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我不打算去问问安然他们三人的事,因为他是我的老板,我不敢……或许是因为这样!

我已经懒得倾听一个故事从三个人口中说出,即使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有人说,于红楼梦来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林黛玉他们各不相同。可是我认为终究只有一本红楼梦,翻了一遍未曾细想,再翻一遍!然后又翻一遍,有什么意义呢?

再说,安然和林洁的故事莫过于是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的故事,言情剧里多得很。我更愿意在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抱着一大袋的抽纸对着电脑哭个不停,一边感慨痴情男二的不得女主,一边又为男女主角的分合而喜怒不停——像个神经病那样!

我和林洁分开之前她笑着说了句:“再见!”只是眼神空灵得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空灵这个词,实际上我并不是很懂这个词的意思。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个词,像是在对我身后的人在说再见,笑容不达眼底;或许是我的幻觉,我看见了隐隐的泪光在夕阳的反射下那么的显眼。

我随意的走着在原先和安然分开的地方又看见了他,我抬起头看见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他轻声问:“阿洁走了,对吗?”

或许我该回答他什么?这听起来与其说是问更不如说是陈述的语气。

“老板,我想辞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个,从见到林洁以后我就呈现着一种懵懂的状态,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探索这个与我并没有多大关系的诡异的故事——因为那莫名奇妙爆棚的该死的好奇心?

“为什么?”安然微微蹙眉问我:“按理说你还没有正式工作过,没有理由辞职的!”

我低着头闷声回了句:“不知道,就是想辞职而已!”

我不知道安然用什么表情面对我,也不想知道了。我努力的看着我的脚尖,鞋上那雪白的弧形让我更清楚地明白——我还穿着运动鞋,但却打听着一群本该穿着高跟鞋和皮鞋的人的故事,自不量力!

大概过了一分钟……也有可能是两分钟以后安然说:“好啊,只不过我又得重新招聘厨师了,真麻烦啊!”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深深地鞠了个躬,便快步离开。

我深深地知道安然是这个故事的最后一个有关人——这是我目前唯一的还知道的事情。

远离他我就能远离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因为我远离了林洁,就在刚刚!我远离了苏言,在大约一个月前!然后现在到了远离安然的时候了,现在正好。

我再次离开,不过这次是离开一个或许可以被称为我的故乡的地方。我要去我父母搬去的地方,然后继续开始我的生活;当然……在和小文打完招呼以后,虽然她并没有对我的离开表示什么极大的遗憾甚至很幸灾乐祸的问我是不是要回去被逼婚……

我拖着我的行李箱,一个人孤单的过安检,上飞机。到飞机起飞何文这个死丫头都没有出现过,据说是因为睡过头了。

我抱着从她那抢回的唯一一个毛茸茸的玩具小狗孤单的坐在飞机上,突然想起上一次从怀厄莱阿莱的时候离开我还带了一封信,上面写着:

阿洁

若我自七年后跋涉而来,

你能否爱我?

苏言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