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玫瑰之泪

  “那个......我该叫你什么呢?”之前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刚才阿烈和他的朋友也只是叫他顾少,还不知道他全名是什么呢。

“顾恩泽,记住了,有什么麻烦把我名字搬出来绝对好用。”

“哦...好的......”童颜夕还想说什么,可是腿上的男子已经睡着了,她笑了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想去摸他的鬓角,刚触及的一刹那,手腕就被人抓住了,童颜夕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他。

“你干什么?”

“我......”童颜夕的脸唰的就红了,比血腥玛丽还血腥玛丽。

顾恩泽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再一次笑了出来,伸手捞过她的头,朝自己的唇按了下去。

“唔!”

“咳咳!”

“蠢货你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要现在?”顾恩泽不舍得松开童颜夕,又很不爽的看向站在门口的叶凌宸以及一脸无辜的卫锦然。

“咳,不怪我,楼下一群老干妈快把我衣服扒了,我不得不逃上来。”叶凌宸摊摊手,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

“咳,我也是。”卫锦然眼神躲闪了一下,顾恩泽那眼神,真的是高能。

“......”顾恩泽内心是崩溃的,他这辈子没有做错一件事,唯一一件事就是和这两个从来不识时务的人做了兄弟。

“我...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吧。”童颜夕的脸现在已经红的要滴出血来了,她推开顾恩泽,站了起来,边说着,边往门口走去。

“怎么,顾少为难你了么?”一出来,阿烈就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没有。”童颜夕勉强笑了笑,越过阿烈去擦洗杯子。

阿烈顿了顿,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她不想说,谁也无法让她开口。

忙完酒吧的工作是凌晨三点了,童颜夕来到了换装间,开始换衣服。视线扫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就注意到了脖子上的小吊坠,亮亮的,她凑近了镜子,渐渐看清了吊坠的样子。

是一朵玫瑰,在珠宝柜台工作了这么久,童颜夕认得出,整个玫瑰,都是纯粹的钻石,然后银子做的花托使玫瑰显得并不是很单调,在玫瑰的中心,似乎有一颗很小的泪珠,做的很是精致,她认得这款珠宝,叫做rosetear,是洛生珠宝中的无价之宝,听说这是洛生珠宝的总裁亲自设计的,世界上仅此一条,似乎那位总裁说要把这条项链送给谁来着,她记不清了,满脑子都是顾恩泽给她戴项链时候的柔情,她小小的世界,终于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同,哪怕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是伤害,她也不去计较了,毕竟这个男人帮她守住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总会有那么一点特殊的吧。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童颜夕慌忙隐藏掉嘴角不知什么时候爬上的笑意,从裙子里找出手机,是窛姐。

“喂窛姐,有事么?”

“小夕啊,那个......”

“怎么了窛姐?”

“顾少......”

“顾少怎么了?”

“顾少说让你去江滨酒店,还是那个房间。”

“啊?”童颜夕愣了,搞什么啊,他刚才不是已经见过她了么,怎么还要去啊?

“别啊了,他应该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就去吧,路上小心点。”

“哦,好吧。”

第五章·玫瑰之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