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我突然觉得口中的食物有些无味,吧唧了两口后就扔在了桌上看着他问:“苏言啊~你没有不服吗?”

“不服什么?”他伸手扯了张纸,将嘴角的油渍擦去然后一脸疑惑的问我。

“林洁啊……那么喜欢的,得不到……不疼吗?”我的思想或许有些霸权主义的味道,但是苏言不同……我能感觉出他和林洁的感情或许只是需要一个捅破窗户纸的机会……

我想,能让一个女人谈起来的时候带着笑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是弟弟而已,林洁知道苏言爱她,苏言也知道自己爱她——我是这么想的。

他有些不安的看着我,将手中的餐巾纸展开又慢慢的折叠;就这样重复了两三次以后,他又拿了一串烤鱼慢慢的塞进嘴里然后我听见他用微不可闻的声说:“啧……疼!”然后我看见他从嘴里扯出一根透明的鱼刺,上面有着隐隐的血迹。

我愣了很久,看着桌上的那根鱼刺;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下午……明明说好离开这个故事却还是该死的对这件事感到好奇,拿起桌上的酒瓶猛地灌进胃里,我听见胃在反抗……

“其实……”

“算了,我懒得听……”我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然后微眯着眼看他轻声道:“苏言,你真懦弱!”

我记不清苏言的表情,还有可能是因为那儿灯光太暗……我根本没有看见而已。

一个月后,苏言果然走了,然而说好的帮助我们餐厅改格局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好像又发生了;我判断不出来!

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苏言,我好像……真的离开了那个属于苏言的世界,更或者说是我被苏言的世界摒弃了,他的世界里只容得下林洁……

他真傻……

就像我一样……

我也爱过一个人,刻骨铭心的那种,我会在坐过的课桌上刻上他名字的拼音,也会为了忘记他去剪头发,然后看着镜子里短发的我发誓说“等头发长长了,我就再也不喜欢他了。”信誓旦旦!然后……我的头发就再也没有及过腰。

前几年流行过一句话叫“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我就曾经痴痴傻傻的想过若他愿意娶我,我一定愿意为他长发及腰……

只是,我们……终究不合适,我们在一起过没有争吵只有甜蜜,然后我提出了分手——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们终究是没有未来的——因为‘不配’。我情愿在他的心中我永远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温文尔雅……等等等等,我不情愿让我在他的心中变成一个聒噪的人……

我也是一样,我更想的是留住他在我心中完美的模样,我不想看到他瞋目切齿的和我争吵,也不想看到他因为时间而显示的老态——枯槁的手,雪色的发,满是皱纹的脸……等等等等,我都不愿意,我心中的完美我不愿意让他变得不完美……这对我来说,太残忍了些……

现在想想,我和苏言都是一样,胆子小,我以为那只是段愚蠢的过去,而我不知道的是……每个人都活在过去,没有人是活在将来的,你可以说你过去的一分钟活着但将来的一分钟——谁知道呢?

我以为那是爱情,因为我清楚地知道那根本就不是爱情——我要的太多,太完美!是我的错。就像何文也曾问过我为什么不找男朋友反正我跟他也不可能了,我沉默;那是因为我知道我跟他不可能;但是我更清楚的是我不可能不爱他……

苏言……和我一样,懦弱!不敢面对真实,永远活在自己虚拟的世界里……

苏言

若你自七年后跋涉而来

你能否说爱?

刘小言……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