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祀绝妃,艳天下

清祀绝妃,艳天下

栾冢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初遇狠角色

  “我一出生就与常人不同。我并不知道幼时的我是什么模样,我曾经问过家中的长辈们,他们说我与常人其实没多大的区别,只是我的眼睛,每年的十二月十二日,都会变得如冰一般湛蓝深邃。而那时的我对血液尤为敏感,甚至可以感知到生命散发的暖意…我可以随心操控雷电,这不是异能,是天赋…”还记得清祀曾这样说起。

她的名字叫做清祀,父母嫌她是个祸害,所以她没有姓氏。直到那个十二月十二日的夜晚,清祀嗅到了来自滚烫血液的芬芳。

一路跟着血腥味却不料刚走出没多少步,清祀第一次觉得死亡离她是那么近,一声巨响过后清祀看到了来自死亡的黑暗。

“啧,这女人命真好,掉进血狐窝都没死。样子倒是挺俊的,要不咱哥几个…”讲话的是个浑身长膘的猥琐男人,说罢欲伸手扯掉清祀的衣服。

“胖子我说你也真是不要命,你看看,这女的脖子上带的可是上好的羊脂玉,还是难得一见的血羊脂,据我所知啊,这血羊脂在我们弥凉仅有两块,一块在当今圣上那里,这另一块嘛…”开口的少年说着抬眼瞟了一眼正直昏迷状态的清祀。

我靠,什么情况?一醒来就听到什么上好的羊脂玉,不行,先装死才是上策!清祀心里暗咒到。

图谋不轨的男人听到少年的话,凑到清祀身上看了看那块所谓的血羊脂,半响才发现若不是方才少年出声制止,那么自己现在肯定早已命丧黄泉。

只见少年将自己的薄唇向上勾出了个完美的弧度:“皇族的人你都想压在身下,李大胆,我看你真的是大胆。”

靠,又跟皇族扯上关系了,这又是什么情况。不装了,姑娘我要问个清楚。

正当李大胆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应对时,少年听到了背后发出的响声。转头看到的不是刚才那个蜷曲着惹人怜爱的小清祀,而是一个负着双手斜靠在树干上的美人。

发现周围人炽热的目光,清祀并没有显得慌张。与少年静静的对视着,一如既往的沉着大气。少年定定的站在原地…这个女人,竟然不怕他?!

池绍泽虽年少,却是弥凉大陆暗杀第一户池家唯一的少爷,自幼跟着池家主走南闯北双手沾满鲜血,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出处的女人盯得发毛,荒谬实在荒谬!

“你这个女人,看够了没有。就算本少帅到没朋友,但你一个女人家这么盯着一个男人看,还知不知羞耻了。”池绍泽被一个女人就这么打量着,心中不爽,刚想发发威灭灭清祀的士气,不料被清祀的冷水泼了个正着。

清祀听到池绍泽的一番话,脸上的肌肉就不淡定了,对着池绍泽笑道:“你,也算是男人?”说着还用看猴耍杂戏般的眼神上下瞟了下池绍泽,而目光,最终定在池绍泽依旧充满稚气的脸上。

“你…”池少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只能用一个你字概括所有他想说的。

清祀看着池少年到青不红的娃娃脸,不禁的笑出了声。而池绍泽身后的一行人也因为少主第一次吃鳖的可爱模样感到心情愉快。

看着一群人憋笑憋到身体颤抖的样子,池少年终于选择了无视他们:“女人,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倒在血狐窝里面啊。”

少主,你真的不是为了岔开话题么。

可是这一头的清祀貌似还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血狐窝,什么倒在这里的。

“那个,咳,我叫清祀,血狐窝是个什么地方。”看着清祀脸上不明的红晕以及尴尬的神情,池绍泽终于找到了一点心灵的安慰。

池绍泽还未出声,就看到清祀的眼眸泛起淡蓝色的微光,此时清祀的脸色也是异常的苍白,低却急促的喘息声,像是将死之人。清祀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尽量压抑着自己对血液的渴望。

此时的清祀那里还是刚才那个倚着树干调戏池少年的慵懒美人。包括池绍泽在内的一行人看到的清祀,双眸是冷到令人窒息的冰蓝,眼底尽是狠意,他们感觉…清祀盯着他们,就像饿狼盯着待宰的羔羊一样。

“你们走。”众人还未缓过神来,就听到了清祀虚弱的声音。但真的…是虚弱吗?

清祀,蓝瞳。这一刻,池绍泽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该说不该说呢?他也在犹豫。这个女人不简单,要先带回池家再说。

有用的女人?池绍泽想都没有多想,就胡乱来了一句:“清祀你克制一下,弥凉有很多妙手大夫,一定可以帮你医治的。离池家不远了,我带你回池家。”

说完一掌拍下,清祀再一次感觉到了来自死亡的黑暗。黑暗中,清祀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

“少主,这女人杀了算了,你又为何…带回池家。”池绍泽旁边的黑衣男人不解为什么少主要这样做,开口询问想要知道少主又在打什么小算盘。

池绍泽也不理会旁边的黑衣男人,淡淡的开口到:“金鲤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池绍泽相信,这名叫清祀的女人,绝非池中之物。他想看着这个女人强大,强大到足以撼动天地。

确实,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用自己的一双手,打出了一片新新之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栾冢
小栾冢第一次在小说网上码文,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栾冢的文笔QvQ

第一章 初遇狠角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