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药谷大会

  相传“药谷大会”的行成源于丹派一位祖师爷,他喜欢云游天下,广交朋友,并邀请他们在风之谷开启时来做客,久而久之就成了固定的聚会。

若干年以后,他仙逝。为了怀念他,聚会取名“药谷大会”。大会不仅为大陆上的灵修提供了方便,也增加丹派的收入,同时让丹派的丹药名满大陆。

药谷大会的地点在丹派建立的“骨木”城,“骨木”是哪位祖师爷的外号,他精通木系灵力,通过压缩木灵力,用秘法存于骨骼内,扬名天下,人称“骨木老人”。

这里交易自由,没人强抢,有些贵重或稀少的灵宝不好定价,一般给丹派的拍卖所。

当然,给了丹派的拍卖所拍卖成功后需要支付一部份的费用,假如你的东西能吸引丹派的注意的话,丹派会派管事前来洽谈,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东西可以让丹派重视。

骨木城位于风之谷中心,所有建筑材料是上等货色,更有丹派精心设下的灵阵。大陆上的人会不断进入这片山谷,到了一定人数,那座铁桥会关闭。

“咦?”

李行云跟着他们走进人群拥挤的骨木城,狂刀在前面一个小摊停了下来。小摊摆放在角落处,一个年老的灵修者坐着,他脸上的皱纹很深,他的小眼眯着,胡须一半都发白了。

小摊上有三件东西,一块红色的木头、黑色的铁和一把锈剑,基本没人关注的东西,前面的人都是看了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这木头怎么卖?”

狂刀对眼前的老头问道,他知道红色的木头叫“火灵木”,是一种少见的灵物,颜色越深越好,顶级的“火灵木”是深紫色的,可惜没人见过。

“中品灵石三十块。”

老头低沉的说。

“哇靠!你杀猪的吗?一块这样的火灵木你要我三十块中品,你也太黑了。”

狂刀听到后,气呼呼叫,老头当他傻瓜呢!

“三十块,一块不少!”

老头完全不理他,再说了一次。

旁边的李行云不想他们再争吵,他摸了摸狂刀的肩膀,狂刀也不吵了,毕竟是人多的地方,自己又是天火学院的学生。

李行云打量起地上的东西,红色的火灵木他也了解,这东西确实不值三十块中品灵石,他抬头对着灵修老者笑了笑,老者也有些理亏。

跳过火灵木,入眼的铁块也让李行云哭笑不得,这明显是普通的矿石,却被老者用高级矿石涂抹了一层上去,以假乱真。最后,看到锈剑时,李行云有点眼熟。

悄无声息,李行云脑海出现一段画面,那是来自灵尊石的画面,一个孤独的男子,提着一把普通的剑,走极地,平四海,他独立天涯,就连剑也普通的不寻常。

依稀记得男子在最后的天劫中消失,他的剑也被天雷毁灭了一截,能在天雷的轰击下不破碎的剑,材料肯定是灵界顶阶,李行云松开了拳头。

“老伯,我看您摆摊不容易,这样,你把生锈的剑一起卖给我们行不,那块矿石一看就价值不菲,您看可以不?”

平静心情,李行云微笑对老者劝导,他明白锈剑的来临,虽然它断裂生锈了,可剑把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

老者拿手挠了挠胡须,像吃了大亏一样,艰难点下头。

狂刀不明李行云卖的什么药,因为他刚才要阻止李行云的时候,李行云说他出十个中品灵石,算买剑的,他也不好说什么了,两人拿了东西就向火炽给的地图追上去。

两人穿过人山人海,终于来到地图标示的点,丹派的接引处。此时,火炽等人正等着他们,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进去吧”,只怕他心里直冒火了吧。

接引处只有几人,可他们脸上的骄傲高高的挂着,看见火炽以后,一个绿衣执事的人丢下了手掌中的玉珠。

“火炽?没想到你还会来这里,呵呵,真是不长进啊。”

“多谢大人惦记,火炽只是完成学院的任务,希望大人通个方便。”

“可以,不过你这身后的三位美女还没给介绍介绍呢。”

绿衣男子走过火炽,对莫菲菲她们的脸和身材扫个不停。

“小人的错!这位红衣是美欣,白裙是冷月,而穿蓝色的是学院莫菲菲学子。后面是几个男学员,他们叫…”

“好了,你带他们去客房,今晚休息一夜,明天带你们上山。”

绿衣男子重新拿起玉珠,玩弄于掌中,火炽低头后,带着李行云他们出去了,男子才露出淫荡的眼色。

李行云感觉这个执事图谋不轨,是个人都看得到他脸上的猥琐。火炽走在前面,他本可以坐上比执事更高位置,可惜的是他在一次任务中出错,导致门派损失有些大,然后把他安排他去了天火学院。

多日的路程让大家有点劳累,都想早点休息,冷月还是如冰一样,她精致的玉脸看不到任何神情,莫菲菲跟在火炽后面,她旁边是鬼火和史峰,美欣边上是狂刀和李行云。

“每人一间,休息吧。”

火炽冷冷的说道,他独自打开第一间客房,便进了去,剩下的几人也迅速进了房间,除了狂刀和李行云在修炼外,其他人都开始闭目休息。

夜黑风高,所有人都进入了梦想。关上灯,李行云收起灵力,短暂的修炼可以增加自己的一点实力,毕竟积少成多。

修炼雷神诀的李行云并不知道自己的灵觉已经变得很恐怖,堪比天灵境!他能感觉到一里以内的人,就像火炽他们在密谋的时候,而天灵境的灵觉也不过一公里而已!

