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小言,咱俩认识那么多年了,我今天早上还在你家蹭了顿饭然后跟着你来了餐厅,你……是突然脸盲症发作了吗?”何文如是说。

苏言闻言便微侧低着头不看我,但是我从他咧开的唇角看的出来他笑得很开心。

“呵呵……是吗”我只好干笑两声,我根本没有勇气去看初恋先生的反应,但是不用看也能知道。

“是啊!”何文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尴尬性,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架势在这条尬聊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我想我需要报个警,该有人给她贴张超速的罚单的。

“我……”

“您就甭吱声儿了吧?”

很明显何文略带刻薄的语气成功的让初恋先生闭了嘴,他紧抿着唇甚至都有些泛白了。

苏言搅动咖啡的手一顿,又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咖啡杯中搅着。

初恋先生靠着苏言坐着,而何文就坐在他们的对面,刚好形成一个三角形――最尴尬的情况。

我不知道何文为什么那么的义愤填膺,甚至比我这个当事人更激动。我和初恋先生并没有到那种分手以后就要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我们都清楚顺其自然的在一起然后顺其自然的分开,这种事情本来就很正常。

“如果几位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进去了!”

“……”

完全没人开口,我扫了两眼门口吧台里的老板他低着头正在细心的看着些什么东西,我侧了侧身子还是退了回去。

我刚刚就不该出来的……

我疾步回到厨房,锅上烧着些水,沸腾翻滚的厉害。

“怂什么怂?”

何文发来的消息如是说,她还在后面配了一个极度愤怒的表情,大抵是以为这样能让她的“语气”看起来更加的愤怒。

“我没怂,我和他那些根本算不得爱情,不过是小孩子家的玩耍罢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么平铺直叙的回复,我有一段时间挺悲伤的,大概是因为那一段太愚蠢,太傻……但那段时间不长。我也有一段时间觉得那才是我们的最好的结局,虽然这个说法可能有些俗,但我们在最好的时光里在我们两个人的心中和记忆里对方都是温柔以待,多好啊。

“刘小言,陪我去参加阿洁的婚礼,我帮你请假。”苏言如是说。

他连一个问号都没有用,仿佛笃定了我会和他一起去,我并没有回他,只是把手机放在台子上然后又转过头去看它,黑色的屏幕在雪白的厨台上说不出的突兀。

它大概会掉下去,然后我又得花钱去买一个,这样想着我还是把手机塞进了随身的兜里,我的厨师服的兜里。

事实上我塞进去的时候看见屏幕亮了一下,是一个熟悉的号码,很熟悉……

嗯,没错,是我妈的信息,不用看我都能知道个大概应该是催婚的。

我完全不知道我妈的执念到底在哪,我才23,虽然已经毕业了,但也应该不至于需要结那么早的婚,况且我是不婚族。

第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