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食血(上)

  帮小家伙洗完澡之后,帮小家伙洗完澡之后,夜澜夙将再次睡过去的小婴儿放到了龙床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家伙原来紧皱的眉毛已经松开了,这情景也令夜澜夙松了口气,这种表情实在是不适合他的九皇子。

“九皇子醒来之后马上去御书房通知朕。”吩咐好宫倌,夜澜夙再次回到御书房批阅奏折。

祁伯早已带人讲冷宫清理干净并把产婆和冷宫里的那个小宫女给打发出宫了,此时回到御书房内,无意中看到坐在桌后的帝王嘴角多出了一抹笑,祁伯的第一感觉就是有什么人要倒霉了。

这也不能全怪祁伯,主要是因为那些大臣们要倒霉之前夜澜夙就总是这一副表情,邪魅的笑异常吸引人的视线,但是眼神却是冰寒彻骨。

但是当祁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夜澜夙的脸部表情时,却发现帝王的眼底并不是他所熟知的那种冰冷,而是一种诡异的火热——对,就是火热。

祁伯也搞不懂帝王的心思了。

不知过了几刻,静得针落可闻的御书房内,帝王的声音突然传出:“就叫‘泠栩’好了。”手上的奏折被丢下,拿起了另一份。

呃?祁伯有点搞不明白了,帝王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夜澜夙显然也没打算解释他这句话的意思,兀自拿起奏折再次开始批阅。

然而就在夜澜夙把桌上剩下的的奏折消灭了一般之后,御书房外传来了一个宫倌的声音:“陛下,九殿下已经醒来了。”

夜澜夙立刻放下手中的笔,抬脚走出了与御书房,祁伯紧跟在后。

还未进入寝宫内,夜澜夙便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小孩儿的声音,夜澜夙自然猜得到是那小家伙发出来的。让祁伯留在外边,自己走进了房间内。

“醒来了。”夜澜夙把已经从龙榻上坐起来的小家伙抱到自己的怀里,把房间里的宫倌宫女都遣了出去,“以后你就叫泠栩,夜泠栩,嗯?”

夜泠栩?换一个名字也好,他已经不是原来的夜雪痕了,原来的夜雪痕早已经死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夜泠栩。把以前的那些都丢掉吧,夜雪痕已经不存在了。

看到怀中的小家伙似乎是默认了,夜澜夙拍了拍小家伙那拥有一头闪耀的银发的小脑瓜,在他的头顶轻吻了一下,不料这个动作引来了小家伙的不满。

“咿呀呀……”(你干什么?)夜泠栩搞不懂帝王想干什么,他现在是他的儿子没错,但是没有必要这么亲昵吧?他鸡皮疙瘩满身爬啊。夜泠栩的小手不停地在自己的胳膊上抹来抹去,企图把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部抹掉。

“怎么,不喜欢这样?嗯?”见小家伙一副被恶心到的模样,夜澜夙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结。自己有那么讨厌吗?语调危险的上提了一下,他的小家伙表现得还真是有趣,不过他很不喜欢小家伙用这种表情面对着他。戈澜狴宸将小家伙转过来面对着他,盯着戈澜泠栩烟紫色的眼瞳。

“咿呀咿呀……”(你想干什么?)他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头?刚才这男人的表现就让人觉得很奇怪了,这回又打算干什么?帝王的眼神太过凌厉,戈澜泠栩有些不敢直视他黑夜般幽深的眼睛,不由得将自己的视线下移了一些。

见夜泠栩逃开了自己的眼神,帝王明显有些不悦,气息变得有些寒冷起来。

寝殿内针落可闻,直到……

“咕~”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夜泠栩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

自己貌似……有点饿了啊……

夜澜夙的气势也被这一道轻微的声音打破了,这才想起来自己怀中的小家伙才刚出生没多久,连东西都没吃。

夜澜夙有一瞬间的自责。

“祁伯,让奶娘过来。”夜澜夙对着门外说道。

门外,听到帝王的吩咐,祁伯迅速叫人下去叫奶娘了。但是在寝殿内,夜泠栩却一直咿咿呀呀的抗议,拜托,他都快三十岁了唉,怎么可能让人像喂婴儿一样的喂自己奶|水?小拳头砸着夜澜夙的胸口,但是由于力道实在太小,就像是给他挠痒痒一般不痛不痒的。见男人没什么反应,夜泠栩有些挫败的收回了手。

夜澜夙自然注意到了小家伙的反常状况,本来还以为小家伙是因为太饿了才抗议,但是当祁伯把奶娘领来时,小家伙原本已经停下来的抗议变得更加厉害了,甚至是手脚并用,在奶娘的怀里打起拳来,怎么也不肯让奶娘喂自己。

这回夜澜夙明白了,小家伙根本就是不想喝奶,而不是饿得抗议。将夜泠栩抱了过来,让祁伯打发走奶娘,夜澜夙望向怀里突然不动了的小家伙。

夜泠栩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不愿喝奶,但是又觉得肚子很饿很饿,喉咙像是火烧似的,吞咽唾液都没办法缓解,夜泠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痛苦的张大着嘴。

夜澜夙看到怀里的小家伙一脸痛苦的样子心里就急了,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小家伙张大了嘴,原本已经收回去的尖锐虎牙再次冒出来,烟紫色的眸目染成了猩红。

夜澜夙似乎猜到小家伙应该吃什么了。

————————————————————————

宫倌:类似于太监的一种存在,不过没有被阉,并不是牛郎店里的那种存在。宫倌在进宫时会服下一种特殊的药物之后丧失男性能力,到出宫时再服下解药。

第五章 食血(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