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苏言第二天如他说的一样走了,登机的时间不算早,所以我决定去机场送他,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我突然有些不舍,在原地傻站了一会然后又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直到苏言乘坐的飞机起飞。

天气极好,连着几天的都下着的缠缠绵绵的小雪突然就放晴了,冬季太冷,连太阳都有些隐隐的寒意,我拢了拢衣服快步走出机场,一辆出租车从我旁边驶过又倒回来,司机带着些口音问我:“走不走?”

我垂下眸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报了我家的地址。

“人嘛,难免都是会有离别的,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日子该过还是得过不是?”

“如果想他了就去看看他呀,现在的年代多好啊,飞机、火车、汽车要多方便有多方便不是?”

“我们那几年啊,真的是朋友一分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着了,哪像你们现在什么QQ、微信、微博啊,联系的方式多的是,别伤心了啊!”

我不确定是不是每个出租车司机都有那么丰富的感情经历,而且具有访谈主持人的口才,如果忽略掉他的口音的话。

我含含糊糊的应和了几声,最后还是选择转头看向窗外,我大概是改不了这个看窗外的毛病了。

窗外的景色快速的移动变化着,直到变成我有点熟悉但又不是很熟悉的景色。

给钱、下车、关车门。简直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我甚至都有些想为我自己鼓掌了,如果我没有看见坐在一旁的花坛上的初恋先生的话。

“刘小言,好巧。”

我扯了扯嘴角,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蹩脚的打招呼方式了――在别人的家门口说好巧。

“不巧啊,这是我家门口。”

初恋先生有些微微的尴尬局促大概是因为我的一语中的,他的手垂在身侧看起来极度的不自然。

“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进去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不尴不尬的在门口站着那才是最尴尬的,这个……我向来明白,知道的清楚得很。

“小言,何文……”

“何文没在我家,而且我家暂时还不需要门神,你走吧!”我直接出口打断他的话,平平常常的语气,并无恶意。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他一愣,直直的看着我,眸子里隐隐有些不敢相信。

我扫了他一眼轻微扯开一个疏离的弧度,转身向着家门口走去,然后听见他开口低低的说了声“我没有。”

我脚步有一秒的停顿,但是就那么一秒,一秒后我依然淡定的朝着家门口走去,他大概不是跟我说的,我想。

“刘小言!我说我没有!”他突然加大音量,震的我耳膜隐隐作响。

“你到底听没听见?”

我不觉有些好笑,如此振聋发聩的声音,我听力尚存肯定是听得见的。

我转过身去,唇角的假笑也懒得勾着,紧抿着唇大概还皱了眉头:“我听见了,所以重点是什么呢?你想确认一下我的听力如何?还是说阁下以为我会相信一张吻过我好朋友唇的嘴说的爱?”

我的语气极度刻薄,我原本就是个小气刻薄的人,原本我以为我的脾气会随着时间慢慢的变好一些,最后却发现时间只是把我的脾气沉淀了,只要有人一动,我依旧暴躁、易怒、刻薄。

我两步跨进家门,将门摔得发出一声惨叫,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紧握着双手,强行抑制住想要摔东西的冲动。虽然并不是什么价值斐然的家具,但总归是个能给我心安的东西。

我甚至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我是如何淡定的对着初恋先生说出分手的每一处细节,甚至连我那天兜里塞的10块钱的编号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第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