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晴

本应该在教室里进行摸底考试的我因为肚子痛提前交了卷去了校医室,校医说没什么问题,只是没吃早餐有点低血糖,加上来了大姨妈所以肚子格外痛了点。

我坐在校医室里等着肚子痛稍微缓些,转头看向窗外。

校医室的窗外正好有一棵树,长的很好,挺拔,修长,还枝繁叶茂。

树下站着***(初恋先生),他不时转头看向我所在的教室,我对他挥手,他没看见……

正准备叫他,我看见何文从树后突然冒出来,将***扑了个满怀,她眉眼弯弯,唇角带笑的看他,然后轻轻的踮起脚慢慢的亲吻着他的唇角、下巴。他满目的宠溺……

我崭新的笔记本里唯一的一篇日记里如是写着……

我想,或许我们唠叨的班主任说得对,早恋是不好的,不应该早恋。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留着地中海,挺着微凸的啤酒肚,手上常年拿着一个保温杯,甚至是连热的呼吸都会流汗的夏天他都带着他的杯子,他用他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说过不止一次:“早恋要不得,你们是学生现在最重要的是读书!是学习!”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那苦口婆心的表情……

又或许,我该改掉看窗外的毛病……

“我……”

“到了,下车吧!”我率先下了车将她刚要出口的话扼杀在摇篮,然后把钱递给司机师傅,师傅看了我一眼,眸子里有些隐隐的怜悯,大概有吧……

我在前面走着,她在后方隔着一段距离跟着。

我转过头去,笑着叫她:“何文,你快点儿。”

她应了一声,加速朝我走来,我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越走越近。

“我讨厌你!”我突然开口,显然把她吓了一跳,她怔在原地,眼睛里盈了些水光。

“小言,我不是故意的,我……”

“你身不由己,还是情难自禁?”我平静的说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平静,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当年没有提起,而是过了五年才将这件事揭开,就像揭开一块快要好的伤疤,表面上看着快好了,实际上伤疤下还有些腐烂湿润的肉。

“小言,你听我解释……”

她伸出手,大概是想要拉我的手,我微微侧了下身子躲过。垂下眼睫看着地面上渐渐盖住我脚印的雪,低声细语:“那你说。”

“我……”

我从未见过她如此语塞的模样,她在我的印象中向来是外向善谈,口若悬河(我也不确定我用这个成语对不对,大概是对的。)

大概过了五分钟,或许更久,她依旧只有一个“我”字,我学着电视剧里的模样挑挑眉,然后伸出脚把快要被雪盖上的脚印重新印上:“回去吧!”

我一直以为我会把那句话埋在心底,即使不是埋在心底也不该是对她说的。

或许我不知道我把那句话说了以后,我还能说什么,绝交?如果我能对她说出那两个字,早在2011年5月11日我就说出来了。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