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蓝田少主” 赵字安

  小春来看我了。但是我俩坐一起时,感觉她更像个需要照顾的病人,而我是个浑身充满力量等待弹跳的皮球。

她忧郁地说:“我的愿望成空了。”

“怎么了?”我问。

“我家那位怎么都不肯搬出去住,我又不想跟公公婆婆住一起,怎么办?”

“他为什么不愿意呢?”

“他说,有大人侍候吃喝,挺好的呀,再说那个家都住了二十多年,为什么要搬出去呢,反正怎么说都不搬,把我对新生活的信心完全浇灭了!”

我安慰着小春,说:“思想工作还是要一边做的,但是他们家就那个氛围,你也要努力适应,没有过不去的坎!”

小春点这头,聊了半天,最后离开的时候还是郁郁的神色,另人担心。

在要扶拐下地的前一晚,“蓝田少主”问我,他能不能亲自送给我拐杖?我开玩笑说:“好啊,你飞过来!”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能找到我。然后他给我道了晚安,下线了。

第二天,门铃响了,我妈去开的门。听见有人跟她说话,然后妈妈领进来两个人,说:“箐箐,你朋友看你来了!你们坐,这么客气,还带礼物!”把一大袋的礼物放好,去倒开水,拿水果招待客人。我有些发愣,来了一帅哥一美女,美女仅是几面之缘,是一朋友的朋友,帅哥也25、6岁的样子,个头高大,相貌清俊,眼睛不大,但是看起来清澈有神,唇边挂着微笑。他说:“于箐,你好!”我的心里敲起了小鼓,有些“得得”地响。其实我也不是看见帅哥就犯花痴的女孩,但是我大概猜到了他是谁,内心有些小激动。我笑,有些拘谨地说:“请坐请坐!”似乎我才是客人,很不自然。妈妈忙去了,我跟他们说着话。太多的诧异,太多的惊奇要解开。他说:“费了不少劲才把你找到了,多亏了我的同学!”他的样子很安稳,但是看着我的时候,很深沉。我有些不敢对视他的目光,闪烁着眼里的光芒转向那位美女。“为了探究你,没少跟我聊天呢”她笑:“我们是大学同学,这段时间我也没少花时间根据他的描述来找寻你,最后发现是熟识的朋友!”“其实你大大咧咧的,也不难找!”他笑,接着说:“还带了拐杖来,我扶你试试!”我简直跟做梦一样,一直在激动中。“于箐,我扶你!”他又温柔地说。我点点头,他说:“我在网上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你称呼我字安吧!”

“蓝田少主”,也就是赵字安,生活的城市离我并不远,他在我下地行走的第一天,看我来了。我在他的帮助下,行走了几个月来的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接着是第三步……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梦境中,有些恍惚,有些错乱,但是他的人真切地在我的身边,我一掐自己就感觉疼痛,这是真的,真得有些可怕。

他离开时,回过身很认真地看了一眼我,那一眼似乎用了很多力气,另我空歇的时候回味了许久。妈妈说:“箐箐,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虽然这男孩看起来不错,但是我们不了解他,毕竟只是网上认识的,我担心你,以后别再接触了!”我也觉得虽然通过许久的网聊,我们互相了解,但是他真的来看望我,胆大得有些可怕。那位女孩,虽然是朋友的朋友,毕竟也不是很相熟的人,我若是不拉开距离,未免轻率了些。尽管我性格不是谨小慎微,可是并不是没有一丝防备心理。我想,以后不能多聊了,该是什么样的情分就把他定格为什么样的情分,他其实于我来讲,还是个未知数,而我已经毫无遮拦地在大太阳下曝光了。这种提防的警示已敲响了钟声,另我有些忐忑不安!

我在一步一步地试着行走,步伐越来越坚定和踏实,可是心思会飘荡得很远,会想赵字安是个什么样的人,想着跟他划清界限可是又会思念起他来,看着电脑也会忍不住打开,看他有没有在线,有没有发信息给我。他一直问我,行走是不是越来越稳,提醒我步伐慢些别摔跤,叮嘱我多吃些含钙丰富的食物,还邮寄舒适的跑鞋、喜欢的小说和抱抱熊之类的礼物来,我其实都喜欢,可是不敢表示出来,仅仅回复谢谢两个字,刻意淡淡地拉长距离。可是,不舍得完全决绝地放手,也害怕茫然的另一端他像风筝那样断了线,不知所踪。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既欢喜又害怕受伤害,或许,所有在情感中蠢蠢欲动的女子都会这样吧?我不知道,仅能这样安慰自己。我知道自己已经在喜欢他的道路上,可是犹豫不决不知道能不能像以前那样鲁莽地前行,又是那么怀念曾经舒适交流的所有时光,于是踌躇起来。思想翻来覆去,铺天盖地像一张网那样笼罩着我的心,但是行为上还是理智的,谨慎地锁在自认为安全的范畴内。

赵字安也并没有对我说过超出朋友关系的话语,仅仅是行动有些超乎寻常关系的热情,在收到我的几个“谢谢”之后,似乎也冷静下来,但是还是会发些消息来,讲个笑话,说些他的事情,问些我的事情,我能感觉到他在眺望我,跟我一样,不舍得忘却。我们之间缠着一根气若游丝的线,窜起岁月,并不因日月长久而情感加深。对那个人也有时可以遗忘,有时又会想起。独自一个人,撑着拐杖行走在空荡荡的房间、阳台时患得患失地沉默着。

第十四章 “蓝田少主” 赵字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