,七天的日子,乘上个二十四着实也是个不短的时间了。

苏言前后打过几次电话,我们也在社交网站上胡侃过几次,大多都是开始的时候热闹非凡,聊的热火朝天,然后慢慢的冷淡下来再然后输入框里打了两个字又删了两个字。

再然后……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晴

林洁轻挽着安然踩着优雅的步子跨进餐厅,唇角带着礼貌的微笑。

如果不是我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半年多的话,我甚至都要以为这是什么高档酒会地点了。

然后我就看见我亲爱的老板以一种极度狗腿的姿势迎了上去,再以一种几乎要在他将近三十岁的老脸上再笑出好几条皱纹的笑容开心的交谈着。

安然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与他攀谈着。倒是林洁,脸上挂着微笑,依旧一副淡漠清冷的模样,对,这才该是林洁,因为够酷。

周六,大多数人开始休假,学生、白领、或者是刚好调休的工人。所以不免有些特意来犒劳的,餐厅里并不喧哗却也没有到能称之为安静的程度,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窃窃私语着些什么。

我叹了口气,转回厨房,或许我也能有某个星期六调休的好运气,然后也能在某个餐厅挂着幸福的笑与某人窃窃私语着些让别人羡慕好奇的内容。

但是根据我活了二十多年所得到的经验来说,我从来不是个好运气的人,比如说我转回厨房后发现我要用来烧水的锅其实并没有生火。

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苏言,苏言是绝版的,至少于我来说是绝版的,世上仅此一枚再无其他。

我懒懒散散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这么想着。

我大概是太无聊了,回家的路不算远但是也算不上近,如果不是这两天正是我最喜欢的温度的话我实在是不会选择走路回家的方式。

等到我走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下来了,有些凉风袭来,我突然有些想要尖叫的冲动,夜晚实在太美好,让人着迷的那种美好。

我坐在门外的花坛上傻傻的发着呆,我甚至完全想不起来我这几个月都干了些什么。我突然变得像一条鱼一样,记忆极度不好,什么都记不清楚想不明白。偶尔会想起苏言,偶尔会想起初恋先生,偶尔会想起何文……或者说是大多时候都在想何文,我清楚记得那天凌晨她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我鼻尖的酸涩,然后在脑海中无数次播放,直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想落泪。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要那么咄咄逼人,或者是说在当时的我看来我并不咄咄逼人这样更好。

我并没有那么在乎初恋先生,在乎何文更甚于初恋先生,如果她当时不问我都做好了把那件事埋在心里一辈子的打算。

我和初恋先生原本就算不得多甜蜜,两年多的感情,就仅仅局限于牵手,拥抱,或者他偶尔还会亲吻我的侧脸,仅此而已。

初吻、初夜全在我自己这保管的好好的,我没把它们给初恋先生,同样,我也不打算给别的人。

至少在我歇斯底里咄咄逼人之前,我和初恋先生在对方的心中一直都是相对较好的,没有吵架,更没有无理取闹。我和何文也是好好的,没有几个月不联系,几个月没见过对方的脸,没听过对方的声音……这些,在我歇斯底里和咄咄逼人之前都是好好的,非常好的那种。

我站起身来,掏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看着百分之一的电量有些无奈,时间飞逝这句古话向来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到来,或许我该回去充电了,又或许我可以再在外面坐上一会儿,毕竟,外面的风真的很凉,很凉,凉透人心的那种。

有人说,现代人类的四大恐惧就是指断网、减肥、早起以及手机没电。

我低头看了一眼腹部隐隐凸出的部分,我甚至都有些想欺骗自己那是我怀孕了……所以,很幸运,四大恐惧我全感受到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厉害,父亲提着一口袋垃圾出了门,看见我坐在门口的花坛上一愣,悠悠的说:“我家闺女是觉得咱家缺个门神吗?”

我:“……”

第三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