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安然并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只是一直深深地望着我们离开的方向,至少我每一次转过头去都能看见他,直到他变成一个模糊的身影再到他消失不见我才停止不时回望的动作。

林洁笑着逗我:“跟我比起来,你更像是跟安然有过一段故事的人!”她的语气难得的欢愉还带着低低的笑意。

“不是,我就是想看一下他什么时候回走而已!”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解释,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很想要解释一下。

“安然会等我离开以后再走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或许她在变着法的告诉我她懂安然,安然爱她,很爱她!哪怕是离婚了依然那么爱她!或许是炫耀吧……

“不是炫耀,只是普通的陈述而已!”她淡淡的开口我甚至怀疑心理医生学的都是些探听人的心理的本领。

“那……苏言呢?你若走了是会跟着你走还是会像安然一样看着你安全无虞的离开?”

“阿言?不知道呢,这一次他先走了所以不知道!”她依然低着头像一个顽皮的孩童用脚轻轻的拂过从石板缝里顽强冒出的青草,吓得青草一个弯腰生怕被她一脚踩伤。

“如果说是以前呢?苏言没走之前?”

“……”

她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我都想好跟她说什么话题来缓解尴尬的时候她才慢慢的开口:“阿言很乖的,非常听我的话!”那语气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或许是一种像是母亲对于听话儿子的一种自豪,又没有那么自豪的样子。

“你结婚的时候,苏言他……”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问她,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一个帮助送了信的陌生人。就像是邮差!好像没有邮差会问那么多莫名奇妙的问题的样子!

林洁莫名的看了我一眼瘪了瘪嘴:“阿言那一天不怎么样,既没有盛装出席也没有为我送上捧花,甚至还差点错过了我的婚礼。因为前一天玩游戏玩的太久!穿着一条皱巴巴的牛仔裤和一件蓝白色的短袖,连外套都没有搭一件!”她显得有些不忿。因为苏言没有穿正确的衣服?大概吧!

“不过我离婚那天他穿的不错,很正式!非常正式!大概是因为他在上班的缘故。那天我还请他喝了咖啡,很苦很苦的黑咖啡!他手指不停的在咖啡杯上转着圈直到我告诉他我离了婚!”

我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在林洁的眼里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安静的听她讲着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噪音,我难得的安静了一回!

她说的和苏言说的没什么两样,只是她还多加了一句觉得苏言已经不再是当初哭喊着让她抱的幼童,突然发现他站起来已经是很高了,比她高出一个头!

对了,她还说了一个荒唐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苏言会比她高——因为苏言长得比她快。比如,她8岁的时候苏言才一岁,她是苏言的8倍,然后苏言7岁时她才14岁,她是苏言的一倍,而现在,苏言26岁,她才33岁,一倍都没了。然后总结了一下——苏言长得太快了!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