李行云脸色突然一变,他感觉到一丝不寻常,不远处出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拿着一个木盒,神情有些紧张。

“快!把迷魂香点上,耽误大人的事情,后果你是知道的。”

拿着木盒的人偷偷取出一支红色的香,在客房的顺风处点燃,红色的香燃烧成了烟,不停向客房飘来。

李行云屏住呼吸,他不用想都知道是那执事搞得鬼,火炽应该心知肚明,可他为了自保选择了观望。

除了李行云和火炽外,所有人都睡了过去,过了半个时辰,一个蒙面黑衣的男子溜进了冷月的房间,冷月吸入迷香后睡死了过去,男子的眼睛扫过冷月的玉脸,停在了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他的喉咙有些干。

封住冷月的灵力,男子顺着雪白的脖子和秀发开始解开冷月的白色长裙,李行云在房间露出一个冷笑,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体内水灵力和火灵力轻轻的一碰,一股波动从身体内动荡,而他并没有阻止。

“嘣”

李行云的木床随之散架,火灵力和水灵力的冲击也让他吐出一口血,安静的客房一下子被打破。男子最先听到,他用最快的速度套上冷月的白裙,并解开了灵力。

成功逃脱的男子望着李行云的房间,气死他了,到手的尤物就飞了,看样子是那个小子走火入魔,害他不浅,还好他把冷月的听觉给封了,不然他也不好向上面交代。

李行云的走火入魔让大部分都醒了,美欣过来看了他一下,见他没事后就离开了,李行云只好换过一间。

清晨的骨木城迎来了阳光,微风吹过,李行云一行人早以出现在交易的市场,史峰和鬼火迷迷糊糊,他们还不知道昨晚的事情,莫菲菲则是挑选自己看上眼的灵物。

火炽在昨晚也感觉到李行云的走火入魔,可没想他的身体这么变态,雷灵力真是霸道,可惜不能在地灵境后面修炼。他不知道李行云有雷尊石,更有雷神诀,如果他知晓,只怕不会等到去大赛的路才动手了。

“大人,不知有何安排?”

火炽站在前面,向绿衣执事问道,他不知道绿衣执事是不是为了昨晚的事,如果他要刁难他们轻而易举,都是李行云这小鬼!

“丹派的李师兄知道你们来了,通过传书告知我,今日便会派人接你等上山,希望各位不要乱走,以免为李师兄带来不悦。”

绿衣执事精神不振的说,他昨晚没睡,只差一点!他就可以把对面的美人骑下,他对李行云的身体没事感到意外,心里也恨上了他。

“大人,待会有拍卖会,我想看看,不知道可以吗?”

火炽低声的说,他本来就有计划,去拍卖会竞拍一件对自己修炼有益的灵物,现在就看绿衣执事肯不肯,毕竟拍卖会举行的次数有限,他不想浪费。

绿衣执事点了点头,他也没什么心思管李行云他们的事,一旦使者来了,接走他们后,自己的任务也完成。

李行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他对拍卖不敢兴趣,现在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出了骨木城,他来到了一块无人的空地,他拿出锈剑,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剑,只剩下了黑色的剑把和一半剑身,李行云知道黑色是天雷留下痕迹。

李行云试着把灵力往剑身上引,黑色的锈剑毫无反应,他把手放在锈剑的剑刃上,看看它是否很锋利。

“啊!好痛啊。”

李行云把剑一丢,自己的手上有道血痕,那剑上沾上了他的一丝鲜血,李行云很是震惊,他的身体强度自己最了解,不过轻轻一模而已,他就受伤了!

掉在地上的锈剑突然把李行云的血吸了进去,一道青光从剑中出现,一股压得李行云呼吸不了的傲气盘旋面前,青光化成一个影子,孤独而傲气的背影让李行云心里大惊。

“是你把我唤醒的吗?“

青光头也不回的问,他对这片天地很是陌生。

“是,你是对抗天劫的前辈吗?”

李行云好奇的问,还好那个老头没有试锈剑的锋利,他一定以为是没人要的弃剑,倒是给了李行云一份天大的礼物。

“不是,我是他的剑灵,他在最后的时刻保护了我,我本来是随着天雷一同毁灭的,他不忍心罢了。”

李行云一听,顿时感到一丝悲哀,青光里的影子转身看了李行云一眼,他没有脸,也没有身体,只有云一样的形态。

“看样子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在空间里看过你的主人对抗天劫。”

“哦?有意思,嗯?你体内是雷尊石吧?”

李行云退后两步,警惕青光里的男子,他体内的雷尊石可是他最大的机密,青光见他有些紧张,苦笑道。

“我对你没什么恶意,还要多谢你唤醒我,我的剑身有了你的印记,你不必担心,我现在只有灵界的记忆和形态,要不是主人的舍死保护,我根本不会留下这点记忆。”

“哦,印记是什么?”

李行云放松了一些,他搞不懂印记。

“印记就是你的血在剑身留下一个特殊的记号,上次主人的印记被天雷毁了。也许是缘分,我会帮你,不过,到了灵界后,我希望我们能做一个交易。”

“好。”

李行云想也不想的应道,他白白捡了一个便宜,青光消失,黑色的锈剑有了一点改变,剑把上多了一小小的印,把锈剑背在后背上,李行云向接引处跑去。

第十七章 药谷大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