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 章 重生(下)

  当夜澜夙到达冷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

当初被配给韶妃的小宫女衣角带着一点血迹,已然昏倒在了院子里,而冷宫的门大敞着,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一阵风吹来,夜澜夙嗅到了风中夹带着的丝丝的血腥味,走到血腥味散发的房间的门口,夜澜夙一眼便看到了昏倒在地上的产婆以及产婆身边不远处那个被包裹在次等缎被里的小小的、不哭不闹的婴儿。

地上流着一大摊因韶妃生产时所失的血,其中一小部分已经干沽了,然而大部分的还在缓缓流淌着,床上的那个女人容颜依旧美艳,但是却可以感觉到她早已死去多时,女人的躯壳就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漂亮娃娃。

“祁伯,叫人来收拾一下。”夜澜夙皱了皱眉,跨进了房间内。

那女人出的血实在是太多了,血腥味也非常的浓,他并不是讨厌这种味道,相反,他还很喜欢这种味道,因为他的体内有着四分之一不属于人类的血液。

叫祁伯去清理,只是他喜欢干净一点干净而已,他可不想让这么肮脏的血污染了他的皇宫,哪怕是一个角落也不行。

祁伯领命下去叫人了夜澜夙跨过那些血迹,径直走到掉在地上的婴儿跟前,伸手将地上的婴儿抱了起来。

“嗯?”刚才因为太远有些看不清楚,这回,夜澜夙看清了婴儿的脸,眼中泛起了奇怪的波动。

夜澜夙看到,婴儿的嘴里竟冒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抵在那粉嫩的嘴唇上,当自己抱起他的时候,婴儿仿佛感觉得到似的伸出小手一阵乱抓,原本闭上的眼睛轻轻颤动,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血红的眸目。

呵,有意思。

夜澜夙翘了翘嘴角,他的九皇子似乎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由着小婴儿乱动一阵,果然小孩子很容易累,没几分钟就渐渐安静下来睡了过去,而在婴儿的眼睛闭上之前,夜澜夙看到那双血红的眸目微微变换了一下,原本的血红变成了漂亮的紫色,传承自他母妃的美丽紫色眼眸。而当婴儿睡过去之后,抵在唇上的尖锐虎牙也瞬间收了回去,似乎这样安静的小家伙才是他的真实面貌。

夜澜夙觉得他的九皇子越来越有趣了,因为小家伙的确是睡着了,但是却非常反常的皱着眉头没有松开,这可不是一般的婴儿能有的表情。

邪魅帝王的嘴角划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而这抹笑恰好被带人进来收拾的祁伯看到,祁伯瞬间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冷冷的,望向帝王的眼睛充满了敬畏,同时为那已经不幸引起帝王兴趣的小婴儿祈祷着。

夜雪痕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冷悠然仙途最新章节。

夜雪痕听到了那个产婆说的话,于是灵活的脑袋转了转。确定自己真的是活过来了,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成了一个所谓的皇子。虽然耳朵里听到的语言却和自己原来的语言完全不同,但是自己却能听得懂,而且还很明白。前世的夜雪痕闲暇时也会偶尔看一点小说打发时间,丰富一下自己的“业余”生活,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赶上传说中的穿越了,而且貌似是所谓的“魂穿”。

在夜澜夙感觉到冷之后没多久,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某种缎子之类的东西包裹了起来,随后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个从未见到过的中年妇女,眼神一下子就警惕起来。虽然他大概知道这个妇女就是那个接生他的产婆,但因是家族继承人而自幼训练而来的警惕使得他的眼神变得冰冷,也就是这种神情把产婆给吓晕了过去并且把自己现在的身体给摔了,对于这一点夜雪痕很无语。

小孩子的身体的确是很容易累,夜雪痕在动了一阵之后就不得不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然而就在他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抱了起来。

这个人绝对没有抱小孩的经验,而且是个男的。

这是夜雪痕得出来的结论,因为他觉得很不舒服,而且他靠着的地方也没有那种女人某个部位的柔软感觉。

夜雪痕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一个戴着黄金龙冠的男人。男人的面部肌肉非常刚硬,刀刻似的,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面瘫,但是这不影响男人的英俊,微微上挑的眉毛使得这个男人看起来危险却又异常邪魅。

夜雪痕明白了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也就是这个帝王。

夜雪痕同时也受打击了。

这个男人比他以前长的还要帅上不知道多少倍,夜雪痕作为一个自恋的男人一直以自己的身手和自己帅气的脸作为资本,但是骤然见到比自己更加完美的人多少是会受一点点打击的。

与此同时,由于男人抱婴儿的手法不正确,夜雪痕开始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打算找个舒服点的地方好好睡一下。刚才已经花了他不少的力气了,这会儿算是透支了。不过幸好,夜雪痕在自己撑不住之前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舒服的位置,这时夜雪痕再也撑不住了,缓缓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澜夙没有再去御书房,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清心殿。命人放了一桶温水,准备亲自给这个他很感兴趣的儿子洗澡。

夜澜夙望着自己怀中沉沉睡着的婴儿,那些不属于人类的特征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知道,这事绝不能够让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真正的血脉终于传承了下来,夜澜夙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陛下,九殿下的浴汤已经放好了。”一个小宫女的声音将夜澜夙从自己的思维中拉了出来,夜澜夙让小宫女退下,自己抱着怀中的孩子走到木桶边,将包裹再婴儿身上的缎被取下。

怎么就那么热了?夜雪痕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还是那个让他受到打击的男人。小脑袋转了转,发现自己应该是在洗浴的地方了,而且自己似乎是一丝不挂……

夜雪痕条件反射的捂住了重要部位。

而这个动作引来了帝王轻微的笑声和更加感兴趣的眼神。

夜澜夙有些好笑的看着小人儿的动作,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觉得这个孩子不是一般人的想法,有哪个婴儿会在赤身裸体的时候去用手捂住重要部位的?就算是灵智早开也不可能,况且是那不属于人类的猩红眼瞳和尖锐犬齿呢。

帝王将小家伙的手给扒开,托着他的后脑勺将他放进了木桶里。小家伙手脚不安分的乱抖一阵,水溅湿了帝王的龙袍和长发。

第四 章 重生(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